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華民國遺民

普通的一个支人 推特:https://twitter.com/Sinocentrition

在中共没有被推翻前,自由主义者们只能颅内自由!

發布於

经常会被中共国治下的费拉民,在我让小粉红践行他们嘴上主张的意识形态时,指责我不尊重小粉红的言论自由权。

我想给自由主义者们提几个问题:

1.自由主义者的自由是靠什么保障的?

2.怎样在不自由的暴政下施行自由?

让我用卢梭所提供的社会契约方法论 以及英法美的实例,帮着中共国的自由主义者们来解答这两个问题。首先我在这里澄清一下,我说的 自由主义是在政府形式下的人类社会式的自由主义。

在社会契约中,每个人都放弃天然自由,而获取契约自由;在参与政治的过程中,只有每个人同等地放弃全部天然自由,转让给整个集体,人类才能得到平等的契约自由。

所以自由主义在大多数情况下,是指人类社会的契约自由。而不是无政府式的回归原始状态的绝对自由主义,如果你是追求绝对自由的修道者,可以直接去深山去修炼黄老之术了。


一个完美的社会是为人民的“公共意志”(公意)所控制的

这个公共意志,卢梭并没有去阐明,但是我把这个公共意志解释成,基于自发的结社能力群体性的诉求。

在完美的社会中,因为公共意志的监督和绝对掌控政府,所以政府才能仔细的践行契约,以实现契约自由的目标。所以第一个问题的答案:自由主义者的(契约)自由,是靠公共意志来保障的。

让我们进行第二个问题,如果面对一个暴政,剥夺了当地民众的自由,以及其他的各项权利,怎么样来争取契约自由。

我来拿全世界契约自由实施最成功的3个国家,来举例:

英国的光荣革命,面对皇权的暴虐,詹姆斯二世试图把天主教作为英国这个新教徒国家的国教,英国的七位权贵邀请威廉三世用暴力的手段率军2.1万人,迫使詹姆斯二世退位,并且自己接受英国的君王,同时出台《权利法案》以法律的形式 对国王权利进行制约,自此英国成为了拥有社会契约雏形的君主立宪制国家。

法国大革命 巴黎人民在1789年—1799年的十年间多次起义,多次皇权复辟,然后再起义,其中在1789年8月26日的国民制宪会议,制定了影响全人类的《人权宣言》,可以说法国的契约自由也是靠暴力革命来实现的。

美国独立革命,从1775年-1783年的独立战争,在1776年的7月4日发布了世界闻名的《美国独立宣言》,之后美国把这份宣言的发布日,作为美国的最重要的节日——独立日,来纪念。美国大陆军与法军的联军在1983年战胜英军后,美国十三个州的代表在费城举行了制宪会议,在4个月的争论中,“妥协” 出了美国历史上最重要的法律文件,《美利坚合众国宪法》,这也是世界上第一部宪法。从此宪政文明就在美国的土地上发扬至今。契约自由也在美国土地上被执行至今。

英法美,这三个被公认为全世界契约自由被执行最好的国家,也是各国民众争相向往移民的国家,都是靠着革命,武装反抗,来达到的社会契约的履行。然而武装反抗的前提,是首先要有族群的组织能力,动员能力以及武装能力。

所以中共国的自由主义者们,如果你们真的是在自由主义的践行者,追求契约自由,就应该去思考怎么建立起公共意志,讨论怎么,来通过推翻中共,来建立属于自己的契约自由,请停止你们颅内的自由吧!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邹容《革命军》绪论的译文

14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