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hua

音乐迷

摘录Dilly Hussain:《关于穆斯林在西方的地位,俄乌冲突告诉了我们什么?》


备注:此文基于作者Dilly Hussain的推特,原文可网搜。

  一、路在何方

  对乌克兰的同情、愤怒和声援是绝对正当的,但整个西方世界选择性的、不成比例的表达让你非常困惑。在我们生活的这个半球上,精英们一边传递上述信息,一边持续宣称自己无论在国内外都是“平等”、“自由”和“民主”的典范。那么,作为同样生活在这里的宗教或者族裔上的少数,我们的真正价值和地位又是什么?对我们的人民、困境和价值观的认知充斥着虚伪和双重标准。但我们并没有为此而消沉,而是有能力做出改变。我们将继续传达伊斯兰教的信息。无论非正义和压迫来自于谁,我们都将持续揭露和反对它们,而不像有些人只在符合自己利益时才这样做。与此同时,我们的先知(祈主福安之)警告我们,我们不会被同一个洞咬到两次。我们没有在梦游;我们警惕着精英们的双重标准和虚伪,但也警惕我们自己拥有的,能够带来改变、将社会引至更好方向的巨大潜能。尽管面临挑战和仇恨,在真主的允许下,我们将继续保持这种警惕。

  二、你的全球政治雄心是极端的

  乌克兰与俄罗斯对抗的传奇使得前者被更加整合进西方(北约,或者程度更浅地与欧盟)。西方主流媒体上的所有权威人士,无论是政治家、学者、活动家、记者还是在街头接受采访的普通民众,都在谈论一个“统一的西方”,它拥有“共同的信仰、价值观和文化”,即“自由和民主”。 ]我们已经看到北约如何在波兰、拉脱维亚和其他地方动员军力来保护这个欧洲/西方集团。然而,正是这些希望基于各自地区的“共同信仰、价值观和文化”建立政治团结的西方国家,将拥有类似追求的伊斯兰活动家和复兴运动贴上了“非暴力极端分子”的标签,并将他们治罪。这是因为,在这样的穆斯林占多数的区域里,西方的地缘政治和霸权利益将面临无法承受的风险。因此,西方在这些国家的傀儡将会残酷压制这种愿景的实现。因此,我们只被允许与伊斯兰合作组织和阿拉伯国家联盟这样的无用傀儡凑合。

  三、帮助你们中的受压迫者可能会让你失去公民身份

  当我们前往叙利亚、巴勒斯坦和利比亚等地帮助受压迫者时,我们经常被定罪。无论是拿起武器保护人民,甚至只是提供人道救援,无数穆斯林都因为敢于同情错误的人失去了公民身份。但就在今天,英国外交部长 LizTruss 表示,她“绝对支持个体英国人前往乌克兰作战”。

  四、侵略你的国家是有道理的

  西方、俄罗斯和他们的代理人侵犯阿富汗、伊拉克、叙利亚、巴勒斯坦、马里、索马里、也门等数不清的穆斯林国家时,他们的目的要么是“带来民主”(读作:政权更替) , 要么是“打击恐怖主义”(读作:窃取自然资源),要么就是“带来和平”(读作:战争)。但从来没有一次是“侵略”或“占领”。在公开讨论巴勒斯坦问题时,“因为上帝给了我们这片土地”这样离谱的借口都能够被广泛接受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