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華民國遺民

像解放黑奴一样 迫使他们自由! 驅逐馬列 恢復中華! 推特:https://twitter.com/Sinocentrition

淺談民主以及美國所面臨的潛在的憲政危機

發布於

民主、自由似乎是當代社會以來,圍繞最多的兩個詞。然而什麽是民主、自由,墻内的政治宣傳更趨向於,把民主和自由,解釋成想做什麽就做什麽,甚至總把“絕對的自由”的狀態,來汙名化民主與自由二字。而當代的憲政文明被廣汎的推廣后,“民主、自由”是指契約下的自由和民主,也就是說,在制定契約的過程中,需要讓渡一些天賦人權,以構建一個團體。這個契約自由的邊界,就是訂立契約的雙方都事先都需要遵守的契約的規則。如果違反了,則需要承擔相應的後果。也就是說,這個“民主、自由”之前的定語,是“契約下的”。只是在交流中,我們把這個定語省略了,但是這和絕對自由是截然不同的兩個概念。

圖片來自pixabay.com

明確了契約下的“民主和自由”的定義,我們就能排除中共對於“民主自由”二字的污染,基於我們想要實現的目標,則能更好的理解社會契約制度的運轉,也就是我們時常説的憲政。社會契約,必須是訂立契約的雙方“公民團體”與“政府”的雙方訂立的契約,在契約訂立之前,雙方必須要對雙方所制定的規則做出授權,公民團體通過產生公共意志的方式,產生民意,來對於政府的管理公民團體的規則進行授權,這就是我們所説的【制憲】,如果沒有制憲的過程,或者在制憲的過程中反應不出公共意志,那麽所制定出來的憲法就是一部僞憲法。如果在行憲的過程中,政府刻意的不執行,或者選擇性的執行,那麽政府就構成了違約的行爲,比方説憲法上所書寫的諸多該國公民的權利,隨時隨地都在被該國政府所踐踏,那麽人民就有法理去推翻那個不履行契約的政府。這個法理來自於自然法。

憲政危機的出現,可能是雙向的,因爲人民不可能永遠都是對的,人民素養與信仰絕對了他們所選出來的民意代表的素養和信仰,現代政治爲了更有效,更節約時間的方式來體現民意,都是設立了代議機構,人民在選擇代表自己利益的政客的時候,就是踐行公共意志的過程。儅人們失去了理性,和踐行美德時,失去了信仰來約束自己的道德時,拜物的物欲就會擠壓人類所特有的理性,這樣民主的質量就會下降,公民素養的滑坡,會直接導致政客們一味的為所代表的選民的利益去爭取,甚至是在破壞契約規則的情況下,這樣就造成了憲政危機。儅人民變得不理性的時候,他們可能並不知道什麽才是真正對自己好的,他們變得貪婪,變得暴躁,變得易怒,這就可能造成契約踐行的成本大大的提高。

美國2020年的大選舞弊的爭議,結合諸多被爆料出來的證據,都能給出一個比較讓人信服的合理懷疑,拜登是通過造假選票贏得的2020美國大選,而這背後的原因是什麽?對的,就是民主黨所代表的美國左翼選民的利益放在了美國的國家利益之上,而爲什麽民主黨會將左翼選民的利益優先于美國的利益,就是因爲美國在過去的幾十年,特別是六七十年代的越戰所催生的反運動,以及新自由主義的擡頭,大量的年輕美國人開始抛棄美國的基督教傳統,開始否認傳統甚至傳統所包含的美國精神與美德,這種反傳統、反基督教的、甚至反美德的意識形態充斥著美國的教育,在這種教育下所成長起來的孩子,也自然延續了美國左翼的思想,甚至他們并不覺得他們的思想有多激進。在這種思潮裏,憲政就變得岌岌可危,因爲儅履行憲法的人不在看重道德時,儅擁有權力的人每天就只是想著怎樣為自己代表的選民謀利益,甚至不惜以破壞規則爲代價時,那麽這個民主的制度就是終點。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2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