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hua

音乐迷

同性诬告、操纵者、容不得沙子

不久前漫展,有人把一个参展女之运动短裤(名牌短裤)拍下来上传到网络,进行(荡妇)羞辱。涉事女打算告上传者,后因其年龄为15放弃了。

  网上社区经常有人会唱衰年轻人,有点被害妄想的意思。例如,同性诬告的,(少年们)都诬告。或者肖战事件里,(少年们)都举报。

  以前江歌事件中,很多人骂那个见死不救的朋友,让江歌殒命。

  我想说人除了好人坏人,朋友敌人,还有操纵者。

  例如那个偷拍上传制造话题的就是操纵者。

  操纵者也分为恶意操纵、求方便而操纵、应激式操纵。《危险的关系》里,那对主谋是恶意操纵。某日本小说里,丁女因为被乙女的父亲所鄙视而决意将乙女诱到“另一种生活方式”里,是一种意志对抗。有些人特别聪明,当察觉到别人的矛盾与冲突时,就因势利导,求得自己的方便。他未必有恶意,只是最快地找到一条有利于自己的捷径而已。

  有人形容自己是精神难民,但一旦说出口,就成了言灵,只会愈加被言语束缚住。

  已经自认难民的人,格外不能容忍“活得不象难民”的年轻人。

  打个比方,大家一样在玻璃屋子里,凭什么你那么开心?

  人们说,父母总是把焦虑传递给小孩,例如你必须从1到2,再到3,否则你就会在竞争中失败,无法养活自己。

  但是,你当难民,就要让别人也来当精神难民,这也是传递焦虑啊。

  还有人用到贪婪这个词。仿佛别人不想反抗墙,就是图苟且偷生,但是如果你决定要与墙共毁的话,也没人拦你啊。真正的勇士即使无人同行也会毅然去做啊,骂别人有什么用。

  战争状态中,才会有朋友敌人之分,好人坏人之分,竞争状态中,只要知道谁是操纵者,并避免被操纵就可以了。

  有人说,大家一起推墙,这才是正义的。看到墙却无动于衷的,不算人。

  看到墙却不骂的人是怎么想的呢?

  打个比方,A看到了墙,A的长辈对他说:洋媒经常扭曲事实,不把我们当作有理性的人来看待,我们也不用理他们。八国联军的时候,日本侵华的时候,中国困难的时候,他们都没有什么同情的表示。我们只要练好内功,强大起来,也能过上好日子。

  要去相信洋媒,还是相信朝夕相对互相扶持的长辈呢?相信一个陌生人,还是相信经常保护你,提醒你安全,给你帮助的人?

  海涅说,他曾同情穷人、革命者,否定上帝,结果把自己弄得很穷。后来他决定不再干预天意,且相信上帝,才慢慢存下了钱财。而且他也对自己曾反对的浪漫主义怀念不已。

  当然他的意思并不是说年轻人的理想如同一场热病,而是说,理想主义与现实主义都不足以应付一切情况。换句话说,如果不懂得变通,仅仅生存都会很困难。变通,不是指世故圆滑,而是在不违反核心原则的基础上,理解世界的复杂。

  核心原则当然是真善美,不管世上多少假,我们仍然要创造真,不管有多少恶,我们要制造善,不管多么丑,我们要创造美。好比不辞辛劳也要做漂亮的小栅栏,点缀上野花一样。为了悦纳自己。

  许多人在悦纳别人之前,先学会踩人,或是学会了剪枝。例如,如果你不搭梯子(翻墙),就是后天的文盲。你不骂墙,便是瞎子。你不在此事上与我持同一观点,你就不配关注我。

  这个立场与封建家长的立场是一样的。你若不是聪明的小男孩,就不配当我儿子。若不是漂亮的小女孩,就不配当我女儿。

  但是一个人真的要会搭梯子,才能理解别人吗?要会骂人,才算是才华绝顶?持有一个流行的观点,还需要思考吗?只要不断复制别人的观点就行了。

  某日本小说,讲一群年轻女性的成长史,她们表面上不在乎社会对女人的价值排序,心中却无比在意。且为此争得你死我活。

  那个诬告别人是荡妇的女子,估计也是这么想的。

  你没有价值。我有价值。

  快来称赞我吧。

  她只是没有意识到,除了传统上的价值排序以外,还有别的排序,在另一种排序(女性主义)上,她做的事是愚蠢、无意义的。但她只是想吸引注意而已。

  想吸引注意的坏小孩。是社会的大麻烦。极端的表现在于小说《肠子》。

  因为随时代进步,他们的破坏力也今非昔比。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