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華民國遺民

普通的一个支人 推特:https://twitter.com/Sinocentrition

韭菜哀鸿遍野的危急关头与汉民族重新架构的必要性。

想必,这次灾难已经砸醒了不少人。只要稍微有独立思考能力的人,细细观察这次疫情,都会发现公权力肆意蔓延的可怕,以及长期费拉化的民间在面对强权时,以及灾难时的无助。真实的疫情被掩盖,敢于发声的人被带走,在网上寻求自救的帖子被删,因为肺炎死亡案例却没有列入死亡数字,个人权利的空间被无限制的压榨......

有太多太多的悲剧在过去的1个月中发声了,我还记得1个月前,因为新疆维吾尔人的人权问题与matters上的“理中客”们争论墙国的人权现状。《作为经历过7.5动荡的新疆汉人,我却支持维吾尔哈萨克的人权运动。》我也在此文中阐述了汉族是受害者“奴隶阶层”“韭菜”的观点,引来了当时以能吃上饭自豪的“中国人们”在评论区对我支持维吾尔人的极尽嘲讽。现在你们被砸得怎么样了?中国的人权问题是不是也报应在你们身上了?

更可悲的是,我这样一个中国主义者,追求民族利益最大化的汉民族主义者,都会被那些所谓的“理中客”以反华势力的罪名攻击,看来垬族人、韭菜们是真的要被镰刀好好的收割一下才会醒悟。

回到正题。

汉民族需要重组的必要性。通过这次事件已经暴露无遗了。作为被收割、被统治的费拉民,我们更应该成立自发的组织、社团,也更有必要对于同是被统治者的韭菜同胞产生共情。面对一个傲慢极权的暴政,只要你不是赵家人,每个人都是一样的,一样在家隔离,一样被蒙骗,一样傻呼呼的看着歌舞升平的载歌载舞,一样要接受李文亮的悲惨结局却无能为力、一样在你义愤填膺选择上网发表言论的时候,你会受到强权的威胁....... 此时此刻湖北内部的人,很可能因为床位不够,眼睁睁看着亲人一个个离去,却得不到任何救治。他们很可能在为短缺的物资发愁,在为买不到口罩恐慌,在为承担不起高昂的菜价而担忧自己的生存.......

我们这个民族需要一个基于同理心与诉求的整合。 这种共识并不是出于政治宣传,而是面对同一个邪恶暴虐傲慢的政权,我们每一个被统治的人所面对的局面都是趋同的。包子经常说“人类命运共同体”,因为这次灾难,你可能会感受到“中国人(韭菜)命运共同体”的事实。韭菜,被封在一起,出不了国,甚至很多连家都出不去,韭菜被迫接受新闻的虚假信息,被迫要接受那些荒唐魔幻的政治宣传还不得抱怨,被迫要接受他们提出的一切要求...... 要被言论审查,甚至你是在说实话,或者是试图弄清楚真相。

所有对于中国人(汉族韭菜)们所遭受的苦难产生不了共情的人,应当被划分在汉民族之外。

以往历次的墙国里的灾难,小粉红都会跳出来,以一个旁观者吃人血馒头的心态,来给遭受铁拳的韭菜们伤口上撒波盐。P2P难民、老兵、低端人口、疫苗受害者家长、红黄蓝幼儿园、乐嘉公寓.....粉蛆们会站在你党的稳定上,谴责他们给国家添乱,并抹黑他们是“西方敌对反华势力”。几乎每一个在微博上的诉说自己被铁拳砸过的韭菜经历,在被删贴前,都会被内置维稳系统的粉蛆们嘲讽。这一部分站在垬党统治角度上,大脑内置维稳程序,通过放弃个人权利,牺牲民族利益,认为垬党统治高于个人利益、民众权益的意识形态,我把他们归为垬族。详细可以看《在这提出一个中共族(垬族)的概念,《1984》式统治下的汉民族内核已经被改变。》 

汉民族统一政治诉求的必要性,如言论自由权,面对新闻的知情权,迁徙自由、个人财产的所有权、追求真理、真相的权利、制约公权力不蔓延的权利、享受司法公正的权利、武装与结社的权利、得病应该被第一时间救治的生命权...... 汉族以后不应该再是一个政治宣传上的概念,而是自下而上的利益的共同体,一个基于共同民族利益的密切社会交流的民族概念。

全球华人世界里,所有对于汉民族苦难,产生不了共情(韭菜认同)的群体,都不应该算汉族。

如:看到灾难仍站在谠的角度,维护稳定的粉蛆、部分两岸三地基于自生民族意识、本土意识意图消灭“中国人”群体的极端分子、嚷者核平中国的诸夏逆向民族主义者、牲人论、核平主义者、部分积极融入西方,并且耻于曾经拥有过“中国人”身份,出生经历,看到墙内苦难,产生一种俯视优越感的部分外国籍华人......

总之对于汉民族产生不了族群认同,并且没有对于本族面临的灾难产生共情,与汉族(中国人)产生政治诉求的障碍与壁垒的华人群体,都不应该算汉族。

基于民族利益与族群认同,韭菜认同,奴隶身份同情的群体意识,是催生东亚洼地进入革命时代的前提。

在很多时候也避免了出于不同立场争论的冲突,在中文圈也会增加交流的效率。因为一个膜拜马列的垬族精神韭菜与一个追求汉民族权利的汉族,立场、诉求都完全相左,自然不是一个民族的人。也避免了“同民族”以“血浓于水”的政治宣传相互妥协的可能性。与一个拜权的舔狗,与一个笑看韭菜被砸的毫无人性的畜牲,精神赵家人妥协,其实就是向魔鬼与邪恶妥协,就是在出卖自己的灵魂。

未来东亚洼地,是汉族与垬族的战场,并不是中国内战,而是传统华夏道德的世俗社会与舶来的黄俄拜权者的卫国战争。

是“汉民族进步主义”与“垬族主义”之间的争夺,前者是围绕民族利益,民权主义所产生的国家认同,后者则是基于苏联舶来的暴力拜权的统治所产生的“斯德哥尔摩症后者”的奴才主义。只有明确了汉民族的界限,才不至于把敌人误认为是同胞,以至于被那些卑贱的灵魂拖入魔鬼的深渊。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疫情中重构爱国主义

在这提出一个中共族(垬族)的概念,《1984》式统治下的汉民族内核已经被改变。

武汉肺炎50天,全体中国人都在承受媒体死亡的代价

27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