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hua

音乐迷

心智未成熟、空羡慕、《死役所》漫画、给所有的小孩

有部港剧,男主对儿子丙说:甲和乙是心智未成熟的少女,你一定要避免伤害她们。

  这是一句很有破绽的话。

  在大家看来,明明这两个玩伴比呆小子成熟理性多了,呆小子却被要求成为她们的“代理人”。

  换言之,不管女人多么聪慧,她们都需要男人给她们“把关”,因为世界是由男人主导的,假如他们不及她们聪慧,他们仍然是权力的传承者,被信赖和托付。他们不稳定,却被认为比女人“更稳定”,认为有更大的潜力。只因为他们与“统治者”性别相同。如果被赋予这么大的期待,他们当然会成长起来,以迎合期待。而相反地,原本资质更高的女人却受到了侮辱,因为再高也高不过“天花板”,她们会怎么样呢?女诗人薜涛说过,举头空羡慕金榜题名的家伙,因为她没有去参加科举考试的机会。

  《死役所》漫画里,有个在父亲死后成为杀人犯的A男。

  A男的父亲很严厉。

  日本有个现实例子,B男是杀人狂,父母下跪向公众道歉。B男的兄弟接受采访说,小时候父母对B很凶,有一次,把饭菜倒在地上,要求B舔食吃完。

  漫画中A男完全接受了父亲的理由,“你只要听我话,就会成为有用的人”。可惜还没到高考,父亲就死了。父亲死前对他说:现在你可以随心所欲了。(我相信你)

  放出笼子的鸟会怎么样呢?可能会茫然。

  人有本我、自我和超我。超我是“理想中的我”。对于A男来说,他从来不知道超我是什么样子。如何去爱一个人,什么是爱,对他来说是完全陌生的。

  自从阎王离开了,他一切都按照巨婴的想法来。母亲要带他去农村,他拒绝了。撞到路人被勒索了,他就给钱,甚至不会去报警。

  因为他过去的经验,是要么服从要么反抗,没有与人沟通、报警求助这个选项。

  勒索者要得更多以后,他决定反抗,就杀了对方。连同无辜的人一起。

  被判死刑的一刻,他也许是轻松的。终于不用再去思考了。

  死后成为死役所的职员。

  他既不想复活,也不想离开。

  于是他问所长:在这里工作的状态会改变吗?

  所长说:这份工作也有结束的时候。

  他又产生了恐慌。

  他需要别人来替他决定每天做什么,需要按部就班,因为一旦失去模型,他就会“变形”。他就会回到巨婴状态。

  现在明白了吗?家是社会最小的模型,在那个模型里,父母以爱为理由,任意地塑造自己的小孩,让他们成为自己“最放心”的样子。如果小孩接受了这就是爱,他会觉得,有朝一日,他也应该这样塑造自己的孩子。

  我们最常听到的就是,政府所有的决定,都是为了保护自己的国民,都是爱。但实际上,有很多国民在这种保护下,觉得要窒息了。但是你不能大声抗议,因为这是爱。

  在让人窒息的保护下长大的小孩,不知道什么是自由思考,一旦撤除了保护,他们就是巨婴。他们把自由理解为放纵。

  他们实际上心智未成熟。但身体却已成熟。他们可以模仿自己所见过听过的所有恶行。只为了让自己轻松一点。

  在他们觉得自己爽的一刻,觉得自己会受到赞许的一刻,不会反省检讨,因为大脑基本上没有使用判断善恶的功能,而只有“奖与罚”,只看最切身的监管者的态度。也就是对他本人的生活有没有影响。

  对于政府来说,最方便的就是把国民变成白纸,不管做什么,国民都说好。但白纸就相当于白痴。

  对父母来说,若不管做什么,小孩都说好。那小孩也是白痴。

  对男人来说,若不管做什么,女人都支持,女人也是白痴。

  但是在白纸状态下长大的小孩,他们习惯了被动。他们习惯了被权威力量裹持。不光是会被本国政府的危言吓死,也会对洋媒的攻击信以为真,还会对瘟疫神经质。任何一种貌似强大的力量都可以让他们屈膝。

  回到前头,那个杀人狂B 男,看到父母下跪向公众道歉,会有什么感受呢?

  无知是一种罪。盲目服从是罪。乱下命令也是罪。

  给所有的父母,给所有的小孩。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