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hua

音乐迷

民主游行失控、扮猪吃老虎、受害者角色、恐吓营销

發布於

首先,公权力尊重民主的意思:允许普通人对政府做象征性、有限的对抗。

  象征性:例如投票的时候投反对票,弃权票。出书。发表某些言论的聚会或演讲。

  有限的:组织短期小规模罢工之类。破坏机器、生产线。

  最重要的是不能破坏私有财产。还有就是不能破坏、公然反对主流价值观。在西方社会宣扬马列会被报警,在中俄宣传“废弃马列”也会被报警(不是因为天朝以马列主义者居多,而是因为这是“区分敌我”的一个标志)。

  至于法律所规定的暴力行为,就不用扯什么政治过激派情有可原,按法律规定办。

  这几天,有人说香港民主派示威者如果有过激暴力行为,在被定罪前,要查查是否官方冒充示威者或指挥、收买了小人。

  前不久,他们的说法是,如果香港的民主派示威者有暴力行为,那也是官逼民反,如果政府永远不肯去正视和解决民主派的诉求,等于无视民意,示威者就象小孩掀桌扔饭一样,不是什么大罪。

  从“我有歉意,但不能改正,因为我有苦衷”,变成了“政府陷害良民,不得不防,我们根本就没错”。一场客观理性的民意表达、参与政治争取权益的行动,变成了“我们必然会输给政府的武装力量,不用再讲道德规则了”。

  如果迫使政府同意民主派的诉求,他们就会满意了吗?愤怒怨恨恐惧到此为止?他们可以平心静气地做回遵守规则的普通人吗?还是说打破禁忌的愉快或是对官方的不信任从此会影响每个人?

  谁是受害者呢?

  回顾历史。斯大林曾对毛提及俄国在自己手上发生过大饥荒的事,他希望毛注意避免类似情况在中国发生。而毛认为学马列已学成毕业,毫不在意带过去了。之后果然发生了大饥荒。问题在于没人敢告诉毛“现实与他提出的目标不符”。大概只有在他亲眼看到多年不见的女儿回家后狼吞虎咽地吃饭,才相信真的有很多人没饭吃。

  只看到乐观的一面,看不到悲剧,否定悲剧的存在,往往酿成大祸。

  就算你得到了信息,也没有相信那个信息,也等于没有“接收到信息”,因为这信息没对现实产生什么作用。

  例如911恐袭前,美总统已收到报告,可是他没有因此采取什么措施来预防。

  那么,所谓的中国是专制、威权国家,领袖注意不到警告。美国是民主国家,领袖一定会重视警告。在这里就出现破绽了。

  还有一个故事,中国学俄,越南学中。越南的领袖也跟毛一样自负,认为自己学中国已出师了。当越南接见中国的代表团时,也“展现出自己最好的一面”,生产先进,人民和睦,社会秩序良好。其实越南政府给代表团看的“示范区”都是假繁荣。后来,一个越南华人偷偷跟中国代表团的人诉苦,讲越南华人受到非人待遇。代表团的人不耐烦地说:你们这些好吃懒做的,不检讨自己的问题,只会造谣生事。

  越南华人以为遇到中国同胞就会有改善境遇或是有透露实情的作用,却没有想到在冷战中,各国有各国的洗脑。越是单纯热情的人越会偏执地相信“主流信息”。

  中国代表团在国内所过的生活就是一遍遍地确信“穷人都是好人,支持社会制度的都是好人,对此不满意的人全是坏人”。

  这个句子可以改成:有民主选举都是好的,而社会主义制度下的人全是失心疯。你想被送到夹边沟或是古拉格吗?只有我可以保护你不被送到那种地方去。

  这跟恐吓营销有什么不同。

  例如,对一个人近中年的女人说:你都有鱼尾纹了(不想抓住丈夫的心吗)?如果不想拉皮,用点贵的化妆品也是可以的。

  有很多人听到恐吓,却是正中下怀,马上掏出了银子或是伸手接过了选票。

  他们都相信,通过这个简便的步骤,就可以防止最坏的情况发生。他们觉得这是对自己最有利的事。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