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hua

音乐迷

诚与敬、纳言、等级秩序、伦理争斗、分道扬镳

發布於

《大长今》里,有一集讲长今用竹炭除异味。起因是公主拒食,连同其父母也无心饮食,长今解决了问题。后乳母问公主何以不言米有异味,公主说:“因父母都无觉,不好出口。”乳母欣慰,认为公主识大体。我想你欣慰个鬼啊。因为公主不讲原因就拒食多日,害得上下一片慌乱。但公主受到的教导(暗示)就是这样啊,每个小孩都能明白这位公主谨慎的理由。我们都有过。直言说明自己的不适,等于“斥责别人”(强加责任于人),被对方反击。

  “诚与敬”训言中,把诚放在前头,因为“欺骗”是大忌,可是现实中,敬往往排在“诚”的前面。因为是等级社会。辈份高的人,官位高的人,都是权威。权威者一划定界限,下位者便不敢反驳,若据理反驳,便要付出代价。就算证明你更有道理,也有犯上之罪。

  纳言,关于聪明药的电影里,大佬对男主说:我给你两分钟的时间让你展示才能(看你值不值得我投资)。

  两分钟够吗?

  在倨傲者的心中,够了。

  还有乙男说他曾在盖茨身边工作,进言做一个类似QQ的社交软件(当时没有QQ),未被采纳。几年后QQ聊天大流行,他对盖茨提起这事,“如果你采纳了会怎么样呢?”盖茨说:“嗯,如果。”

  大佬也好,盖茨也好,都未必能做对所有决策。所以说企业里的少数异见者是宝贵的生存资源。

  古中国文化对有创造性的人是不利的,因为它是个追求平衡的文化(地方大人口多,发展得太好的地区会引来贫穷地区的妒忌,向政府讨要资源。类似于凤姐向鸳鸯借贾母的财宝箱救急,贾母是知情的,但不能明说,否则孩子们都来要),也可说是为了短期的政治稳定而牺牲长远经济发展。例如,聪明漂亮的孩子有丝绸衣服穿,如果别的孩子也想要呢?买十件丝绸衣服?干脆夺走那件“引起眼红”的衣服,大家都穿棉布,就天下太平了。所谓懒政是也。

  人的才能是不同的,有千里马,也有普通的马。如果允许千里马随意发展才能,就给普通的马一种压力。

  这种压力导致无能者居高位时,也偏爱无才能的人,劣币驱良币。

  虽然这种现象中西都有,但因为中国仍是等级社会,就格外突出。表面上中国也进入商业社会,但内心中,仍然遵循着过去的价值观。享受到等级社会好处的人,不会甘心放弃自己的优越,而心存反抗的人,也暂时未能得到“力量”没法反抗。

  过去的道德是:男人比女人优越,年龄长的人比年幼的人优越,读书人比文盲优越。请问这些有反过来吗?惟一一条是,钱多权多的人比读书人“有份量”,但那也是自古而然。

  今天的社会可说商业原则并不普遍,有很多不能公平交易的地方,年轻人不满意的就是这一点。但是如果实现了商业原则普遍化,就轮到中老年人不适应,大呼吃不消了。在韩剧里,可以看到这两种伦理的此消彼长。而且这两种伦理,其实也加入了社会适应性,其代表人物也各有自己的逻辑,让人看到韩国人的确在思考与进步。

  所谓艺术是感情的表达,如果感情凝固僵硬,形式上也不会有什么新意。

  以大陆人在文化上的变化而言,可说象一个自闭症的小孩(中村春菊有个动漫,讲有种人偶是根据主人的感情变化而成长)。

  亲子之间、社会上的两代之间,如果拒绝沟通,互相嘲笑,互为异类,最后双方都无法进步。社会也不会前进。

  中医医理中,有些理论其实与人际关系、社会模型相通。“阴不纳阳,阳不纳阴”、阴阳离绝,都是难治之病。有人以为医生说你缺少阳气,只要补阳就行了?不,如果“阴不纳阳”,根本就补不进去。最后就是阴阳离绝,分道扬镳,寿命终止。

  即使你吃下标签是补阳补气的药物,仍然发挥不了作用,因为你的身体“阴盛”,已经将这类药物“拒绝”了。

  就好象一些老年时离婚的夫妇,一些女人说死也不要同穴。这种强烈的意志,不是习俗的压力可以抹杀的。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