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hua

音乐迷

评《LeoPard白皮書》漫画

漫画中,周防怜花和灯是我最喜欢的一对。周防怜花需要钱,所以他将身体平价出租,可是没料到透支了自己的性趣。鸦门和雏胡也很有趣。雏胡的工作竟然只是给老头念书。收入最少,但正合他意。因为他只是想通过工作与人加强交流,否则他的存在感可能快要消失了。豹堂绚索价高昂,但他没料到即使他愿意免费寻伴,也无人敢应,就好象掉地上的名贵钱包,会让人误会是陷阱。

在普通人印象中,名妓必须有附加条件,例如琴棋书画都会,还要会跳舞,但豹堂绚不是。原来他的个性、聪慧和坚强意志就足够物有所值了。再加上一点,可能爱上某人的潜能。这一点十分重要,有的人虽然人模人样,但其实心早就死了,眼里的光彩仅是世界的反射,无血无泪。

豹堂绚爱上的人必须比他聪明,还要比他坚定。但他也最了解无望之爱的徒劳。所以他去最近的机场买了最远的机票。

习惯了把人玩弄于股掌?他也明白自己亦可能因为恋爱失去自我。这就是一种野兽的自卫反应吧?

对豹堂绚而言,当牛郎只是一份普通的工作,他能胜任所以就干下去而已。

有人会对卖春者寄予同情或是认为既然堕落了,就必须比谁都要成功,才值得一堕。但从事这个行业的或许也只是普通人而已。我们害怕的就是,有些看起来离我们很远的,其实很近吧?甚至,他们就是我们。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