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hua

音乐迷

既是勇者,也是懦夫、《禽兽们的时间》、女权与自我

漫画《禽兽们的时间》,母亲对女儿被兽父强奸视而不见,这个秘密被死死掩盖,以致于女主后来的丈夫以为那是个正常家庭,还想靠岳父母的亲情来“治愈”可能有抑郁症的妻子。一般人会觉得这种母亲奇特吧。但是新闻事件中,这种助纣为虐的妻子其实不少。例如,被兽父关在地下室生下一堆孩子的少女,她的母亲也一直旁观一切。

  这位母亲的心态,不能用中西社会主流价值观来解释。只能用“权力等级秩序”来解释。

  国外有个案例,一对夫妇生下一个婴儿,在这之前,他们养了两只狗。后来夫妇离家期间,大狗把婴儿咬死,而小狗沉默旁观。大狗认为婴儿夺去了主人的宠爱,报复婴儿。而小狗认为自己处于权力底层,无资格异议。大狗对婴儿所做的事,也能对它做。如果大狗扑向它,它也只能逃跑而已。

  《禽兽们的时间》有一段,女主问母亲为何(对乱伦)置身事外,不料母亲回答:“你也看见我被他掐脖子了,你有帮过我吗?”女主才回忆起一切。她的确见过那一幕,但是急忙回避,退回了自己的房间。

  从一开始,她们就不是相亲相爱的母女,所以她无法果断地采取行动干预家暴,只需要一犹豫,就永远错过了机会。

  至于人与人之间为何不能相爱,这是宇宙之谜,即使没有爱,孩子也一堆堆生出来。人类为了自身利益而制造了孩子,如何活下去,那是孩子们自己要考虑的事。所谓家庭,并不是爱的稳固来源,反而可能是恨的来源。如果家人间是主奴关系,哪会有快乐可言。人们很少想到,资本主义社会并没有解决主奴关系,反而强化了生计之艰难。而“人神共愤”的共产主义,却承诺人们平等,人人有饭吃(他们说那是谎言)。

  女主接受了母亲的说法。即使我们知道那种说法有问题。就算女儿对母亲见死不救,不代表母亲也应如此。就算自己被恶待,也要有所不为。但是道德要求不是强制性的。

  漫画女主通过自我奋斗,摆脱了被欺凌的处境,成为偶像艺人。在她被绑架以后,她也设法抵抗成功。在这些事件中,她都是勇者。但她也是那个对“同伴”见死不救的人,她也是懦夫。很多人都既是勇者也是懦夫。当自己将遭受损失时,人们变成勇者。当别人遭受灾难时,人们变成“路过的看客”。

  你可以问为什么母女一场,没有培养出可以互相善待的感情。但你见过几对真的互相关怀的夫妇?亲子?爱情与亲情、友情,都可能是影视作品的虚构,或者你能看到却够不到的关系。我们无法变成他人,所以也无法拥有他人的幸福,只能自己磨炼自己罢了。

  有几对著名的恋人(神仙伴侣)是经得起拷问(检查)的呢。如果不需要拷问,是否“看起来幸福”的人能幸福到老?

  女权者有很多会犯跟漫画中人一样的毛病,就是既勇敢又懦弱。只看到自己的理,而无视别人的理。

  有篇民国小说,土地豪夫人爱上自己的家仆(认为他善良),两人发生了关系,她对此坦然义无反顾,而他时刻担心被发现。他发现所有仆人中自己是最胆小的。所有仆人都在为自身的利益钻漏洞耍心机,而他连这种想法也没有。爱情对他是负担,他只想苟全性命而已。但如果他说出来,不但过不了她那一关,也过不了自己一关,他只好忍耐。

  当你面对真实自我时,可能正背对着别人。既然你背对别人,别人又怎么会认真对待你的诉求呢。

  如果说女权者不能跟别人(沙文男与价值观保守派)沟通,没有耐心,那么跟自己的同类可以沟通吗?

  乙女发现,她跟丙女也是沟而不通。网络上常讽刺政府的敏感点太多,可是,女权者内部的敏感点竟然也一样多。

  啪一声关上了门。

  然后,变成某位女性一个人的演讲,控诉这个世界,控诉自己所遭到的......如同苦情戏。全员恶人。

  《禽兽们的时间》里,女主的遭遇很经典。我们在无数故事里都能看到,暴戾的权力者,漠然的仆人。这就是鲁迅说的看客吧。

  如果女人们不能团结起来,内部沟通(必要的妥协、让步)都做不到,恐怕永远只能成为强者的工具。

  亦舒笔下的女主永远不会成为革命行动的发起者,最多只会成为顺势而为的跟随者罢了。单独来看,她每个女主都很强,但致命的弱点是,她们无法做团队式抵抗。中产、小资往往如此。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