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hua

音乐迷

赢家通吃、搅局第三者、素人政治、陈浩基、李敖

去年有文章说某些国家的政局变成赢家通吃,这些国家属于洋媒所说的“不民主”国家。其特点为,反对党永远不能通过投票上台。

  反对党之所以存在,当然是代表一个庞大群体或族群的利益。如果这个群体看不到任何“发展”(升阶层,出人头地)的希望,毕竟人活着不只为动物般苟且,即使无法筹措反击的力量,也埋下将来暴乱的种子。例如动漫中A国与B 国战争,A国的奴隶可能会欢迎B国打开城门。

  赢家通吃,是为了强者的绝对安全,但这种绝对安全,其实是绝对愚蠢的行为。

  美国、英国的选举常出现两党相持不下,有时也会出现搅局者(第三者),例如有人以独立党派的身份参选,分去部分选票,或者因为A方内部出现了另一声音甲,与A方主推的候选人表达了不同的政见,却与B方候选人表达的概念类似,如果甲愿意融入A方主流阵营,代表A方“两全其美,二者兼顾”,在政治上就对A方有利。亦可假设不这样做,选民可能选择更偏激的B方。而大国的选举,不光是影响国民,也可能影响世界。于是检讨起来,人们就会偏向于源头检讨:若能防止最坏结果(选出一个智障领导人),我们能做什么。

  但是独立党派、大党内部的少数派,他们亦有自由意志。他们也代表着自己的选民的意见。而且也是被迫发出声音的(你主张什么就要自己去争取)。被边缘化的意见亦可能成为国家生存的资源,也有一天可能成为主流价值。

  有人说到国外的素人政治,例如英剧《是,大臣》。意思是国家的主宰永远是权贵、利益集团,他们切好了蛋糕,为了掩饰,才搞民主选举。选上来的素人(不懂政治的人),再给他配个全能助手,只要助手称职素人就不会出错。等过了两三年,素人搞懂了政治规则,也就该被淘汰了。换新的素人上来,如此循环。

  在政治恶斗,彼此僵硬固执无法妥协的情况下,谁上台也搞不定。例如泰国,一度红衫军上街,再黄衫军上街。

  香港的选举,不管谁上台也会有反对声浪。

  台湾陈水扁中弹后,有篇文章讲李昌钰受邀请来台查案,台湾的台独派仍然猜疑:这是真的李昌钰吗?

  管这个案子的检察官是台独派,但为人清廉正直,获得独派和统派一致认可,但在查案过程中也不时出现反对声音。

  李敖在《审判美国》中讲了这件事的内幕(中情局文件)。

  有一个敌对阵营都认可的人物作为桥梁来沟通太好了,但这样的人或许可遇不可求。因为在矛盾激化时,这个中间人(中立者)可能被双面夹击。

  韩剧《市政厅》和《大物》都是讲普通人从政最终成为好政客的故事。

  香港回归之初,就出现了粤语授课之类的迷局。现在更在港人博客中出现了加强粤语之文化推广的趋势。

  由此想到了,去年的米兔运动,米兔运动波及了一群功成名就的人及其作品,例如明星、导演与其电影、相关书。例如《乱世佳人》。有文章说看伍迪.艾伦就想到宋宜而感到不适。

  以粤语走向世界?又或者认为这是理所当然?因为洋人最早接触到能以英语流畅沟通的华人大概率是港人(并学会广东腔中国话)。

  福柯说过如果黑人拒绝白人创造的文明是不智的。

  类比,女人拒绝男人创造的文明也不智。

  理由很简单,不管怎么样,人类社会是有等级的,高阶层的人创造的文化,正因为低阶层的人承担了劳动,使他们可以有远观宇宙、历史、地理,创造哲学、艺术的机会。这是全人类的智慧结晶。试想,如果艺术家们为谋生存改行,就没有那么多博物馆展品。

  并不是说提倡粤语有何不对。如果粤语不被港人珍视,是需要花样翻新地推销和重新学习。但现在又不是这样。

  香港是个小地方,提普通人参政作为两党恶斗的解题或许不恰当,可是目前香港的民主派是否一个成熟可靠的政党,也值得商榷。对港人来说,可能只是出于“避免最坏”而选择“其它”。而不是有自己的深思熟虑。当然,也不排除大家就是喜欢挤到一起把船弄沉。自己选择的命运,自己咬牙走完。

  所谓民主,也包括选出川普这样的总统,一起承担欢呼后的诅咒(新冠疫情就是其中一例)。

  也包括克里米亚,已进退两难,不可能返回乌克兰,也不再喜欢俄罗斯。

  香港作家陈浩基的系列小说讲到的香港六七事件及今时的香港警民矛盾,也十分现实。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