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hua

音乐迷

SEX、开放、孩子、权力春药、劣等感(自卑)

前几年,有人出书赞同夫妇空间里挤进第三第四个人,日本星新一小说里有类似构想。

  有人发明了增进欲望的药,一旦所有人的需求变成双倍,商品便供不应求。刁诡的是,连发明者与其未婚妻也服用了,因此她提出她要两个丈夫,他同意了,因为他也要两个妻子。

  第三者不再是敌人,相反,他们成了稳定夫妻关系的良药。丈夫说:“你要风流,可以,甚至我同意让他搬来住几天,待他客客气气,但前提是我们有共识,他不会成为你想离婚的理由。

  当然,我也有我的女伴,你也应该不妒忌她,承认她对我来说有意义。

  大家都是寻欢作乐而已。于是,我们公平了。”

  公平而非平等。但比一触即发的性别战争好得多。

  如果夫妻双方都很成熟地面对婚姻的缺陷自己“修补”,似乎也没问题。但这个设想里忽略掉小孩。小孩是无法接受复杂关系的。小孩有自己的偏好,也会有不安全感,小孩会“闯祸”。但婚姻的存在理由大部分是为了小孩,即使人类未来不再通过肉身孕育,也仍然被“拥有孩子”所诱惑。拥有孩子,就难免为孩子而放弃很多,如果一面说爱小孩,一面制造令小孩失去天真的环境,实在是说不通。

  如果我们都拥抱欲望而非道德,孩子不可能比我们更好,更理性。提到道德似乎是很迂腐的事,道德也好,价值观也好,其实是一种共识。旧共识早就摧毁,新共识并未形成。也就是说,即使你逻辑上能够自洽,却无法让任何人都对你的选择一目了然,由此产生的悲剧,不光可能毁掉别人,亦可能毁掉你自己。因为你是人类,你无法不爱任何人。

  例如乙女跟丁男之间有问题,她不用跟他谈,可以通过丙男得到抚慰,因为在另一张床上她实现了部分自我。而丁男也可能照样做。最后他们放在家里的爱越来越少,只剩下共同利益。孩子在这样的家里是得不到学习爱的机会的。而爱是一个人社会化的必要催化剂。

  有个科幻小说里,男主因为新女友只知性不知情而痛苦,可是若干年后他的复制品也不懂得感情,不明白眼泪是什么。

  现代人或许愿意用自己的全部感情去换一刻成为世界首富的愉悦,但或许只有真正失去感情后,才会觉得那是比钱更贵重的东西。

  无形的爱,比有形的礼物,更让人满足。

  回到前头,大家都迷恋权力。一个BL故事中,妖男甲与仆人A上床。有人评论说:是妖怪又如何,一样被仆人压。

  在他的意识里,套入了女人处处弱势,处处被男人“上位”。

  可是,甲跟仆人上床会失去什么吗?什么都不会失去。不光有世俗权力,还有莫测的法力,又有魅力能吸引众人。他不是会因为自己“被压”就觉得屈辱的人,而且他是主动索求愉悦的一方。

  换言之,一个有权力的女人也是一样的。她会担心枕友对她性虐待吗?她一按铃,保镖就出现了。或者警察就赶到了。

  不要结婚不要生小孩,不要被老人、故乡给困住,给自己添加一道道护身符,其实是把自己困死在妄想之中。防御等于进取,但更多时候,防御只代表泄气罢了。

  最厌女的其实是女人。你有见过男人犯厌男症吗?

  只要有权力,就会有更多快乐,如此暗示自己。但真正有权力的人,也不会什么都得到,按摩女拒绝富翁以一百万卖春,首富追女职员被投诉性骚扰。

  意淫着在床上要当一个男人的,反而失去了自己原本可以得到的东西。

  有人说自己幻肢硬了,但幻肢只不过是幻想罢了。不接受自己的人,也不会被世界所重视。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