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hua
suhua

音乐迷

转:Veilsoflight博客:以色列一直在屠杀巴勒斯坦的儿童(以及HLF罪名是向巴勒斯坦孤儿运送食品和药品)

@Veilsoflight

  生活在西岸和加沙的人口有一半以上不到18岁;实际上,人们可以自信地说,被占西岸和被封锁加沙有一半人是儿童。任何通过摧毁房屋、不经审判的逮捕、随意杀戮、羞辱对这两块土地发动战争的人,就是对儿童发动战争。

  有时,以色列军队的整个旅、精英部队、边防警察、警察一起追逐一个巴勒斯坦男孩,大多数情况下,会杀死他,幸运一些的孩子,被捕。如果说在过去几年里,在——联合国最终愿意称之为巴勒斯坦被殖民——的过程中有什么变化的话,那就是以色列加强了枪杀政策。我们都明白,以色列新政府不会改变前几届政府推行的政策,可以预期,在针对巴勒斯坦儿童的战争中,会有更加残暴的行为。

  就在我写下这些文字的时候,传来了FullaRasmi Abd al Aziz al Musalamah遇害的消息。她正在去庆祝16岁生日的路上,车子开到Beitunia附近的时候,以色列士兵没有任何理由地对着汽车开火,杀害了她。不用说,报道这一“事件”的以色列报纸指责司机,甚至不屑于提及孩子的名字。

  杀害儿童并不是以色列对巴勒斯坦人政策的新方面。到1948年4月,犹太复国主义军队的军事领导层开始更明确地制定其对1948年种族清洗期间占领的村庄中任何人口的政策。其明确的指导方针之一是,根据现场指挥官的决定,将“处于战斗年龄的人”杀死或送入战俘营。该命令明确定义了男人的含义:10岁以上。与1948年大规模驱逐和杀戮以来以色列的任何破坏性政策相似,一种新的渐进式零星行动和政策方法成为常态。这是一个非常具有欺骗性的政策,不管你想提醒谁都要面对——每隔一段时间就有一两个人被杀、而把这些点联系起来不容易——的情况。1950年代初就是如此,如果从那时开始计算,这个数字是巨大的——渐进式杀戮就明显了。

  1950年11月,以色列军队射杀了来自Yalo村的三名儿童,年龄分别是8岁、10岁和12岁。1952年,以色列突击队在Beit Jalla杀害了四名儿童,年龄从6岁到14岁不等。一年后,以色列在1953年2月杀害5名牧羊人,其中一个是来自al Burg的13岁男孩。

  渐进式杀婴有时会被更密集的杀戮儿童取代。在第一次Intifada期间,根据以色列和巴勒斯坦人权医生协会的数据,每两周就有一名不足6岁的儿童被以色列军队射中头部。

  在第二次Intifada期间,有600名巴勒斯坦儿童被杀害。其中包括12岁的Muhammad al Dura、14岁的Fairs Odeh、11岁的Khalil al Mughrabi。5000名儿童受伤。2007年,以色列空军在加沙杀害了Shehadeh家的8名儿童。

  在2008年对加沙的第一次入侵中,有300多名儿童死亡,2012年又有30名儿童死亡。2014年的死亡记录最高,有超过550名儿童。换句话说,自2000年以来,有2250名巴勒斯坦儿童被以色列军队和安全部队杀害。这相当于,2000年以来,英国有近45000名儿童被军队或警察部队杀害。为什么记录这些严峻可怕的数据、明确界定其法律和道德意义如此重要?原因有几个。首先,只有在小众媒体上,你才会知道这些暴行,这表明西方媒体和政治精英在涉及巴勒斯坦问题时的虚伪......

  其次,这些数字突出了犹太复国主义和以色列对巴勒斯坦人民和他们的未来仍然构成的生存威胁。以色列觊觎的不仅是土地;它还打算继续毁灭人民。

  但最重要的是,在关于大规模杀戮,特别是杀戮儿童的国际讨论中,巴勒斯坦被排除在外,这一点令人愤怒。以大规模杀戮的国际定义为例:"武装团体的蓄意行动,包括但不限于国家安全部队......在一年或更短时间内导致至少1000名作为特定群体一部分的非战斗性平民死亡。"

  在第一次和第二次Intifada中,在2009年和2014年,被以色列杀害的巴勒斯坦人的数量远远超过了1000人。在联合国或其他记录全球大规模杀戮的人类组织中,没有任何地方将巴勒斯坦人作为一个案例

  这当然不是数字的游戏,而是意识形态的游戏:促成这种大规模杀戮、非人道行为只有在目标人类被非人化的情况下才可能发生。这种意识形态在许多情况下导致了种族灭绝政策。根据联合国《灭绝种族罪宪章》第2条,灭绝种族罪的定义包括大规模杀戮、身体和精神伤害以及身体遗弃,作为这种政策的指标。

  联合国秘书长特别代表在2009年10月的报告和2013年11月的更新报告中,列出了六种在武装冲突中严重违反国际人权法的儿童权利。巴勒斯坦没有武装冲突,但这些严重侵犯行为中有三项每天都在被殖民的西岸发生,有时也会在被围困的加沙大量发生。

  杀害、残害儿童,袭击学校、医院,以及拒绝人道主义援助。以色列封锁加沙期间颁布的一些政策,在拒绝提供食物、能源以及最重要的医疗帮助方面,本身就创造了一个标准,应该被添加到这个文件里。今年8月,联合国人权负责人Michelle Bachelet对2022年初以来在巴勒斯坦被占领土上包括儿童在内的大量巴勒斯坦人被杀和受伤表示震惊。她指的是从今年年初到8月有37名儿童被杀,尤其对一周内有19名儿童被杀感到震惊。她说:"在冲突过程中对任何儿童造成伤害都令人深感不安,而今年这么多儿童被杀和致残是不合情理的。"

  作为一个父亲,我本想用一个比 "不合情理 "更强烈的词。但是,只要以色列大规模杀害巴勒斯坦儿童的行为不再被否认、被边缘化,并作为一个紧迫的话题出现在国际社会讨论我们这个时代最严重的侵犯人权行为的场所,并就此采取行动,我就满足了。

  (Ilan Pappé)

  附图: HLF罪名是向巴勒斯坦孤儿运送食品和药品

  备注:1、原文可网搜

  2、洋片中最让人心折的是,主角对小孩子是真温柔啊。但是他们的政府对穷国的小孩竟然能如此残酷。我的意思是美国政府为了一点犹太选票或是“美国整体上的利益”(军事利益或经济垄断等),就不把儿童当儿童了。仁慈与同情心成为了垃圾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