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華民國遺民

普通的一个支人 推特:https://twitter.com/Sinocentrition

【观点】为什么台湾人、香港人、中共国人都不是中国人

發布於

首先,介绍一下我自己的背景,我是大陆的在海外流亡的民国派反贼,三民主义者,中国主义者,左翼汉民族主义者,所以我对于中国以及中国人的解读比较深刻与独特,这使得我可以以一个比较特殊的角度来审视港台人,与大陆人的界限,并且在去全球化的当下,在大中华经历了一系列社会热点事件后:香港返送中、香港区议会选举、台湾大选、新冠病毒产生到肆虐全球,香港人、台湾人、大陆人的生活现状、思想现状、人文环境、社会结构、政治环境的差异暴露得一览无遗,这种差异性必然催生各自的身份认同与族群间不可逾越的鸿沟,这就会产生民族的界限,从而形成新的民族概念。

一 疫情加速得去全球化的当下,民族、族群的概念从被给予、被继承趋向于主观上的族群自我认同。

不管你是持什么样的政治观点,小粉红、公知、民运、香港泛民、合理非、勇武派、台湾独立建国、韩粉、大陆反贼、大陆“理中客”.....

大家都会认为当今世界最强大的民族是美利坚民族,这个民族是完全基于公民概念的,这是一种公民民族主义(Civic nationalism)

为国家由公民社会主动参与,产生“全民意志”而取得政治合法性(political legitimacy)的民族主义型式。

它超出了血统,超出了语言,甚至是文化背景。不管你是什么族裔,不管你说什么语言,不论你是什么肤色,只要你通过入籍宣誓成为了美国公民,你就是美利坚民族的一员。

川普上台以来,在美国南部边境建墙,并且以一个“Make America great again”的 campaign slogan, 掀起了一场去全球化的潮流,欧洲乃至拉美的右翼纷纷抬头,或者上台执政,英国也脱欧。这更加加剧美利坚民族主义的程度,川普也在公开场合坦然自己就是民族主义者(nationalist)并且引以为傲,川普在上台后的一系列经济策略,使得美国经济复苏,在疫情来临之前,美国的失业率大幅下降,股市也在走好,这使得公民民族主义更被更多的西方政客与民众所认可。

所以如果民族架构可以建立在公民概念上,并且可以很成功的话,民族以全民意志为核心来获得合法性的,这就给传统民族概念

a large body of people united by common descent, history, culture, or language, inhabiting a particular country or territory. (有共同祖先,历史,文化,与语言,且生活在特定的国家与领土上的一群人。)By google definition 
nation is a stable community of people formed on the basis of a common language, territory, history, ethnicity, or psychological make-up manifested in a common culture. A nation is more overtly political than an ethnic group; it has been described as "a fully mobilized or institutionalized ethnic group.(民族是一个由拥有共同语言、领土、历史、种族、精神上被证实的共同文化的一群人所构成的稳定社区,民族的政治倾向高于种族群落,也曾经被描述成“一个具有动员能力或者约定俗成的种族群落”的概念。)from Wikipedia 

提供了一个全新的民族划分的领域,把血统、历史、文化与语言、领土和国家的客观概念引向了主观的意志上,“由个体意志构成的全民意志” 获得了政治上的合法性,所产生的族群的认同感与意志与诉求的趋同性的民族概念。

二 中国人是具有相同华夏文化背景,道德认同,趋同的政治诉求,具备动员组织能力自愿聚合的华夏自由民。

我在我的上一篇文章 《【探讨】去全球化的当下,试着给出中国人的定义》中有详细的论述,我是基于民国时期的中国人社会的样本来描述理想中国人的状态,从而给出中国人的定义的。

