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hua

音乐迷

美国小说与木原BL 对照

美国小说。乙女是已婚女,有一天厌倦了现状,离家出走,投身于花花世界。她穿行于街道、人流中,耳边不断听到各种警告声(传统习俗,潜意识),她试着听而不闻。努力站稳。

为了谋生,她需要一份工作。但没有经过职业培训的她,能找到的惟一工作就是卖春。她被录用了。录用她和指导的两名男子,权威地告诉她如何做才是符合工作规范的。起初满怀畏惧,但她对工作上手后,她又厌倦了。她离开了。他们对她曾诸多挑剔,也克扣工钱,但她离开却让他们怅然若失。他们于是跟踪了她。

不管到哪里,他们都劝说她回去。

她不会找到她想要的东西。为什么不继续和他们待在一起呢?

后来她遇到了丙男。恋爱了。他们找到丙男,说了她的历史。她从丙男脸上看得出来,他对她说:其实不用他们告诉我,我早就知道了,很多关于你的传闻。可是那没关系。

他们也觉得大势已去。即使搬弄是非,也不会让她回来。他们对她的纠缠,她轻易就能摆脱。她是个自信的姑娘了。

她与丙结婚,过了20年。到她快死的时候,她请求前夫丁的原谅,并邀请丁来参加她的葬礼。

作者说这是一次倒退。冲得太猛的浪,也会出现倒退。这是常见的。

丁在她的葬礼上提起她生前的某项爱好,当丙想到他对她有所不知,就哭得更厉害了。

下面是木原BL小说《钝色之华》系列介绍。

鹤谷是40上的中年男职员。他最担心的就是被裁员。幸好社长召见他是为了让他接待两位洋客户基佬。社长客套说:原本我为了公司可以牺牲一切,但他们却看上你了。这也没办法。

在那之后的剧情有如AV女优片,他困惑的只是为何他成为那个被游戏的对象。两位男客户对他所做的一切,实在超过他的理解范围。虽说对方没有把玩具弄坏的故意,但接受调戏的过程相当艰辛。还有观众,社长在看着呢。现实与非现实的界限消失了。

后来,他成了专职接待。凭这一意外功能,也获得升职。后来两客户之一,对他提出求婚。他拒绝了。因这一风波,社长与他也商谈过。社长无疑是鄙视他的,既无能力也无野心。社长所受的教育是你要担负起整个企业。而他所受的熏陶则只是你要努力生存而已。

因为求婚者的纠缠,他拜托了社长姐姐与他假婚,然后就辞职了。

经过他的恳求,社长同意与他睡一次。事后,社长问他有何打算。他说要努力赚钱,然后去买年轻男人的身体。

如果他要的是被爱,拒绝痴情的高富帅客户就不可思议。如果他要的是“付出爱”,把自己“暗恋多年”的社长推开则不可思议。原来他只是发现了浓厚性趣对枯燥人生的意义,而且不执着于人,而执着于体验各种性事。毕竟花花世界里的精彩都浓缩在各色人等身上。

社长发现了自己竟然是个嗜虐的人。他想要在鹤谷身上不断重复这一满足。

其实这并不难理解。

很多男人都以为自己不是沙文男,但一遇到女性受害严重控诉强烈的案子,就会激烈反弹,认为女性指控均为不实。当太久的既得利益者,已经不觉得那是“份外”,而是“份内”。一直给喂最上等的肉,如果降级让他吃素,就会露出一副食肉兽的咆哮脸。

社长对普通社员的优越感,高富帅对路人甲。

普鲁斯特名著中说,一个应有尽有的贵族美青年为何会执着于一个黑人侍者呢?大概就象太阳需要黑暗一样。何况他的追求可能是一种冒险,即使他愿意付出一切,也可能被一种意志所摧毁。被毫无理由拒绝掉。

社长现在沉迷的就是这样的冒险。他为鹤谷准备了戒指和住处。尽管鹤谷视这为一个随时可能结束的游戏。鹤谷说他要的只是社长的JJ,而社长也顺水推舟,用性事钓住他。

刁诡之处就是,社长明明有很多优点,但维系恋情的方法,竟然只是性。而最初毫不起眼的小人物,可以对所谓富人开条件的时候,一是要自由,二是要性。他认为与痴情洋男相处的话,有文化隔阂,而且互动模式不佳(黑历史。在对洋基佬一无所知的情况下,只能任人揉搓)。和社长在一起,虽然社长也有嗜虐倾向,但毕竟他也能掌控部分局面。保持一个对等的关系。

你看到我了吗?

看到了。

你真的看到我了吗?

我真的看到了。

不管是亲子之间,还是恋人之间,这一追问是很重要的。如果我们不能以我们所愿活着,就不算是活着,只是行尸走肉。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