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hua

音乐迷

推开要救她的人,依附于禽兽(皆川博子《海盗女王》)

《海盗女王》里的男主初恋是一位在教堂帮忙护理病人的姑娘。然后他发现了她的秘密。A神父跟她有肉体关系。凭神父的权势强压一个无助的孤女,实在很容易。但他想给她的爱情,却被她解读为另一个威胁她的恶人。见到他就惊慌逃避。她不需要他的拯救,相反,她害怕他拆穿这桩性丑闻。

  他一直找不到向她诉衷肠的机会,后来,她远嫁异乡。

  洋漫《印第安之夏》里有个类似的故事,有个白人姑娘被歹徒强奸,男主经过救了她。她对他毫无感激。只有在亲戚B 君面前她才会敞开自己。而B君(贵族)是个强奸兼乱伦的恶人。当英雄离去后,B君拿强奸犯的事与她开玩笑,她也笑了。需要说明的是,B君也没有把英雄当作需要感谢的人,而是充满戒备地认为“这个穷人想要从我这里拿什么好处”,或者会不会发现我的肮脏事。

  在这两个故事里有什么共同点呢?

  两个被强奸的女人,都认为强奸犯是强大的,可信任的,可托付的。她们看不到别的男人对她们的真情,“其它男人代表着风险,而强奸犯却牢固可靠”。或者她们不认为这是强奸构筑的关系,而是认为这是饲主与宠物的关系。同时她们也有常识,知道在世人眼里,这不过是丑事,她们害怕被发现的立场,跟强奸犯是一致的。

  你可以说她们是有阶级观念的人,神父、贵族所拥有的权力,可以让她们觉得“这才是高贵的人”。即使是把她们从险境中救出的英雄,她们也看不到其勇气与善良,她们只看到他们卑微的社会地位。

  在《印第安之夏》的结局里,见义勇为的英雄向他所救的轻浮女子求了婚,当时B君已经因为多行不义而“退场”,多年与B君乱伦的姑娘同意了求婚。我们可以想象,在她的余生里,为了适应环境,她肯定也会顺着丈夫一起笑。即使她不觉得好笑。

  这个世界上,有很多女人,真的会象变色龙一样,随着配偶不同,而表现出与之相同的人品。

  这是很悲哀的事。

  因为对她们而言,这是处世智慧。这是精明人生。就好象扮演一个角色一样。

  她们并不想深知这个世界,也不想深知自己。只愿意随风飞舞。嫁汉嫁汉,穿衣吃饭。仅此而已。有时珠玉满头,有时食不裹腹。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