现代中国人的概念,中国正式以中国的名字作为官方国名自居则是1912年中华民国的建立,经历过当时民国华夏精英的架构,我以当时民国的中国人社会为参考,试着给出我认为的中国人的定义:中国人的架构一定是自下而上架构起来的,而不是由自上而下的外力被设计出来,有结社的自由,从基层来形成各个社团、组织与政治团体来达到一个族群的状态。中国人一定是一群人自发、自愿的聚合(a fully mobilized),所以中国人在某种程度上代表了这群人的政治诉求的区间(political legitimacy),与华夏文化认同的方向,与这群人共同中华历史观的。中国人一定是不被操控的,具有相同华夏文化背景,信奉同一套道德价值标准的自由民。民间掌控着媒体,所以自由的媒体服务于国人,成为中国人发声的渠道。
四书五经提供,信仰、道德、礼仪与风骨、气节,成为中国人的道德与精神内核。各朝的史书解决了中国人从哪里来的问题。
因为中国人是自愿聚合的自由民,这种自发的自下而上的民族架构所形成的政治主张,也一定是自下而上的,如基于民族主义、民权主义、民生主义的三民主义。
民族主义保证的是民族独立的诉求;民权主义保障的是人民的权利;民生主义则确保的是民众的生活水平,物质保障。
中国人的世界观:则是源自《礼记》的大同思想,自由、平等、博爱的天下为公与世界的普世价值对接。
所以中国人是一个以结社、宪法、媒体等等来保障民权,以自下而上的民生主义来保障富足的物质生活,并且具备决定自己族群未来命运的能力,且有着大致相同的华夏道德观、世界观、文化背景、历史观与政治诉求且自愿聚集“的华夏自由民。

三 中共国人不具备产生全民意志的能力,不具备组织能力,是专门为了方便中共统治设计出来的族群

下面也是我摘录上一篇文章《【探讨】去全球化的当下,试着给出中国人的定义》,对于现代中共国人社会的观察,然后对于当下中共国人各种人权被剥夺的现状,给出一个详细的论述及定义。

中共国人这个群体是被中共绝对掌控的一个族群,物理范围内的中共国(中国)里生活的持中共国籍的居民都算是中共国人,这个族群被中共玩弄于股掌,个族群的更像专门为了方便中共统治设计出来的族群锤党营造的宏伟叙事,把中共国人自己书写记忆的能力给架空了,个人的感受与个体的感官都受到来自威权的管制,锤党把他们的言论自由与信息自由完全的剥夺了,以至于这个群体的人在遭到体制的压榨、不公的待遇、严峻的生存危机与各种意想不到的苦难的时候,连哭喊的声音都会被掩盖,这次疫情中就暴露出诸多的例子,微博上的伯曼尔,在死前被逼读“悔过书” 比如 全裸坐在 阳台上敲锣求救的女人,比如建立了死难者群,交流领骨灰事宜的群主被警察上门警告.....一场疫情有太多太多默默发生的惨剧,默默无闻、目光麻木在火葬场排着长队领自己亲人骨灰的面孔了。
锤党掩盖住那些无助的哭喊,就是为了防止这个族群产生一种基于民族意识,族群认同的共情。中共在中共国境内宣扬的是“中共党=中国=中国人“ 三位一体的一神宗教,来统治中共国人。从中共国人的一出生就一直在被锤党塑造,洗脑教育来塑造中共国人的历史观与三位一体的”国家观“建墙,利用新闻垄断煽动仇恨 与 信息封锁掩盖真相,最终达到塑造中共国人的世界观的目的,计划生育来控制中共国人的生殖系统, 广电总局的文化审查来影响中共国人的审美与品味。掌控垄断墙内的”互联网“达到转移视线,推广奶头乐、网游来麻痹青年人;利用大数据与互联网实名制、人脸识别来监控与剥夺中共国人言论自由。利用遍布基层的社区居委会,基层民警来达到全方位的编户齐民。把”行政权+司法权+立法权“三权高度整合在党下把宪法彻底架空,来达到集权统治的目的。
所以中共国人,是一个被中共绝对操控,为了方便中共统治而专门设计出来的族群。

总结一下,当一个中共国人声称他自己是“中国人”的时候,他实际上是在表达他“被迫接受的身份概念”,他们口中的“中国人”,脱离了由个体意志所汇聚成全民意志的合法性授权,所以中共国人并不代表通过个体诉求汇聚后所形成的政治诉求,也不具备自愿聚集的组织动员能力,甚至不具备书写族群记忆的能力。中共国人的一切都是自上而下接受审查后被强行灌输的,这也就是为什么中共国人并不是中国人的原因:中共国人不是华夏自由民,而是中共奴役下的费拉民。中共国人只有在争取民族独立之后,彻底拜托中共的奴役,才拥有做中国人的可能性。

