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hua

音乐迷

转赤jio熊喵博客 :闵采尔、敲烂“你可以自由被剥削”的狗头、耍猴、上街砸圣像

發布於

1、这书提到一个地方,说闵采尔刚开始的时候是很痴迷看书的,就算很穷的时候也省钱买书,观点性的著作(包括当代大v)和各种材料都看。但是后来他也不咋买了,而且对于纸面阅读和所谓做学问的观点也变了(他感受到工农对真理的体会,以及认识到阶级压迫中这种书本和学问扮演的角色)。一方面是后来生活更穷更动荡且观点变了,另一方面是实践到一定量之后对纸面知识性的信息处理起来效率更高了?等于能更快抓住重点即不需要耗费那么大的精力再去慢慢把啥都看一遍,甚至能更快淘汰掉不需要看的。

  2、类似行使这种管理功能的还有宗族制度之类的。那些被压得狠的哪怕他一直只能受到神棍/乡贤教育,还是要产生疑惑,组织起来疑惑就更大了。但是掌握话语权的很喜欢宣传某个虔诚的穷鬼到死还在替教会(or牌坊)无偿劳作和供奉…

  这种耍猴方案其实就是宗教的社会管理功能的体现…耍猴就是为了剥削的同时维稳嘛,刮穷鬼完了还要耗穷鬼,精神肉体上都要消耗,就怕你下工之后搞点什么,所以他先帮你安排点任务 ​​​​

  3、闵采尔并不是一下子在贫民居住区变成“自家人”的。没有故意逢迎,不开空头支票,简单的同甘共苦。其实就是别分我们你们…心态上把自己和别人分为主客体行为上会表现得很明显的,哪怕你感觉自己怀有好意 ​​

  阶级斗争真的没有啥新花样…搞慈善,掌握宣传和教育(修庙供养牧师都是为了这个,让穷人接收指定的信息),剥夺穷人的一切只留够劳作的性命,意图最大性价比的控制他们…然而不断的反抗不会停止

  5、队伍自净能力差,核心组织力量小,没有稳定的组织架构,团结乱七八糟的势力不进行分类(缪尔豪森人显然更有钱更动摇,借势抢完修道院之后蹲在自己老家数钱,缴获不肯归公,拒绝援助其他起义队伍,这种团体即便尝试去团结它也不应该去依赖它)。而且闵采尔说了不算。其实盖叶也说了不算,齐美尔曼那本里提到农民军为了和贵族妥协直接把盖叶解除指挥权,我都惊了擦。安能不败

  6、劳动力资本不是现在才有的概念:“布鲁姆勋爵向工人大声疾呼:‘做资本家吧。’……不幸的是,千百万人只有通过那种伤害身体、使道德和智力畸形发展的紧劳动,才能挣钱勉强养活自己,而且他们甚至不得不把找到这样一种工作的不幸看做是一种幸运”“出租自己的劳动”,“出借自己的劳动

  7、某些人的自由就是你有自由的被剥削的自由啦。500年前闵采尔就知道应该让卖淫妇女脱离卖淫行当拿起武器武装造反,敲烂“你可以自由被剥削”的狗头

  8、闵采尔和当局在相当长时间里没有起来互相把对方往死里打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双方的暴力储备……约翰公爵很清楚捏死这个人容易,镇压因为他死而起的暴动就比较麻烦。闵采尔也想过矿工和农民可以直接占领某个城镇,但是在选帝侯的大军面前可能守不住

  9、这么上等高雅牛逼的学术权威来了,不给我们欣赏,天天往穷鬼堆里扎,不准他去了他还跑到大街上搞起来了。[思考]所以这帮家伙对闵采尔的憎恨中还含有被背叛的感觉?(你竟然不和我们一起当上等奴才!你明明这么上等

  这些大学教授在围墙里啃书做奴才学问,遇到群众愤怒上街砸圣象就吓得发呆了,然后他们精妙高明的脑子是不想去考虑群众为啥愤怒,他们反对罗马的原因是什么,以及在这种一过性爆发之外的平时,这些愤怒的人又受到了什么样的压迫。

  后来德国的喇叭和笔杆子们比这些教授牛逼,直接对起义农民开战,进行长期的侮辱(农民和贫困市民破坏教堂啦之类的,至于他们平时要遭受优雅勇武的统治阶级如何的压迫和虐待是完全不提的),还在闵采尔被他们杀害后立了个碑痛骂他是搞乱国家的可恶的托马斯

  10、在闵采尔的影响下放弃旧业的娼妇,拿起刀枪铁叉大斧上街。让妓女摆脱娼妓行业,投入武装斗争反抗压迫,这可比经文里的耶稣还要先进得多

  (即便是妇女儿童也并不相同,公爵夫人穿一下农妇的衣服即要视为奇耻大辱,这些妇女也知道彼此之间巨大的不同 ​​

  11、闵采尔也被路德称为“叛逆的妖精”,也许“造反的妖怪”更好理解。闵采尔死后还有人立了个碑骂他“可恶的托马斯,搞乱了国家”。但是起义的农民不会这样说他,他死尸骨被挂在荒野中,偷偷去拜祭他的穷人在荒野中踩出了路。(就和美国佬想象寒春私人飞机风衣间谍一样来自他们身边而他们想不出女科学家高兴热忱的坐驴车和农民一起劳动赶路但我可以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