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hua

音乐迷

香港精英与民众、“曱甴”、香港市民的忍耐克制、《肠子》

1、有一次,一位香港的精英提出一个问题,他问天朝人称呼某些港人为“曱甴”,是否意识到这是歧视。

  翻开香港报刊就知道,生计受损、身体受伤的市民早就称呼这群人为“曱甴”了。不是大陆人以“外人”(不理解)的眼光歧视他们,而是他们所作所为,只会激起香港本地人的厌恶憎怨。

  但是大陆人怎么可能随便翻到香港的杂志报刊呢,得知普通港人对反送中的情绪呢,他们只能看到何韵诗和黄之锋以“民主之姿”发表的“控诉警暴、林郑滥用公权力,”还有为了理想对抗政府的“有志青年”学生。

  他们不断渲染这群学生马上要被军队镇压了,不过这次,军队没有来。他们也没法变一支军队出来。毕竟一切是假的。洋小说《肠子》的主题差不多,也是一群盼出名的人,想假扮自己是受害者。

  而在他们做戏的期间,香港的退休老警察都接到传唤,要他们回到职场,协助维持街市秩序,否则港人就没法再生活下去了。

  表面平静,底下波涛暗涌。毕竟香港不是全球焦点,不会有镜头一直对着他们猛拍。只有何黄派的说辞与画面一直流出来,哀婉动人,佛口蛇心。如果你想从洋媒处了解香港,最容易接触到的就是“港人为争取人权与民主,跟恶政府拼了”。

  2、何韵诗和黄之锋也反复辩解过,他们诉求的不是港独,而是“自治”(最大限度的自治)。但实际上,在占中期间和反送中期间,真正最大克制的是港政府、警察和中国政府和香港市民。市民曾控诉交通瘫痪,公交车的车胎全被放气。四处纵火。暴徒睚眦必报,寻找假想敌,威胁公民安全。商铺无法营业却要照付租金,不断赔本。企业生意大减,裁员。

  明明是港独,却不能叫他们是港独?

  与此同时,长毛象社区的网友称赞何黄二人在联合国发言时,英语流利,仪态得体,有理有据。

  嗯,好一副优秀“黄人”代表的形象。

  事实上,称赞他们的网友大概恨不得亲自上场,鞍前马后,为他们提供服务。因为被洋媒洗脑的网友觉得这样做是为了大义。是一种利它行为。是人道主义。

  3、为何抵制某些政治立场处于敌对的台港艺人乃至文人,抵制韩国艺人?因为对于经历了占中和反送中的港人,他们有切身之痛。当你所失的正是敌人所得,当你知道“曱甴”暴徒跟那些人说一样的话,以“民主人权”为由践踏别人的生存权,你就不会认为“涂脂抹粉的艺人”没有恶意。当别国的艺人把“香港人权民主”这些脂粉涂在脸上时,你就知道这些人根本不在乎你。你说“曱甴”给我滚出香港,而洋媒、韩国艺人、台港分裂主义艺人却听不到,或是故意曲解你的话,说香港人只想逃离邪恶的香港政府,只想移民。

  4、香港精英人在香港,为何体会不到“曱甴”两字的重量,反过来质疑大陆的华人歧视“有志青年”?只能说他们的生活太过虚拟了。在他们的意识中,大概没有柴米油盐,只有一些高级的精神享受。

  搞垮香港到底有什么好处呢?也许以香港为范例,一个个地搞垮上海、深圳,才会让人明白有什么好处了。

  但是即使船沉了,精英总是有办法、有资源逃到一个世外桃源去,不是吗?

  在别的地方,精英也能重建自己的精神生活,几乎没有损失。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