中華民國遺民

普通的一个支人 推特:https://twitter.com/Sinocentrition

中共一直在操控近现代的历史,来去中国化。

中共一直是在刻意淡化或者夸大一些中国人在重要时间节点上历史事件,来塑造一个去中国化的中共史观。如近代以来的进步的汉民族主义催生的第一场汉民族解放运动——辛亥革命,仅仅是被解读成反帝反封的革命。然而细细去复盘辛亥,就会被辛亥革命所展现的华夏民族的战斗能力、自救能力,组织能力(社团文化)、带有强烈政治诉求的公共意志所折服。从1894年-1911年孙文先后组织十次起义,伴随着华兴会、兴中会、光复会等等大小社团对于镇压革命的满清高官的刺杀,再到期间1903年邹容在《革命军》,章太炎的《驳康有为论革命书》,陈天华《警世钟》、《猛回头》所展现出晚清汉人的思想面貌:对于进步的汉民族主义(反满建国),对于效仿英美法革命的渴望,西方启蒙运动民权思想、三权分立的向往,都可以看出辛亥实际是一场类似于法国大革命同等高度与影响的中国革命,也展现了为什么在清庭被逼退后,中华民国立马走起了宪政的道路,开了制宪会议,发布了《中华民国临时约法》,举行了中华民国第一届两院制的国会选举,架构起了三权分立的政治体制。

1912年中华民国国会议员选举

民初精通西学,学贯中西的国学大师们所开展国学式的与西方人文思想对接的中国启蒙运动,也被刻意淡化。 因为中国的启蒙运动所产生的近代中国民族国家的立足的正当性论证:《中华民国解》章太炎,以及这一波国学运动所催生的进步中华民族主义下(基于五族共和的国族架构),所产生的宪政土壤,围绕宪政所激发的社会的自由化的运动,产生了中国的文艺复兴。

五四新文化运动,这是这一场华夏文艺复兴里的一环,但是因为左翼青年的参与,带有部分的共产主义色彩,从而五四新青年被中共大肆宣扬。新青年们的学识,普遍在国学派学者之下,甚至大多数新青年都是师承国学派学者,如钱学同、鲁迅(周树人)、周作人等等都是章太炎的学生。新青年们观点是极端的,特别是在中国文化上,有不少新青年鼓吹全盘西化,甚至钱学同、林语堂、赵元任还试图推动一场汉字拉丁化的运动。当然新文化运动也有好的一面,就是新青年在追求“德先生、赛先生”的目标上与国学派学者达成了一致。不过“德先生、赛先生”的诉求,也被共党给淡化了,特别是在去年五四一百周年时,对于五四运动最重要的主张,官媒是只字未提。

被中共淡化的历史里,程度最深的当属南京国民政府主导的抗战,国军以最高的战争意志与热情,以惨重的代价,打赢了一个高度工业化的钢产量与海空军实力能够与美国相媲美的日本帝国。要知道民国的钢产量,仅仅是日本百分之一的水平,民国当时抗日时的海空军,基本都是满清遗留的残破军舰以及美国等西方国家捐赠的木头飞机。日本量产的零式战机的性能甚至比美国当时的飞机性能都要强。

中日次年的工业能力对比

然而国军这种“一寸山河一寸血”的抗战意志,甚至在国破山河的国难之际,高唱着“中国不会亡”的爱国热情,又被中共给淡化了,在中共治下,国军正面主力22次投入百万兵力的超大会战,一千多次大型战役,二十多万次大小战斗的抗战,按照正常的民族国家应该会有大量的影视作品,加以复原。但是中共对于国军抗战的历史,能淡化就淡化,去年管虎拍摄的有关淞沪会战的《八百》也被中共无限期取消上映。然后拍一些共军,类似抗日神剧的低智作品,来塑造共军抗日的形象。但实际共军在日军发动918事变的仅仅两个月后,就忙着成立“中华苏维埃伪政权“,自始至终都是在以发展为主,应付为辅的态度在抗日,这就是抗战初7万人的队伍,发展到45年105万正规军+200万民兵的原因。

共军抗战前后实力对比

国共第二次内战中,淡化了苏联大力扶持的因素,淡化了伪满作为一个被日本建立起的亚洲第一工业国被共军吸收后,在军事装备上碾压已经经历了抗战八年后,装备残破、甚至部队建制都被日军打散的国军。中共的王牌四野,就是吸收了伪满的伪军,甚至是日军,所建立起来的。在50年的朝鲜战争初期,四野能调出三个朝鲜族师给金日成指挥就是最好的证明。

苏军几乎把所有驻扎在伪满洲国的日军装备,都让共军接管了。

联将掳自日军之武器转交给中国共产党使用,其中有步枪30万枝、轻重机枪4,836挺、大炮1,226门、战车369辆、飞机925架、汽车2,300辆、驿马17,497匹。[5]此外,日军各补给站库存野炮1,436门、机枪8,989挺、卡车3,078辆、马104,777匹、特种车815辆、补给车21,084辆。https://zh.wikipedia.org/wiki/1945年国共冲突

而共党的宣传,又把苏联的支援给淡化了,把国共内战的战争的胜利归功于”人民用小推车推出来的。“ 但是战争的结果,并不能反应民意,选票或者公投才是民意最直观的表达。然而对于国共内战的战争过程,墙外却有完全不同的说法。在孟良崮战役中,中共用地主及其家属作为人盾,在第一排冲锋的战争罪被海外学者曝光。

辛灏年讲述孟良崮战役的人盾事件

这个人盾的时间点,也符合当时在”解放区“一道开展的”土改运动“的时间点相重合,又极大的增加了这个人盾事件的可信度。

在内战中除了拿平民当肉盾的反人类罪,中共还掩盖了苏占东北时,对于东北人民的烧杀奸淫,更把长春围城饿死城内几十万人的反人类罪行所掩盖。

长春围城纪录片

对于49年后的中共犯下的种种反人类的种种罪行,以及对于中国人的危害,中共也是闭口不谈的,或者尽可能淡化。把”文化大革命十年浩劫“美化成”建设社会主义的十年探索“

中共建政前三十年来对于中国人(土改)的血腥屠杀,对于华夏文化的破坏(破四旧),对于人文伦理的践踏,对于传统汉民族士绅社会结构的破坏都是毁灭性的。这直接导致了当代的中国,被完全打造成了中共党主导的中共国,而很难再回归清末民初华夏精英主义+进步汉民族主义的传统中国。当年汉民族的勇武、气节、以及向往启蒙运动的宪政诉求,都被从苏联舶来的马列式的暴力统治,所彻底架空。信奉”枪杆子里出政权“的野蛮统治,把国人血液里传统的士绅基因给摧毁了,贯穿清末以及民国的汉民族社团文化被中共根除,社会主义改造,架空了民间的组织能力,也架空了文化认同以及族群认同。改造后的中国社会,很难在产生自发的变革土壤,也丧失了文化层面上的中国道统。这就是一直以来中共所试图做的,淡化所有的汉民族社会的自救历史,淡化正统的传承式的中国启蒙运动,淡化民国时期的宪政土壤,淡化甚至是掩盖一切对于自己统治不利的近现代历史事件,来去中国化,在去中国化的废墟上,围绕中共的绝对统治所构建起的中共国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笑蜀:党文化是彻底的去中国化

在这提出一个中共族(垬族)的概念,《1984》式统治下的汉民族内核已经被改变。

为什么粗制滥造的中国解体论会有市场?

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