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華民國遺民

像解放黑奴一样 迫使他们自由! 驅逐馬列 恢復中華! 推特:https://twitter.com/Sinocentrition

迫使他们自由!

發布於

前几日因为洼地裔欧洲睾猾@Bron 的碰瓷,与他盖了三百层楼,所引出了一系列的思考。对于中共国人里主动放弃自然赋予他们权利的奴才,比如“支持996、拒绝加薪、拥护中共统治、拒绝全民医疗、支持中共的言论管控......"的人们应该如何对待他们,我俩产生了分歧,这个问题对于中共国的反对派、革命党来说也是一个很典型的问题。

anyone who, while being human, is by nature not his own but of someone else
任何人本性不属于自己,而属于他人的人,就是天生的奴隶。

——亚里士多德在《政治学》第四章中 对于自然奴隶的定义

亚里士多德认为奴隶之所以是奴隶,是因为自然奴隶本身的灵魂就较为劣质,欠缺人所具备的美德和德性,所以他们天生就是奴隶。这种将人的本性、素质天生就有高低差异的认知,明显与当代普世价值中人人平等的概念相违背,正是启蒙运动后人性、素质、德性、心性被认为是通过教育与后天努力、学习改变的,所以人人平等才得以推广,受教育的权利、参政议政权、选举权、福利等等才被大规模的赋予给平民阶级。

但是当你把“天生的奴隶”掰碎了细细研究的时候,你就会发现公民教育与民主制度,似乎并不能完全消灭愚昧、无知、和自私,平民被大量赋予了参与政治的权利后,教育被普及后反而催生了一部分人的堕落。在自由的环境下,仍然有一部分人的灵魂是在被身体掌控,甚至这样的现象在以民粹的形式慢慢被放大,美国的大麻娱乐合法被提上议程,偷盗归罪的门槛被提高,甚至是冰毒非罪化也在被讨论,我认为这些都是因为“天生的奴隶”被予以过多的权力后,所导致的堕落。

1954年韩战反共义士抵台旧照

抛开“天生的奴隶”的因素,还有另一种可能性,就是他们被教育成这样,统治者将他们塑造成这样,来实现少数政治寡头、幕后操纵者的某些目的。美国人被教育成支持同性恋的个体、被灌输大麻无害、吸毒无害的思想,中共国的韭菜被中共教育成中共永远伟大光荣正确、被塑造成天然的精神赵家人奴隶。

不管是美国还是中共国,政治寡头、权贵所掌控的科技、能力是足以将治下的人民塑造成他们想看到的样子,在人类社会频繁交互、发展的当下,已经不具备检验亚里士多德“天生的奴隶”的条件了,因为现代社会的人一直是被人为的因素包围着,这种人为制造的痕迹、当权者、操盘手给人留下的痕迹要远远大于自然赋予人的本性。

“天生的奴隶”虽然没有机会验证,但是并不代表毫无意义,至少在革命的阶段,与强力强权对抗以争取自由的时期,可以把那些心肝为奴 自愿放弃自己做人权利的人,当作是“天生的奴隶”,那些为主子卖命的包衣奴、辫子军义和团就是阻碍华夏民族实现契约自由的绊脚石。所有站在华夏民族契约自由道路上的奴才,都应该在战争中被视为是敌人、出卖民族利益的汉奸。

在社会契约重新被订立,革命成功以后,那些放弃自己自由的“天生的奴隶”,人们就应该迫使他们自由,强行让他们服从公共意志,这就是卢梭所提倡的“自由的枷锁”。这个公共意志的产生是有诸多条件的,以避免多数人的暴政,所以公共意志是永远正确的。

公意是这个社会共同体全体成员的意志,也同时是每一个个体的意志,形成公意需要个人认同自己的公民身份,同时个人切换自己的个人视角,从一己私利切换到整个国家的公共利益,每一个人都要从公民的视角去思考什么样的法律可以适用于所有公民,让所有公民在这个国家和谐共存,如果每个人都从国家公共利益的角度去认可法律,那么这个法律即适用于他自己也适用于国家的每一个公民,这样的法律就是公意的结果。

——卢梭《社会契约论》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中共国人——极权政府重塑下的新物种

【探讨】去全球化的当下,试着给出中国人的定义

在这提出一个中共族(垬族)的概念,《1984》式统治下的汉民族内核已经被改变。

19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