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hua

音乐迷

春风一度,算不算恩典

在豆瓣上,看到有篇女权文,提到一位年轻天真的残疾女询问性接触的可能性,大概意思是:欧美国家残疾人的性服务由国家买单,为了让残疾人拥有“和正常人一样的体验”,连性也应包括在内。

  有部洋片,讲一个男人得怪病,由老年活到幼年,当他说起自己没有性经验,四周惊奇,马上有男人带他去嫖妓。在这里,嫖妓被视为男人应有的福利。

  说到性由国家买单这件事,我怀疑也是一群男人想到这个主意。给闹事者一个安抚奶嘴。但是,给男人发女人,给女人发什么?女人的玩具可不是男人,如果让女人挑玩具的话,肯定挑自己容易控制能带来快乐的,大概是婴儿或猫狗吧。你说女人喜欢美少年?哪个美少年不是天之骄子,他们可不是被剥离家庭保护(或被家人驱逐、卖掉)、需要钱的美少女。

  男人需要的性跟女人需要的性不同。男人的性其实是一种权力欲。

  如果不是幻想的性,性卫生是很重要的。只有一次看到博客有年轻父亲问儿子记不记得深层清洁JJ(理由是为了未来妻子的健康),儿子说我永远忘不了(父亲示范给他看)。有篇小说写得很现实,妻子叫丈夫SEX前先洗,丈夫觉得烦,后来心想:“就让你成为我所有女人中最干净的吧。”

  天朝男人对于妻子尊严提升很不悦,很多是为了享受当老爷去嫖的。有篇洋小说,一个普通,毫不出色的男子,要求路遇的另一个普通女子,为他口交,为他搓JJ,不言酬谢,反而嫌人家没有让他有快感,因为在他眼里,对方没有人格,只是个工具人。

  有个女游客,根据网友的口碑去的亚洲按摩店,按摩师见色起意,强奸了她。虽然她立刻报了警。你比他矮,身材纤细,不做防身练习,不带防身工具,也没有小动物的瞬间爆发力,自卫能力零。

  女人想要求一份尊贵的性服务,很可能不知道等着她的是什么。

  对男人来说,性经历即使不是完全满意,也是正回忆(他能够控制他的床伴,能强硬索求,也能轻松拒绝),不象女人,可能是负回忆。

  A博客里讲自己开放式关系,她不是性瘾,只是有个约炮软件,也有固定恋人。很难理解吗?其实美剧里这种人设的男人很多。

  A说到自己的各种约会对象,是出于增进女人共有知识为目的的分享。男人说自己可以身心分离,女人也可以。因为没有筛选,她见过的人真的不怎么样,但是,如果为了纯欲望而见面,仍然可以完成任务。

  但是这种见面有意义吗?即使把那些人从她的经历中抽离,她的人生也不会有所欠缺。

  女人有必要跟男人一样频繁打炮吗?就算是御姐式全面控制地上床。

  要证明一个女人很成功,一定要按照男人的模式来?

  人的本能欲望,对男人来说是吃嫖赌,当你强调本能时,其实是对意义、价值的否定。

  对实利的推崇。

  例如历史上有些悲剧,是男人对于自己得不到的美人的毁灭。

  难道女人也这样做,得不到,即使是个空壳,也要占有?

  如果你也这样想,那你也成了跟男人一样的浊物。

  两情相悦是很难的。《老残游记》说,你看上他,他看不上你。你看上他,他自惭形秽。

  对男人来说,这只是一个击打高尔夫球般的游戏。对女人来说不是。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