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hua

音乐迷

预设立场

在豆瓣上跟一个聊天很久的朋友不再往来,几年后的今天,才明白当初他一些奇怪的答复,原来他预设了我的立场,在他眼中,非黑即白,而我被归为黑的一派。就从朋友变成敌人。对敌人是可以“卑鄙无耻”的。

还有个网友,我以为已经比较默契,但彼此政治意见分歧时,也没法再讨论下去。他给我的答复,好象面对红绿灯时装色盲。我可能不是良师益友,但不至于是损友吧?他怎么能不顾他对我的认知,就把我归为“敌方阵营”?即使知道了他也被关注他的人言语羞辱(意见不合),我也觉得他对我有欠公平。

年轻人都是天真的。30年前是,现在也是。年轻人都是心急的,现在也是。

那个拥有众多关注者的网友,不顾现实与理想的差距,想要有一双不会融化的翅膀接近太阳。在极寒的环境中保护自己已能做到,但在极热的环境中呢?还需要一点时间。

我觉得提五大诉求不会在短时间内获得允诺,那么,适时退让是有必要的。动漫《火影》里也说了,攻击要趁敌人虚弱和疲惫的时机发动,而不是在自己“力气将尽”的时候。当你精力不济,信心不足,怎么可能冷静地制订计划、应变、放弃或重来?

但是这些年轻人不这么想。对他们来说,放下等于认输。或者说他们害怕这次不行就永远不能再发起进攻。他们不能预料自己,也不能相信盟友,只有抱团出击。如同赌片一样,付出一切(筹码),等候命运的临幸。

在股市和婚姻里有一个重要的概念就是止损,不肯止损的人,后果堪虞。没人想学会割肉,但最后还是不得不割,可能割在最愚蠢的时机,也可能只余一条命。等待、掩耳盗铃在现实面前,根本就是以劳待逸。你越辛苦,越惨败。

理想是好的,但必须有合理的步骤,要找到交换条件(双赢或者妥协),并不是只要振臂一呼,就有应者云集(产生威胁利诱的力量),就能让敌人缴械。

俄国的普京是独裁者,社会现状与天朝很相似,但是俄国也出现了反对派领袖,多年来坚持与俄政府斗智斗勇。如果想要救香港,其实应该放眼世界,寻求智慧,而不仅局限在“某些让我头疼的人物做了什么”。当你不知道自己明天要面对什么应该怎么做,完全是被动的,却想要凭热血为香港的未来开出一条路,这怎么可能。

發布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