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hua
suhua

音乐迷

假装保护小孩

某作家说,我并不为恋童癖的恶行格外气愤,因为成人彼此间的施虐行为也很残酷。为何单单说只有小孩需要特别保护呢?

  是这样,人类偏爱自己的后代,所以说到谁可能伤到你的心肝宝贝,就格外地感性,有感召力。

  小孩比起成人更加弱小、天真、无防备,所以更加“令人同情”。但即使对象不同,暴行的性质其实是一样的。

  你认为花上的露珠和屋檐滴的水不一样?天下水同出一源。

  不敢声张(伸张)大人的正义,只为小孩声张正义,是一种掩耳盗铃的行为。只要混过10几年,小孩子就从神奇的种子,变成平庸的凡人(成人),他们就要跟他们“无用的父母”一样受无谓的苦了。这时,对他们施虐,就成了合理的了。他们过了“保护期限”。

  对所谓父母来说,孩子是什么呢?是自己的延续。是更好的自己。是空白的,而非布满错误答案的自己。

  爱孩子的其实是爱自己的另一种可能。

  但这样被期待着的孩子,面对的却是和父母所见一样的社会图景和成长环境。孩子们很难真的蜕变成另一种模样。

  所以对孩子的保护,往往变成一种徒劳的保护,保护只是变成了“禁止”。

  有个心理医生说她本人治疗过有各种创伤的病人,但她在被性侵的时候,她也是“当机”状态。她原以为如遇到歹徒,她一定会有适当的反应与表现,但她却只是在脑中否定现实,当歹徒施然而去,她才回复正常状态。然后就是愤怒沮丧空虚交替。

  很多人只是以为自己坚强果断勇敢,真正有事发生时,他们可能跟贪婪的拾金党(被骗群体)一样,完全迷失自我。

  所以当我们说要保护孩子时,又有几分真实性?

  性暴力是应该绝对禁止并受到严惩的,而不是对受害者作出区分,决定谁优先,谁不用考虑。

  规则明确以后,即使是小孩,也会有明晰的自我保护意识。

  即使因个人资源、财产、话语权的不同,自卫意识的强弱有别,至少他们知道什么是“邪恶、理应铲除”的东西。

  现实中的大人不敢反抗的邪恶,在孩子眼中,也会成为不可逾越的障碍。

  所有发生的悲剧惨剧,历史都会一再重复,因为所见所闻的一切,构成我们身处的世界。身处一个这样的世界里,有谁会想到要变成一个正直勇敢的人呢?有谁愿意付出这样做的代价呢?

  但越是没有勇者的时代,弱者只会吞声。至于小孩子,也不会有庇护他们的力量。单独的个体是脆弱的,偶尔出现为孩子的不幸拼命的英勇父母,只会成为一闪而逝的萤火而已。继而以沉默。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