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hua

音乐迷

摘录希尔·马拉丁诺“生物黑客式改造性别: 赛博格、殖民性、以及药物色情时代 [ 选自Malatino, H. (2017).BIOHACKING GENDER: cyborgs,coloniality, and the pharmacopornographic era.Angelaki, 22(2), pp.179–190.doi:10.1080/0969725x.2017.1322836.]

通过一个去殖民的、跨儿女性主义的视角(a decolonial,transfeminist lens)重新阅读/解读哈拉维(Haraway)的《赛博格宣言(Cyborg Manifesto)》

  因为我是一名运动员——登山运动员,明确地说——我经常在互联网上搜寻关于饮食和训练的建议。大约在2014年初,在这些搜索(forages)中,我开始注意到“生物黑客(biohacking)”这个词出现在各种文章中

  生物黑客是通过介入使用生物分子革新、医学革新、和技术革新(engaging biomolecular,medical, and technological innovations)来操纵篡改生物体的做法

  另一方面,有一种生物黑客的形式,是完全投入(fully invested in)到西方技术进步主义的幻想(Western technoprogressivist fantasies)中,即超越人体的限制(transcending the limitations of the human body)的幻想,完全投入到(通过医疗、技术、和营养手段)克服疾病、虚弱(frailty)、不足(weakness)、以及——最终地——人类的有限性本身(human finitude itself)。

  我重新审视了唐那·哈拉维的《赛博格宣言:二十世纪末的科学、技术、和社会主义-女性主义》(“A Cyborg Manifesto: Science,Technology, and Socialist-Feminism in the Late Twentieth Century”),以强调她对赛博格具身体现的这些冲突性理解(和冲突性表现)

  保罗·B·普雷西亚(Paul B.Preciado)【1】最近的作品《睾酮瘾者》(Testo-Junkie)是一篇将后人类具身体现(posthuman embodiment)理论化的文章,它关注当代药物权力(contemporary pharmacopower)的殖民主义根源

  非法性,或通过非官方或非制度化的网络行事,是生物黑客精神(the ethos of biohacking)的核心。作为黑客的一种形式,它需要非法获取材料(the illicit acquisition of material)。这种获取是民主化的(democratizing),因为它绕过了官僚把关和机构监管系统(systems of bureaucratic gatekeeping and institutional regulation),从而扩大了可及性(accessibility)。通过医疗工业综合体(the medical industrial complex)以外的网络获取睾酮或雌激素(testosterone or estrogen)【3】,从而避免与专家进行预约以决定自己是否适合进行性别过渡时遭遇的繁文缛节官僚程序(the red tape)和经济成本,我将在本文后面讨论普雷西亚多的《睾酮瘾者》(Testo-Junkie)时再次提到。

  一个很流行的生物黑客网站Bulletproof Exec 说“为你的身体超级充电。升级你的大脑。做到防弹”。我想不出有什么比这更适合作为关于永生和超性能的晚期资本主义超级英雄幻想。当你向下滚动时,该网站反问你:“你真的可以不用运动就能减掉100磅,把你的智商提高12点以上,并通过少于5小时的睡眠保持健康吗?”这种关于自己动手式超级人类性(do-it-yourself superhumanity)的冒险奇遇的主要目标群体是以中产阶级男人(bourgeois men)为主的小众人口(niche demographics)。

  我个人最喜欢的是被通俗称为“Bulletproof 震氛(the Bulletproof Vibe)”的东西,它听起来像一个性玩具,但不幸的是,它只是一个安装在30赫兹马达上的振动板(a vibrating plate)。你站在上面,它就会摇晃你。据称这可以拉伸你的身体、锻炼你的核心、提高大脑功能和骨密度、排毒(detoxifies)、并提高你的免疫系统(1495美元)。你也可以只是做一些跳爆竹运动(jumping jacks)。

