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hua

音乐迷

《鑫神奇谭》、补偿心理、愤怒转移、《我要快乐不必正常》

《鑫神奇谭》的女主A是个中学生。剧情进展到她无法说服走火入魔的奶奶。何止,父母也拿冠冕堂皇的理由拒绝帮助她。

  母亲说开店是奶奶的梦想,不能以你认为“财神预言了危险”,就不让老人实现一生的抱负。实际上是母亲想送儿子去留学却凑不够钱,若是奶奶发财,可以顺带解决难题。即使A知道这一点,却无法直言,苦思对策。

  诈骗犯B男认为奶奶“气运正旺”,也是死活不肯松手。

  在僵局中,A意识到,不管是奶奶还是诈骗犯,他们都曾经是小孩,也曾处于容易被大人驳斥的立场。他们一定也经历过这种痛苦才长大的。但他们却变得跟欺凌过他们的人一样顽固,一样强硬。

  在博客中看到一个现实例子。丁女从小被父母苛刻对待,毫无话语权。她从小要看人眼色。后来结婚生子。她对朋友说,“以前不明白他们为什么会那样对待我,现在才知道,让小孩看眼色做事,实在太爽了。”

  她现在的小孩就是她童年的翻版,而她朋友还记得她淋湿衣服不敢回家的事,记得那个无助的表情。完全笑不出来。

  有人说,经历过苦难的人有两种可能。一种是变得更有同情心,知道别人的苦。另一种是,变得残酷,因为我受过苦,世界欠我的,世人欠我的,别人受苦是应该。

  如果有同情心,他们可以分担别人的辛苦,但同时也会占用他们的时间精力金钱。从自私角度来说,是不划算的。

  世上没有绝对好人,无法简单地断定某人对你好,那他对全世界都是善意的。

  仅仅在我熟悉的人里面,以C女来举例。奶奶对她很好,姑姑也对她很好。可是奶奶对姑姑很凶,完全不象对另一个女儿的态度。即使姑姑完全按照奶奶说的做,也不合奶奶的心意。如果不是从小就认识奶奶,就会以为这是个蛮不讲理的人了。

  去姑姑家做客,也会意识到,姑姑对女儿的担忧完全以一种愤怒表达出来,这跟奶奶对姑姑的不满以愤怒表达一样,身受者只会觉得针扎一样。

  我们在网上的表达可能就是一种愤怒转移,你对政府有那么多愤怒吗?其实表达的是我们自己的无能狂怒吧,就好象身为女儿无法对母亲怒吼一样。即使道理在你那边,你也受到礼仪的束缚,而且知道“一次下克上”就是坏了规矩,必然会影响将来的相处。

  有篇洋文,讲的是情绪宣泄和转移。文末,酒店的经理把副手叫进来,说:“抱歉,我因为自己的私事冲你乱开火,你现在还好吗?”

  副手说:没关系,我也冲客房总管发了火。

  在这篇文章里,经理的火气转了10道手,最后落在某男人的妻子、小孩身上。

  武侠小说里,有一招叫做,化骨绵掌。化骨为绵需要多么大的智慧。

  而大部分时候,矛盾的解决是通过威压,或者用钱收买。再不行,就是拿亲人当人质,“由爱故生忧,由爱故生怖”。所有这些方法,都不是正常的方法。不是以理服人,也不是以情动人,以心换心。

  我们需要平等的关系,只有平等,才有自由,才能呼吸。才能安全放松。才能长久。

  《我要快乐不必正常》里面,作者的养母是一个渴望死亡的人,但同时她却囤积了很多为末日准备的食品。她希望与谁一起分享末日的食物呢。在她心中,丈夫和孩子也不是“零”,但她给予他们的更多是伤害。

  世界上的确存在普通人无力化解的愤怒。那位养母不会为任何人妥协。不会软化。如果说一个人心中没有爱与希望,只是坚定地要求别人跟她一起信教,沉浸在她的妄想世界,的确是说不通的。

  没有谁是独自生病的。每个人的精神异常都是社会造成的。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