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hua

音乐迷

洋医建议、中西医冰火两重天、深入一线

發布於

以下资料来自新浪微博

一、洋医对冠肺病的建议:

【新冠肺炎中不建议使用激素】【转发】柳叶刀杂志Lancet发表了世界卫生组织WHO的Russell, Millar, Baillie等人的评论文章,建议避免使用皮质类固醇激素(Corticosteroid)作为2019-nCoV引起肺损伤的治疗方法。

他们给出的原因是ALI和ARDS由人自身的免疫反应引发,皮质类固醇激素虽然可以抑制免疫反应、消除炎症,但是同时也抑制了人体免疫系统对病毒的清除作用。而后用该评论列举了SRAS-CoV, MERS, RSV, Influenza等临床研究中,使用皮质类固醇激素不但没有益处,而可能加重疾病的继发损害。

【武大中南医院彭志勇研究组揭示新冠肺炎住院患者的临床特点】大多数患者都接受了抗病毒治疗(奥司他韦124例,占89.9%),也有很多患者接受抗菌治疗(莫西沙星89例,占64.4%;头孢曲松34例,占24.6%;阿奇霉素25例,占18.1%)和糖皮质激素治疗(62例,占44.9%)。36名患者(26.1%)因并发症(包括急性呼吸窘迫综合征[ARDS]22例,占61.1%;心律失常16例,占44.4%;休克11例,占30.6%)而被转到ICU

二、中医医理分析与成绩单

1、河南通许县人民医院的中医治疗方案是非常优秀的】https://mp.weixin.qq.com/s/FYysQkURSQ4zodWVk1YIpg

2、杨桢:根据武汉市某些重点医院急诊室的流量预测,武汉疫情已经得到了根本性控制,胜利在望。前面我预测过,正月十五是一个重要的转折点。目前主要是消化发病病人,等待潜伏期的小爆发。正式数据看官方。

3、孔令谦-谦和太极 :

看了国医大师熊继柏写的解读湖南省新冠肺炎的中医辨证治疗方案,个人以为这才是中医的思维~中医治疗疫证乃至于任何疾病,应是深入一线的全过程临床的辨证和持续性治疗,而非一方通吃的方法。因此,坚守一线才是硬道理,而不是几个专家转转搞个方案那么简单~ 

任何中药抗病毒的说法我觉得都是一种误导。因为中医就没有抗病毒这个概念。风雨寒热不得虚,邪不能独伤人,正气存内,邪不可干。这是黄帝内经中的话。意思是说你内心强大了,没有家贼,引来外鬼的几率就会降低。因此服用中药预防,是以药物的偏性补你身体所缺,获得机体的相对平衡,从而提高自身正气,以抵御天时不正之邪。

退热是中医辨证治疗的基本功,尤其是针对无以名之的无名高热,往往一药而愈。只是现在能够灵活辩证加减用药的医生越来越少了,因此有些人才觉得奇怪。 

三、发散思考

1、《防控新冠病毒,也许需要考虑“新趋势”》 https://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468890158629000#_0

2、天天宅万花筒:有时,我们相信主流,会避免上当受骗。可是看看这次疫情,主流媒体,主流机构,主流西医

3、转中医博客:据张伯礼说现在已经中药为主,西医只是支持呼吸支持营养做做检查了。

杨桢:武汉所有社区隔离点已实现中药汤剂、中成药全覆盖

4、历史上的今-天(博客):

如果能听管轶的,现在应该已经进入拐点了。

据财新网报道,管轶1月23日受访时说被问及如何研判接下来疫情走势。

他说,爆发是肯定的。自己对于这次肺炎感到极其无力。这次没法跟SARS疫情相比较。当年SARS最初是在珠三角几个城市发病,之后是北京和香港。

他解释道,SARS的60%至70%的感染者都是来自个别超级传播者,传播链很清晰,只要封堵那几个人的接触者就可以了。但是这次,传播源已经全面铺开了,要做流行病学调查已经做不了了。而且控制成本,应该要几何级数字计。

管轶说,“保守估计,此次感染规模最终可能会是SARS的10倍起跳。我经历过这么多,从没有感到害怕过,大部分可控制,但这次我怕了。”管轶1月21日至22日和团队来到武汉,希望可以帮助找到动物源和对防疫工作的合作。

提及找寻动物源头等工作的进展时,管轶说,他吃了不少闭门羹,愿意合作的科研机构并不多。“他们管理很惯性,也许认为自己更有能力。”

管轶强调,华南海鲜市场已经被封掉,洗地。"""""犯罪现场""""都没了,没有证据怎么破案啊。"

对于武汉的封城举措,管轶认为,已经错过了黄金防控期,效果并不乐观。春运大潮已经快结束了,汹涌人群出城,可能都是移动的病毒。已经出城的人,也许也不懂自我隔离。

管轶说,“我看当地政府似乎不作为,连个隔离指引也没有给到出城的人。”“武汉肺炎国家已经下发文件,采取甲类传染病的预防、控制措施,但以我亲自观察调研所见,到22日武汉还是一个不设防的城市。”

管轶描述其在武汉的最新观察时说,其21日到达武汉时发现一名叫“小东门市场”的菜市场里,很多人忙着置办年货。菜市场卫生情况不理想,卫生状态恶劣,通风设备也很差,里面只有不到10%的人戴上口罩。

他22日在机场发现,人流明显下降,但机场的地面没有消毒,只有人手握体温计监测体温。安检时发现安检小姑娘只带着最简易的一次性口罩。这名安检人员说,因为上面担心影响形象不让戴,这是她自己准备的。

在2003年SARS爆发期间,管轶与其团队在广东发起SARS病原调查和诊断,率先分离鉴定出SARS冠状病毒并证明果子狸等市场野生动物是SARS的直接来源,建议政府取缔野生动物市场。管轶还曾确定了目前在东南亚、欧洲和非洲地区传播的H5N1流感病毒的所有主要前体和传播途径,提供了世卫组织提出的大多数大流行前期H5N1疫苗株。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