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華民國遺民

普通的一个支人 推特:https://twitter.com/Sinocentrition

资深民国派怎么看待”投共“和 台湾化的中华民国

刚读完 @伙们《答威廉姆先生的疑惑》感触颇多。因为台湾人的“背叛”,就被匪党的圈粉,脑补出匪党那一套

中國目前在試圖改變其處在全球產業鏈的下游位置,並改變以西方為主的國際秩序

墙内流行的奴隶主集体叙事来。

我有必要做一个分析,在我看来伙们的那篇文章完美的展现了一位中共国裔费拉的状态,所以才会下意识贴附政治实体,而非结社产生自下而上的自发秩序。


本朝人人均费拉,也就丧失了能够评估自己族群状态的能力,这种族群本位意识的缺失,也就不具备产生和自己地位相符的政治诉求,因此也会下意识的贴附现有的政治实体和组织。这也就是为什么伙们在对于台湾的两党失望后,转而被中共圈粉的原因。

为什么说本朝人费拉,只要对比一下120年前的辛亥革命时期汉族革命党的革命文学以及革命事迹就能得出本朝人费拉的结论来。 邹容《革命军陈天华《猛回头》《警世钟》《狮子吼》 章太炎《正仇满论》 当中对于汉民族本位清晰的意识,很容易就得出了汉民族被满族奴役的结论,基于这种族群意识所带来的激进的排满与共和、光复汉族的政治诉求,相比于辛亥革命时期激进的汉族革命党来说,本朝人就缺少了像120年前汉人仇满那样仇共的情绪,虽然匪共对于本朝人的奴役、政治斗争和屠杀远比满清更残酷,因为本朝人对于自己状态的无意识,也就不可能产生符合自己状态的政治诉求,更不可能因为这种诉求来形成类似辛亥革命党的革命团体。 至于为什么本朝人会对于自己状态的评估产生障碍,我在我置顶的文章《在这提出一个中共族(垬族)的概念,《1984》式统治下的汉民族内核已经被改变。》中有具体举例和论述,我就不在这展开了。

相比于120年前刺杀、起义缔造共和自发秩序的汉族革命党来说,本朝人就是被中共篡改了族群记忆和民族内核的奴隶民。因为奴隶民处在一种被匪共奴隶秩序编户齐民的状态,所以只能贴附现有的政治实体,这也就是为什么@伙们会在对于台湾那个政治实体失望后,转而相信匪党的“中国”叙事。

“境外势力”

因为对于自身状态的无意识,也就没有诉求,加之感官和集体记忆完全被匪党支配,很容易相信匪党“境外势力”的政治宣传。

举个例子,孙中山以及所有革命党人,不会因为1895年的甲午战争,拒绝日本给辛亥革命所提供的金源和各种帮助,更不会谈“境外势力”色变,而是积极利用境外势力去推翻满清,因为当时的汉族已经评估出满清才是压迫者和奴隶主。

“汉奸”这个词就是满清发明出来的政治宣传,来抹黑革命党人,然而当时国内的革命氛围高涨,革命文学 报刊被炒至天价,更是在武昌起义第一枪后,短短三个月时间,革命之火就蔓延至全国,各省纷纷脱离满清然后建立了民国。

什么时候本朝人能像110年前汉人一样,有着坚定和明确的政治诉求,对于自己有着清晰的定位,丝毫不受政治宣传的影响,遇到“境外势力”,反而想着怎么争取,来实现符合民族利益的主张,这才是去费拉化真正的标志。

是“台湾国”还是“中华民国”?

作为一个精神前朝人(是的,在我看来两蒋之后无民国,所以民国对我来说是前朝),台湾并不是“中华民国”,而是实质上“台湾国”,因为20世纪以来,世界早已进入了大众民主契约政治的时代,国家即是一个全体国民利益的集合,这也就是主权在民背后逻辑。如果在台湾的政治实体是中华民国的话,那就必须要照顾到全体中华民国人的利益,当然包含大陆沦陷区的民众的利益,类似于两蒋治下的台湾要“反攻大陆 解救大陆同胞”,无条件接纳数十万逃离大陆的难民和朝鲜战场的俘虏,并称之为“反共义士”,在“三年大吃饱”及文革时期向大陆放氢气球投放食物和物资..... 而这些反攻大陆的方针、惠及大陆人的举措,在两蒋之后的台湾都不再有了,马英九时期和匪共签署了将“偷渡客遣返条例”,现在蔡英文当局执行起来更是毫无心理负担,将大陆的异议人士全都遣返,两蒋时的“反共义士”匪国版“脱北者”瞬间变成“偷渡客”。台湾也在民进党推动下,开始构建基于台湾本位意识的社群主义,将沦陷区称之为“中国”,将两蒋妖魔化来缔造民进党执政的合法性,将台湾的民粹主义往“台湾民族主义”的方向慢慢过渡,从而最终达到“台湾国”法理上彻底独立的最终目标。

