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hua

音乐迷

颠覆

某小说讲一女被渣男骗婚,一骗十年,她还因无生育负疚于心,后来才知他是毁掉她一生(前途、机会、希望)的人。后因此渣前夫在后夫面前凌辱她,后夫一冲动过失杀人。她托好友求情上达冤情,没料到后夫反而死得更快。有人评论说是“官僚”误人。但准确点说,是“法家”误人。以严刑峻法,毫不通融,使民众颤栗为目的。可以法外施恩的,只有皇帝太后钦差一干人等(清朝小白菜案)。贱民只有被“挂误”的份。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知之以后,就明白天子之法,不过就是要你逃不脱他的控制(不论有理没理),即使离火焰山还远,已经炽热难耐,更不敢去挑战。是荒谬与残忍的集合体。

有个故事,讲一外商到天朝某厂投资考察,后来拒投,厂长才知是因为厂里在夏天挂个棉帘所致。而这棉帘由一刚去世的女工负责。厂长给此女工厚葬。

每个人眼里只看得到自己的职责,升沉荣辱端赖于此。但实际上,那个棉帘在外人看来,是触目惊心,贻笑大方的。只因为人人觉得那是那名女工的责任,所以谁都在等她自动自觉去做,而没料到也不关心她是否出了意外,也没想过应该由谁来替她代劳。这也是社会等级制决定的,劳心者、劳力者,很多人自认是劳心者,只要下达命令就有人做,而接受命令的人,仍然会转派给“下属”(苦力)去做。层层压力传递,最底层的人最后就不堪负荷,当那个最底层的倒下去,所有人都不会觉察(他们根本不觉得她存在过,只把她当作工具)。这个不觉察,可能会引起大危机。

还有个洋笑话,讲有个富人,每夜梦见自己当仆人,被呼来唤去干脏活,而有个乞丐,梦见自己住豪宅,一群人伺候。

有个新闻讲一个新手妈妈在玩手机的时候,孩子落水死亡。奇的是,继而有人在博客上讲自己带着娃,经常拯救“发生意外的孩子”。我并不以为是编的。但是这里有一个自省,就是当有女人失误,其它女性就马上表白“我不是这样,”或“我早就知道”,“我肯定会引以为戒”。女性们会觉得自己受到了道德鞭策,而不会追问孩子的另一个监护人去了哪里?还有个新手妈妈在救娃的时候没抓牢,也被人质问。

失去一条小生命,当然令人痛惜,但他们表达遗憾的方法,难道就只是加重母亲的责任?

那些父亲永远不在场或缺席。难道婚姻契约中有一条,如果孩子失踪或死亡,都要由母亲承担?即使是保险公司,也会约定权利与义务。母亲享有冠姓权吗?为了防止孩子的意外,母亲可以得到更多的福利吗?虽然在天然亲情的意义上,母亲就算一文不得也会爱惜孩子,但如果加上收益,会不会更有保障?提到收益,父亲只出一枚精子,就几乎可以完全获益呢。

其实从生命历程上来讲,有些意外死亡的孩子比起被家暴死亡的孩子幸运多了。

不管是父亲还是母亲都有可能对孩子做出残忍却不被法律追究的恶行,大概只有神可以追究,但那也等于要让他们死时才审判。

母亲并不是一架产出爱的机器。女人并不是产爱的机器。母亲也可以象父亲一样,成为产出恨的机器。而女人的扭曲几乎都来自于制度,因为她的扭曲是身为奴隶的扭曲。奴隶会感染到主人所有坏的人性并加以扩大。

有个国王问计于智者,自我着紫衣以来,天下人都好紫色,何以止之?智者说:只要你厌恶紫色,并令人知,就不再有人好紫了。

天朝女性对生男娃的偏好等弊病,要从父权制文化改起。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