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ixianghaojiaosha

反共复国,重走辛亥的爱国反贼。

作为经历过7.5动荡的新疆汉人,我却支持维吾尔哈萨克的人权运动。

新疆7.5算是每一位有过新疆经历的人深藏在内心最深的伤疤。09年的7月5日,乌鲁木齐的大街上,手持棍棒的维吾尔示威者,把怒火都发泄到过往的路人身上,整个乌鲁木齐陷入无政府的状态。警察没有出动,任凭施暴者打造抢烧杀无辜的群众。最小的受害者只有6岁。少女、学生、老人....都成为它们攻击的对象。因为当时我并没有在乌鲁木齐,我一直生活在北疆地区的某城市。听人说了乌鲁木齐七五事件的惨状,伤亡情况与警方消极处理的方式,很气愤。新疆当时整整断网一年,有很多示威者对于路人施暴的视频、照片也被下架了,直到几年以后会翻墙了,才在墙外找到相关的视频,也印证了我之前在新疆所听到的有关七五的传言。

新疆七五暴力事件


我现在还能清晰的记得,当时新疆副主席努尔白克力在七五后的新闻发布会上这样说:

  在这次事件中,警方保持最大的克制,并没有开一枪

我当时听到这话的感受,真的是相当的气愤,那么多无辜的生命,就白白的牺牲,仅仅是为了政客在事件后吹嘘的政绩,也正是这次事件,让我看清了中共。汉人的生命,国民的财产生命安全,就好像是可以拿来利用的棋子一样,随时随地就能牺牲,但是实话实说,当时我还是更恨那些手持棍棒,向路人挥动棍棒的暴徒们。

共产党人为制造维汉的民族矛盾,达到在新疆统治的合法性。

从17年开始,我的微信上就陆续有维吾尔、哈萨克朋友删除我。后来一问才知道,在新疆的很多单位,都开始检查手机,不允许有身在海外的好友。之后外媒就开始报道新疆的再教育营,也陆续听到过,如果在新疆被发现使用vpn翻墙,会被当成是涉恐行为。我也就一直没有联系我在新疆的朋友,因为我害怕因为我的行为,连累到人家。随后我陆续通过推特,youtube以及海外媒体了解到,在我的家乡的少数民族正在经历一场人权危机。

乌鲁木齐一居委会以分数评估少数民族的“危险程度”
在乌鲁木齐市,河北西路社区对社区少数民族家庭采取打分制度,以评估他们的“涉恐”程度。本台独家获得一份内部打分统计表显示,以满分100分评估,分数越低则对当局的“危险性”越大(见图)。该打分表显示,维吾尔族人、无业、持有护照、每日礼拜、有宗教学识、去过26个国家之一等,涉及一项减少10分,也就是“危险程度”增加10分。一位哈萨克族人7月17日接受本台采访时称:“一天五次祈祷要扣10分,还有去过26国包括哈萨克斯坦和土耳其,只要去过土耳其,或把子女送到土耳其的维吾尔人,都被扣10分。以这个分数来衡量他们是危险(人物),还是中度危险,扣分越多,这个就越危险”。 

少数民族公民竟然要通过审核来判断这个人是不是危险,有境外关系,是否做礼拜,无业.....如果不达标就会被关进再教育中心。有成千上万的维吾尔、哈萨克族中国公民被无故关押在“再教育中心”!

父母被关押在再教育中心的哈萨克族小朋友在哈萨克斯坦寻找亲人

中共就是在利用维汉、哈汉之间的隔阂,利用仇恨来把汉族变成强权的爪牙、猎犬,来压榨维吾尔族、哈萨克族公民的人权

我想呼吁所有的汉民族,如果你真的有民族意识,真的保有汉族的道德和良知,如果你真的有最基本的公民意识,就可以判断中共这场惨绝人寰的种族灭绝运动是否正义。所有的汉族人,不要被利用,以至于双手沾满鲜血的时候,到后来就像隐居在美国的纳粹党员一样,隐藏的再久,也会为之前犯下的罪行付出代价的!

中共善于利用仇恨,想想看,它在建政以来,一直在是在利用农民的仇恨,利用工人的仇恨,让整个社会分化,让整个社会处在癫狂下,导致经济的倒退,背离人性。现在中国人还没有从那一系列仇恨的社会运动中苏醒过来,我们还是会是非不分的辱骂香港示威者,还是对于我们本民族遭受的不公正的待遇漠然,对于社会的黑暗总是会选择沉默。

如果你真的热爱中国,热爱汉民族,就请放下仇恨,不要与邪恶为伍,否则就会与邪恶一同灭亡。

汉族也是受害者

中共治下没有自由的灵魂。汉民族的生育权被剥夺,宗教自由一样受到限制,言论自由,新闻自由都被剥夺了。我们汉民族最大的敌人,就是奴役我们的中共。有谁在朋友圈敢像美国人批判川普一样批评习近平。去年泼墨习近平肖像的董瑶琼被关押在精神病院整整一年半时间。才释放出来,沉默寡言,性格大变,对于外界以及父亲的问话并没有反应。

汉民族经历的苦难请不要遗忘。我无数次看到,只要是墙国人发表的有关政治的文章,必然谈到“中国这几十年的发展”“共产党让人民吃上饭了”的言论。全世界那么多的华人地区,新加坡、香港、澳门、台湾、中国大陆。好像就只有中共直接统治的地方贫富差距最大,人民生活状态最低,人类发展指数最低。政府并不创造任何价值,每年中共对于维稳经费的支出,向外大撒币的费用,远远高于对内的医疗补助,教育投入。

在五千年的历史中,本朝的官民比是历朝历代都不能比的

在中国历史上,汉朝曾是八千人养一个官员,唐朝三千人养一个官员,清朝是一千人养一个官员,而中央党校教授研究数据显示,现在内地官民比例已达创纪录的一比十八,也就是十八人养一个官员;甚至还有更离谱的,例如陕西省黄龙县竟是九个农民养一个官。
发展中国家的中国的税负竟然高于一堆老牌资本主义国家


这就是我们汉民族的现状,稍微一吃的上饭,立马就开始歌颂起党的“伟大光荣正确”起来了。让我们来看看1950年中共刚接手中国的时候,中国人均gdp 614美金,世界排名45名。

1950年人均gdp排名

经历了70年的统治,中共宣传:中国gdp世界第二。人均gdp却排在世界第七十二名,与1950年相比还下降了28名。

汉人的生育权被中共剥夺,“自然灾害”造成数以千万计的人非正常死亡,“上山下乡”“文革”等一些列共党主导的社会运动所造成人伦悲剧数不胜数,毒奶粉、毒空气、p2p暴雷、城管暴力执法、强拆.......

所以墙对于中共国人的危害是极大的,不仅使人丧失了思考能力,还在不断的利用网络煽动人性中的恶,煽动仇恨,放大无知与愚昧。

在这样一种极恶的环境下,如果你不站出来反对邪恶,那就是帮凶。中共的邪恶罪行,不要让汉人来承担,当下我们汉民族应该像百年前的辛亥先贤那样,高喊着“驱逐马列,恢复中华。”像黄花岗七十二烈士那样,勇于反抗罪恶,像辛亥时期,那么多学贯中西的学者那样,在千年帝制的封建土壤上架构起民主、自由的共和体制。

不要拿愚昧当勇气,更不要与邪恶共舞。

新疆漢人談新疆集中營

新疆汉族何以失声

一个大陆学生的一点点声音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