四 香港人的组织能力,政治诉求,现代公民意识与影响政治的能力构成香港民族的内核

作为中国主义者,我并不认同有些诸夏主义者口中的“ 香港人是城邦民族,是海洋文明,以英国法治环境,政治框架所形成的民族概念”

我认为香港民族也是基于华夏的文化认同,与相同华夏历史观,与中华文化背景趋同的群体。但是香港人的现代公民意识、组织能力、政治诉求的能力、全民意志表达实施的能力,自我的族群认同感,体现了香港人(民族)的合法性。

经历了去年延续至今,将近一整年的返送中抗争,手足间相互扶持并肩作战,为了政治诉求(五大诉求)与香港的未来不惜一切代价的反抗,已经说明香港人是拥有大陆人(中共国人)所不具备的组织动员的能力,以及大陆人所不具备的公民意识,也体现了香港人自我强烈的族群认同感。之后的2019年香港区议会选举的结果,更是表现了香港族群所具备的影响政治的能力,也是表达全民意志的一个渠道,以及决定未来民族命运的能力。这些也都是大陆人(中共国人)所完全不具备的,这也就是香港人(香港民族)与中共国人的界限,这个界限在当今社会世界可以被认为是民族的界限。

大陆人(中共国人)总是以从上至下被灌输的”大一统“,被中共洗脑的”中共=中国=中国人“的三位一体的宗教观,来指责香港人的政治诉求与动员能力,称呼香港返送中的示威者”港独“。华夏自由民的大一统,是一种自发的围绕先进文明的文化向心力的文化自信。但是中共国人被植入的”大一统“,却是剥夺香港人合法政治诉求,背离现代公民意识的纳粹行径。

所以”港独“这个词,已经成为了中共国人群体里,信仰”中共=中国=中国人“虔诚指数,以及被洗脑程度的试金石。如果一个中共国人,张口闭口”港独、曱甴“ 那他一定是中共系统下造就的三位一体”中共教“虔诚的信徒,自上而下韭精中毒的患者。

五 享有全民普选、完整宪政体制、法治保障、结社自由、新闻媒体自由、言论自由、民有、民治、民享的台湾人

作为一位三民主义者与中华民国派,我对于台湾的感情很特别,也有些矛盾。从感情上我更想用中华民国、五权宪法、三民主义来描述台湾。但是很明显,那些词都已经被台湾人或多或少的排斥,已经不被台湾人所接受,所以”过时了“。

台湾在国民党开放党禁、报禁后,已经迈入了全民普选的民主社会,这种完善民主社会下,产生了民享、民治、民有的公民意识,围绕着这种公民社会下产生一种本土意识。台湾人用这种本土意识,来批判两蒋的戒严时期的”白色恐怖“ 我在这暂不论述。

今天主要分析,台湾的公民社会下,台湾人族群的特点。首先台湾人拥有绝对的言论自由、组党结社自由、新闻自由、完善的法治社会、普选体制。台湾的可以说是拥有最完善民主制度的华人社会,也是最具备发展前景与未来的政治实体。每一次的台湾大选,都成为全球华人所关注的焦点。因为台湾选举实际上表达了台湾人通过政治的手段达到表达全民意志的一个渠道。

台湾人通过党外运动与美丽岛事件,来推动台湾的民主化进程,最终迫使民国政府解严,实现了民主社会。从这就能看出,台湾民间所具备的政治诉求的能力、动员的能力,一直伴随着台湾的发展。

台湾2020年的大选,小英连任的结果,就是公民社会里每一个个体政治意愿的聚合的结果。所以台湾人这个词,反应的是一个趋同的政治诉求。这种公民社会下,绝对自己国家命运的能力,是中共国人所不具备的。所以台湾人与中共国人的界限,就是公民社会与专制社会的差别。

台湾人的族群意识,本土历史观所催生的自我认同感决定了台湾民族的合理性,这也可能成为台湾未来抛弃中华民国头衔最大的动力。(虽然我对于台湾本土意识的历史观并不认同) 这也成为了台湾人与中国人的民族界限。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台灣獨立」和「台灣建國」有什麼差別?

中国人的两个群体?华人和中国人

不明白中共國人為什麼對港獨台獨那麼激動。

27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