  这些产品的标价说明了它们所针对的小众市场(the niche market)的阶级非常特定的性质(the very class-specific nature):一个疲惫的、时间紧张的精英拼命寻求新的盛年(a new prime of life),其有足够的消耗性收入(expendable income)来购买一个振动盘,并在上面保持平衡,同时大口喝下(guzzling)脑辛烷油(Brain Octane Oil)。

  艾里斯·洛佩斯(Iris Lopez)在《选择之重/问题:波多黎各女人争取生殖自由的斗争(Matters of Choice: Puerto Rican Women’s Struggle for Reproductive Freedom)》一书中对此做了详细记录,贫穷的波多黎各女人们被用作试验对象,以获得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的批准(FDAapproval):因为她们可以证明避孕药在人口控制(population control)被认为是可取(posited as desirable)的地区的有效性(the effectiveness of the pill),也因为她们可以被工具般使用(instrumentally utilized)来像批评者们证明每日口服避孕药之方法的成功(the success of the method of daily oral contraceptive ingestion),同时这些批评者(critics)认为让这些女人来进行自我服药对她们来说是太复杂的事情(it would be too complicated for these women to self-administer)。这些事例是避孕技术(contraceptive technology)被用来为种族主义优生学(racist eugenics)服务的交织历史中的重要篇章。我们当代对基于激素的药物的生物分子操作(the biomolecular operations of hormone-based pharmaceuticals)的理解,大部分来自于这类研究,这意味着通过生物分子程序(biomolecular procedures)的性别化自决(gendered self-determination)是与,建立在新殖民主义暴力之上并通过新殖民主义暴力产生的(built on and through neo-colonial violence)知识生产形式(forms of knowledge production)紧密相连的。

  作品中最引人注目的时刻之一是接近开头,他描述了睾酮(T)注射施用的仪式(the ritual of testosterone (T) administration)。在用药(the dose)几天后,他写道:

  一种非同寻常的清澈明朗(lucidity)逐渐形成,并伴随着一种欲望的爆发,想在城市里到处性交(fuck)、散步、外出。这是一个高潮,在这个高潮中,与我的血液混合的睾酮的精神力量(the spiritual force)占据了前端地位(take to the fore)。所有令人不快的感觉(the unpleasant sensations)都消失了。除了反映着我的肌肉、我的大脑能力之增强(the increased capacity of my muscles, my brain)的有力量感(the feeling of strength)外,什么都没有。我的身体是存在于它本身上的(my body is present to itself)。(第21页)

  例如通过激素注射(hormone injection)、避孕技术(contraceptive technologies)、抗勃起功能障碍的药物(anti-erectile dysfunction pharmaceuticals),或网络色情带来的性欲情感的诱惑(the solicitation of sexual affect)——它们就作为他所说的“药学色情”制度(a “pharmacopornographic” regime)的一部分而运作。

  当代技术科学工业的成功在于将我们的抑郁(depression)转化(transforming)成了百忧解(Prozac)【9】,将我们的男性气质(masculinity)转化成了睾酮,将我们的勃起(erection)转化成了伟格(Viagra),将我们的可生育性/不育性(fertility/sterility)转化为避孕药(the Pill),将我们的艾滋病(AIDS)转化成了三联疗法(tritherapy),而我们不知道哪一个先出现:是我们的抑郁还是百忧解,是伟格还是勃起,是睾酮还是男性气质,是避孕药还是生育,是三联疗法还是艾滋病。(第34-35页)

  如果我们要全面了解当代药学色情的殖民根源( a full picture of the colonial roots of contemporary pharmacopornography),就必须探究这些关于生命性的等级制度(these hierarchies of animacy)如何形塑医学科学研究和药品生产的协议(the protocols of medico-scientific research and pharmaceutical production)。

  译注【6】Depo-Provera 是Medroxyprogesterone acetate 的商标名称,即 醋酸甲羟孕酮 或甲孕酮,是一种避孕针(contraceptive injection)。Norplant 是Levonorgestrel-releasing implant 的商标名称,是一种释放左炔诺孕酮的皮植入型避孕剂。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