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hua

音乐迷

莎翁、异端、赢得同情、溺水者的恐惧

以前有个选美测试。很多人选的不是“好看的人”,而是“符合别人喜好的美”。凡事都可以拿来社交,社交会产生利益或者让人产生欣悦(融入人群)。

  某韩剧里,女主无意中先后撞见了两位好友之丈夫通奸现场,在她幻想里,好友们从此记恨上她(都离婚了),擦肩也对她视而不见,令她成了孤老太婆。

  再来个例子,A对B绅士心存敬意,所以对B的判断力也毫不怀疑,有一次仅因为B赞成某事,就以为那是有理有据之事。但后来却发现那事是虚假的。他向B 询问,才知道B是听某个既无知识也不诚信的人说的。于是他发誓以后再也不会相信“有见识的人”模棱两可的判断,他要亲自去验证真伪。

  A是个相当认真的学者,被欺骗被蒙蔽对他来说是震惊而且深刻的。所以他是那种会为了不相信的理论亲自做实验看是否真实的人。但世人没有这么耐心和兴趣(以及知识基础)去鉴定事物,甚至有时候,他们只要抱团融洽,早就胜过了求知之乐、求知之需。

  鲁迅的确表达了对中医的怀疑,但他没有“判定其绝对无效”。他的文章从来不是优越地剔除“与我不同之异端”,而是推论并鼓励思索,更没有吐狼奶的想法。人的能力是可以吸收一切,再作主保留与舍弃,而不会否认自己小时候“在照片上露过屁股”。因为这是无法改变的事。

  莎翁说,对所有人一视同仁,对少数人推心置腹,对任何人不要辜负。

  只要对中医也用这种态度就行了。“对所有人一视同仁”,只要医理的确能治得好病,就应该拿他当西医一样尊重。“对任何人不要辜负”,是指万一你冤枉了对方,你要说声对不起。你不是神,不可能掌握所有的真理。即使有了网络,也不等于宇宙真理都知道。

  至于对少数人推心置腹,每个人都有自己绝对相信或愿意相信的人,如果一个人连“安心托付的人”也没有,他何止不会把命托付给中医,他对任何人都是怀着警惕恐惧的。

  事实上我认为如今的流行病并不是什么抑郁症,而是相互恐惧症。人们害怕自己的同类、同胞、同队。因为害怕,他们过度地攻击自己的假想敌,犯下了无数罪行却振振有词。只要为了崇高的目的再卑鄙的事也能做?只要是为了保护自己杀人也无妨?问题在于,这种绝对自私与害人的行为,竟会得到很多同情。因为这些支持者与他面对着同一个敌人或是同在一个政治阵营,有相似的敏感与排斥反应。

  魔鬼辞典说,人类以消灭自己的同类为职。

  因为新冠,许多共和党人开始同意普遍医保了,让我们回忆一下,当初奥巴马进行医改时,有极端的保守派威胁说要杀了他。他们认为总统的医改动了自己的利益范围,缩减了自己的福利。

  当时威胁说要杀了奥巴马的人,何尝不理直气壮,他的理由一定是我的命最重要,总统为什么要来烦我。我是一个公民,总统应该是为我服务,而不是制造麻烦。

  但现在再来采访他的话,他的说辞可能会改变。

  有哪些是可以原谅,又有哪些是不可原谅的?什么是大谬,什么是正确?什么值得爱,什么应该恨?人们不再有共识,也没有共同的依赖与依恋,而是独行其是。散沙化的社会。

  每个人都要花更多力气游向自己的彼岸以避免溺水,不再有人在那里等他。而他也不再等候任何人。

  孤独的狂野的生活。


發布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