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hua

音乐迷

历史与自我、拿来主义、第三方媒体

1、有位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作家,抱怨说在他所属民族的历史中没有值得效仿的榜样。一个被殖民地国家的作家,觉得前宗主国的历史人物,更有精神价值。

  而我印象深刻的是,他笔下的男主角初夜的时候不但闯出祸害得女友大出血,还没有采取什么补救措施,连正式道歉也欠奉,被女友的朋友指责了。

  联系到他对本国历史的态度,男主大概在心里说自己是无辜的,他不知道女人会怀孕、流产或是死亡。他只是想破除处男身,他有什么错?难道男人都不应该性交?

  有部韩剧里,男主跟女主初夜,他向朋友寻求建议,朋友虽然也是处男,却很笃定地说:“你必须要很强悍。只要强悍就对了。”

  所以我想全世界的男人在初夜前得到的指导可能都是一样的,他们只担心自己表现得不够强悍与自信,才不会管会不会造成性交意外害女友急救,或是令女友怀孕流产呢。

  那部韩剧里的女主碰巧是个有自卫能力的人,遇到强悍的对象,就一脚踢飞了。

  2、关于中国的历史有两种矛盾的观点。一种是“古人是好人”,还有一种是“它与自由、平等、公正完全不兼容”的,错误的价值系统。这两种观点都是洋媒或者反天朝政府者常用的。

  蒋公在台湾时常说的就是“古人是好人”,他在当民国总统时曾宣扬儒家文化。被鲁迅嘲他不理现实民生疾苦。崇古派认为天朝政府是反儒的,回到儒家价值观的话,所有现实矛盾都能解决,大家都幸福。

  另一派是搬砖派,认为只要照搬欧美社会模型,就能让大家幸福。但是,因为原有的社会模型很坚固,必须将其摧毁,让大家都反古崇洋,一起步入新时代。

  鲁迅是拿来派,他认为外物都可以拿来用,我们有健全的判断力,不合适的,就抛弃,合适的就留下来。目前看来拿来派的继承人并不多。

  3、古代很辉煌,现在很落魄,怎么办?要一直吹嘘我们的古代建筑么?

  我觉得古代好的东西不是可以轻易继承的。例如国外的古堡,买来容易修理维护难。所以最好抱着“古人的辉煌与我无关”的轻松态度。

  如果我们的祖先恰好是处于谷底,没有什么辉煌的地方,应该羞耻么?也未必。

  如果祖先阔过,现在混得不好,反而会受有折辱之感,而祖先原本就混得不好,就没有什么精神压力,你只要做得比在谷底的人强一些就可以了。

  而且我们活着毕竟是为了自己,不管祖先是否争气,都要争气给自己看,给自己关心的人喜欢的人看,也给自己未来的后代看。

  所以不必计较自己祖先的分数表。只要在乎自己的考试成绩。

  4、天下事糜烂至此,到底是谁的错呢?

  如果说不能追究谁有错,至少可以做一些事,使得糟糕事态中的人得到一些补偿或是救助。

  穷人、病人、弱者是大家都害怕的。我们会下意识地避开,害怕一帮助他们就再也撒不开手。而我们只是普通人罢了。我们不想因为穷人病人弱者而看见现实狰狞的一面。我们也不想追究他们为何落到这一步,因为我们必定无法解决,我们不是什么超人。

  我们首先学会的就是要保护自己,如果正义无法实现,一定还有别人去努力,我们只要留着自己一条命就好了。什么都可以妥协,只要活下去就行了。

  如果不去查证事实,我们就只会得到别人所提出的定论。或者洋媒的,或者天朝大媒体的,总之不是自己的推论。

  我们需要第三方媒体,或者说,我们需要自己去思考。我们应该去赞助第三方媒体,因为他们做了我们应该去做的事情。不是政府,不是财团的喉舌。只为了好奇心与可行性而存在的第三方媒体。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