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hua

音乐迷

戏剧化与科学

有个博客说新媳妇到婆家作客,婆家设宴款待,食物中有让新妇过敏的材料,媳妇过敏发作,不得不到医院急诊。作者数落说,明明媳妇告知过婆婆自己对某食材过敏,偏偏要“逆水行舟”。

这个故事有很多不同的版本,主题都是老人的固执和傲慢。过敏是会死人的。所以过敏是很好的“攻击武器”。一方要求小辈孝顺听话,另一方则祭出“我不想死”大旗。

豆瓣上有个留学生去探望移民美国的学姐,学姐有过敏症,曾因过敏发作几乎无法参加毕业考。现在学姐学会了烤不含小麦的饼干。饼干美味。而且学姐气色也好。这是她理想的生活。

引徐文兵的书摘:我治疗过很多对小麦、对麦麸过敏的患者,而且我最早治疗的是一些外国人。请外国人吃饭特别讲究,在吃饭之前一定要问:“Are you allergy to something?”不然像花生酱、杏仁、蛋黄、牛奶这些容易导致过敏的食品,他们吃了之后就会出现,比如哮喘之类的症状。

但是我把很多对某些食物过敏的外国人都治好了,他们告诉我,连他们的医生都不敢相信。因为常规治疗过敏,要终身吃药,要么吃抗过敏药,要么避免吃那些含有过敏源的东西。对于那些导致过敏的物质,其实也有分解它们的酶存在,但是这个酶在肠道温度低的时候就不工作了;当我提高小肠的温度之后,这个酶就又开始工作了。

如果有人喝牛奶过敏,把荜拨煮进去,然后再喝就不会过敏了,因为荜拨把他三焦的阳气唤醒了。

所以说过敏症的受害者其实只是不知道中医对于过敏的解释和疗法而白受罪。港剧里,有个女法官因为不知某种鲜花会导致自己的小孩过敏,被助手(丈夫的追求者)施计夺走对孩子的监护权。我心中就想,她应该早点带小孩去看一下徐文兵那样的医生的。花粉症和食物过敏,在中医那里都有适当的对策。

每个人都可借着一个无法对抗的敌人来逃避现实。我记得某小说里,男主自认比张国荣更风流俊美,如果找他演《霸王别姬》,张国荣就可以歇歇了。都怪他运气不好如今人老珠黄。他不是同性恋却参加同志游行,因为他需要敌人。通过敌人来表现自己的英雄气概。

豆瓣上许多对老人干预后辈的指责声调,其实也会暗暗地把敌人放大,把困难放大。不是说老人就是对的,而是你有没有随波逐流,放弃自主呢?

最戏剧化的,莫过于台湾的政治了,陈水扁是贪腐的总统,居然下台后仍然有利用价值,十分吃香。他在台上的时候,更有“肚子扁也要挺阿扁”的宣传语。民进党人常利用历史悲情、本土意识帮助选举。

电影《柔道龙虎榜》里,男主之一,有一天忽然对自己的两名好友道出自己有难治的心脏病,一时三人都黯然,沉默。他们三个都是属于看不到前途的类型,无法解决什么大的难题,生病也悲壮不了。过几日,女主就给他介绍了一名医生,让他有空去看。再过几天,两男子一起练习柔道,忽然一起笑出来。他们一边笑,一边道出甲有心脏病的那一段台词,几乎把这件愁苦的事变成一件笑料。

我们会死啊。那又怎样。

有路就走啊,跌倒又如何。

邯郸学步。邯郸人走路很美,模特在T台上走路也很美。但是那种有魅力的步姿,学会了不一定就带来幸福。学人学到忘了自己应该如何走路,相当于走火入魔了。

前面所提及的豆瓣上烤饼干学姐,她从来没想过要求助中医。因为对她而言那条路早就挂了“此路不通”的牌子。

英语课本里有篇文章,瞎眼骆驼领着小骆驼在沙漠行走,因为瞎掉一只眼,看不到视野不及的东西,她就不相信小骆驼说的“有水了”,当第二次提醒她去喝水而不听劝后,小骆驼就跑开自己饮水去了。

轮到我们自己的时候,我们总是代入自己是正确的小骆驼,而认为与我们意见相反的是那个瞎婆子。

而且我们认为抛弃别人“有时也是必要的”。

但如果是瞎骆驼看到了水源,她会不会坚持要与小骆驼一起分享,即使小骆驼拒绝呢?

如果这是一个剧场的话,可能并没有坏人。只是在老人和年轻人的知识空白地段缺少一个中医作为桥梁。

每个人都优先考虑自己的痛苦,而不想为别人考虑的话,同样的冲突可能会一再发生。我们都是自己的律师。

科学是解决许多难题的手段。如果我们不了解中医,等于自断一臂。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