而两蒋之后的中国国民党,则也开始本土化,早已放弃了反攻大陆,汉贼不两立的执念,放弃了沦陷区的领土主权诉求,开始一心为台湾岛内的国民的服务,对于匪党从两蒋的全面对立,金门炮战,全民抓匪谍,到现在KMT的人均通共、清北进修,连战赴大陆参加匪党阅兵,在我看来中国国民党早就随着民主化和本土化,变成了“台湾国民党”。

应该将“中华民国”的“本土化”视作“背叛”吗?

两蒋之后“中华民国”的本土化是必然的,民国在大陆的38年时间里,二战结束台湾回归大陆国民政府仅4年,而且就这4年中,因为国共内战,对台也没有实质的统治。49年以后,国民政府迁台也不过几十万人,约占当时台湾总人口的10%,随着第一代外省人相继退出历史舞台,外省和本省的界限也愈来愈模糊,所以解严后,随着冷战结束,民主化的浪潮,在台湾的“中华民国”本土化几乎是不可避免的。

这个世界本就是多元的,不同经历的人,不同历史路径的群体,就会产生不同的立场,而大众契约民主政治下的操作,则是需要价值共识的。对于近代以来长时间与大陆分治,又因为迁台的中华民国政府为了应对冷战的赤色入侵,在台湾实行的“威权统治”的经历就很容易被拿来用作共同价值的社群主义的催化剂。

对于台湾人来说,本土化是一种高效的政治操作,也符合台湾人的历史路径和利益,所以本土化是非常合理的。对于大陆人而言,49年的国民政府迁台所带去的部分财富和对台的建设所产生部分的红利,应该由致力于反共复国的民国人继承。也就是说除了现在的台湾当局应当给予大陆反共人士军事训练和军事援助外,台湾人也有权决定在台湾那个政权未来的走向。帮助大陆人的原因,就类似一个公司变换古董时,将原来股东的股份退还回去一样。

大陆人为何在法理上都是潜在的中华民国人?

因为日本侵华打断了国民政府实行宪政的计划,所以二战一胜利,蒋介石就在还都南京的讲话上表明了行宪的决心,紧接着就是46-47年的制宪会议和国大选举。当时的中国人在完整的制宪流程和投票选举下完成了权力让渡,国民政府成为中国境内唯一的合法政府。而中共发动暴力革命撕毁了合法流程制定的契约,是非法的行为。所以当时的中国人都享受契约所赋予的契约自由和权利,这当中就包括了公民权,如果当时的中国人及其后代,没有宣誓退出民国的公民权,这种潜在的公民权就通过自然法继承的规则传承了下来。

虽然被匪党统治,但是大陆人只要向46年我们先辈权利让渡的那个宪法宣誓效忠,那么我们就是合法的中华民国人(非台湾修宪后的本土化的中华民国)。


总结

总结一下吧,因为匪国人长时间所处在被匪党奴役的环境之下,并且被匪党改造且完全支配,自然就被植入了一套奴隶世界观以及各种能力的残缺,最终因为缺乏结社能力,从而只能贴敷现有的政治实体。丝毫洞察不到大多数现有的政治实体所服务的主要对象都不是大陆人。在一次次的失望中,最后选择相信匪党的政治宣传。

虽然法理上台湾还叫作“中华民国”,但是台湾已经实质上独立建国了,因为台湾人已经成为在台湾的那个政权唯一服务的对象,所谓的沦陷区民众已经不在是被“中华民国台湾”的被服务者,由此得到中华民国已亡了的结论。

46年的制宪会议和47年的国大选举,让国民政府成为中国人的唯一合法政府,完成权利让渡的中国人及其后代天然就是中华民国的国民,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答威廉姆先生的疑惑

古代賢臣皆漢奸 造謠訕君毀國顏

19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