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hua

音乐迷

“烧伤的脸”也能当男公关、创伤综合症

日本有个女公关是哑巴,她出过一本自传,讲自己是如何另辟蹊径获得事业成功的。不能说话却要从事交际工作很要命,但人的潜力是无限的。她用自己的毅力与聪慧证明了人终究是人,人需要的东西,并不只是热闹而肤浅的接触。

  新田佑克的男人爱上男人系列漫画里,有个同行把自己的侄子甲男派到鹰秋店里,向他学习当一个男公关。甲男脸上有明显的烧伤痕迹,但最可怕的还不是这一点,而是鹰秋看出他有一种愤世嫉俗的心态。他知道这种人很难教,正因为难,所以他决定插手。

  通过言传身教,甲男明白到,鹰秋的魅力在于他待人接物的一套,而不是致力于把自己变成迎合客人的玩具。所以,甲男抱着“世人歧视伤残者,所以我没有机会赚大钱”的想法去工作是不会顺利的。只有在做了自己能做的一切后,他才有资格说“我这么努力了,他们不识货,是这个世界错了”。一旦踏上学习鹰秋之路以后,就会彻底改变,不会再后悔付出太多,而是认为功不唐捐,才有可能接近第一桶金。

  此刻网络上流行的观点,正好是那位哑女公关和甲男之觉悟的反面。洋媒整天讨论的跨性别者等反歧视问题,就相当于甲男希望“不再有人盯着我脸上的伤疤看”。甲男宣判整个世界有罪,因为他遇见的所有人都觉得他丑。对他而言,如果所有人对于脸上有伤疤的人格外温柔友善,才是“正常”的。

  我的意思不是说同志、跨性别者都很暴躁或敏感脆弱,而是说同志、跨性别者都是人,不必特地拎出来。所有人都应该作为人来对待,而不是特地把同志、跨性别者当作异类割除,或者把同志、跨性别者当作“应该小心翼翼”的人。

  网络上的陌生人在吵架不赢的时候,动不动就宣称自己有创伤综合症,其实蛮可怕的。

  我们越来越被迫成为哑巴,因为不想演“自己是弱者,被霸凌了”的戏。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