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hua

音乐迷

诱饵和帮凶

洋小说。有一对夫妇,他们恩爱得让人羡慕。他总是当众称赞她的各种品德和技能。但她知道自己为此付出的代价。

在他们家的花园里埋了不少“可爱的骨头”。那是她帮他诱奸绑架并谋杀的少女。这些尸体构成了他的“幸福来源”。

想想现实中那个被囚禁在地窖的洋少女。她十来岁就被生父关进了地窖,沦为他的性奴,还生了两个孩子。她的母亲只是默默旁观,从未施以援手。

这种骇人听闻的事,在被新闻报导之前,在小说中并没有发生过。但一定早就在某处上演,只是我们不知道。

历史上,战争中,或平时,都有可能有这样的悲剧,只是那时没有新闻记者和法网恢恢。有权力的人可以欺凌弱者,弱者并不能把声音传出去,她们甚至得不到同情,因为世人都习惯了忍受“不公义”,“你不比我更辛苦”,以及没有法律、秩序的丛林规则。

在人口贩卖的案子中,有许多人贩子身边带着一个小孩当助手。这可能是他自己的孩子或是“可信”的孩子。这孩子负责去跟人贩子看上的“货物小孩”玩,解除陌生孩子的防备心。

某法制节目中讲,有个犯罪团伙,让几名女性当诱饵,引诱男子在后跟随,谋其财务。那些女人会对受害者感到抱歉吗?不会的。人贩子身边的小孩助手也不会。他们反而觉得自己有“才能”,对主犯很有用,或者,他们只看到钱,没看到良心什么的。

某国际人口贩卖组织一成员就说,“我对经手的那些女人没有什么概念,她们就是钞票,而我需要钞票。不用想别的。即使坐牢出来,我还会接着干。”

不久前在豆瓣上看到一个兽师的妻子故事。在他性侵女生20多年后,在她的所有孩子都成家立业后,她终于把他给杀了。但在那之前,她是那个威胁女生们不准把丑事说出去的人,她即使看到村里有受害女生发疯其父因此间接自杀、被低嫁,她都可以忍下来。只因那个疯女生“与她没关系”。

还有一笔,就是她威胁要告发他时,他竟然把女儿卧室门打开,暗示如兽欲得不到满足,他就要性侵她的心肝宝贝。这一点彻底把她给驯服了。她放过了他,就让别人的心肝宝贝被毁掉好了。

那些经历过兽师侵害的女生无一不留下创伤综合症,对她来说,却还是不及自己的内心折磨声音更大。

她是为了解脱自己才送他上西天的。不是为了别人。那些该破碎的心灵早就破碎了。

这世上有那么多畸形的人扭曲的人,他们早就反社会反人类了,但却从容生活,不被追责。他们活着的理由只有四个字:自私自利。以心理学来说,他们是自恋狂,所到之处,到处是伤痕累累、单纯(愚蠢)迷惘的弱者。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