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hua
suhua

音乐迷

黄仁宇和李敖、洋媒

黄仁宇和李敖都是学历史出身的,却迥然不同。类似的对照还有:心理医生沈家宏与武志红。香港作家西西与黄碧云。

黄仁宇和李敖都在整理历史事实上花了大量时间。但他们是不同的。李敖注意的是:寻找人性中好的东西,批判坏的东西。所以他想找到一个理想的国家,或是理想的人,找到正直的贤者不难,找到“正直”而出色的国家却难。

而黄仁宇想了解的是:为何如此?以及“以后应该如何”。他必须从经济以及所有角度来分析“历史的碎片”。黄得出的答案是,中国在建国后所实行的经济制度是有理由的,这是为了将农业社会转变为工业社会所必须付出的代价。

黄本人是地主家的孩子。建国后,家人被迫放弃了田地财产,但人身未受伤害(因为风评很好),离开故乡。黄是国民党的军官,也曾是外交官的随从,他相信的当然是孙蒋的那一套。资产阶级的改良主义。胡适。直到他在美国大学申请了写书的研究经费,收集明经济史等资料,才渐渐形成一种透视观点。

中国是农业社会。所以清政府败给外强。即使国民党军初具现代军的雏形,背后仍然是农业社会,不足以支撑他们与日本开战。所以蒋要展现决心,好让投资者把钱投给他,让他打赢抗日战。

但美国不可能支撑民国几十年。民国与外强之间的差距需要巨额经费来弥补,对美国来说是“负不起”也没打算负的。中国只能自己变强,只能集中所有资源和人力来建设一个现代化国家。黄仁宇痛切地发现,必须“承包到户”,挤出豆子里的最后一滴油,才能做到这一点。但是即使如此,他也不赞同中国政府所采取的那些残虐手段。

西方学者并不理解这一点,洋媒对中国事件的结论也往往偏离重点。《黄河青山》中,黄仁宇说他所在学校一度取消了亚洲史的教学,任课的教授们被解职。因为洋人觉得亚洲史不重要。只要学习欧美史就行了。只要学习“适者生存”胜利者历史就行了。只要亚洲不给美国添乱,就没必要研究亚洲不是吗。

当某人认为“此事”不重要的时候,你还指望他对“此事”有精到的分析与责任感?

计划生育错了吗?没错。但计生委的野蛮强制是错的。

人权,民主,这些的确很重要。但有时候,这些不过是托辞罢了。

借用洋学者的说法,美国的保守派只关心婴儿出生权,却对无力抚养新生婴儿的穷困家庭撒手不管。他们对做堕胎手术医生的枪杀及恐吓也时有所闻。那些想堕胎的美国妇人该怎么办?

人们很容易与李敖共鸣,却很难得知黄仁宇的学说。难免就会以情绪化反应来对待历史。我们习惯分出好人坏人,爱与憎,遵循自己三岁时的感性。

邦有道时,这样似乎没问题。邦无道时呢?我们偏偏遇到的“邦无道”比较多。理性是不可缺少的。

黄仁宇那个路数的还有秦晖、金雁。

一个好的学者或作者其实都要有蜕皮的过程,蜕皮都是痛苦的,但跨过那一关后人会有突破。

但如果只有少数人知道“谁是贤者”,而且贤者不拥有力量的话,觉民行道之路就很漫长了。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2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