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hua

音乐迷

文明内核差异:容错和不容错

洋片。讲一个未来世界,男主乙男被一名特警丙男追杀。丙男认为自己所做的事虽对男主不公平不公正,但是为了崇高目的。“虽然我不能生活在那个世界,但我会为了人类能过上更好的生活尽一份力。”乙男则说他有证据,人类将去殖民的那个星球根本是不适合生存的。丙男决定亲眼验证一下。之后丙男发现乙男所说的是真的,也就是丙男一直以来的工作是“错的”。丙保护了乙男,经两人合作,最终向公众揭发了真相,令庞大的谎言破产。这次风波后,丙仍然在警界工作,没受到追究。如果按照“因果报应论”,丙坚持了十几年的追杀工作,不可能没有一点失误。

另一洋片,男主生活在可怕的未来世界。人人互相监管,即使亲子之间,也以严酷的法律来制约对方。虽然不欢乐,但为了安全,人人都做出了妥协。一切只为了特权阶级可以为所欲为。最后男主因为遇上了爱情,而决定反抗这一制度。他将自己所爱的人送上刑场后,认为不允许他爱她的世界是错的。最后亲子之间也一笑泯恩仇了。随着帝国的崩溃,人们一夕之间,都仿佛化冻了一样,回到了温暖正常的人性。但现实生活不会这么简单,可能有无穷无尽的“追究”:那些无辜死掉的人谁来赔偿一命?那些行刑人是否有罪?电影没有纠缠于这一点。事实上,反派正是利用了“人人有罪”的自我意识来逃避问责。“既然谁都不正当不清白没勇气,还不如一起被我当炮灰好了。”所以纠结于谁有罪是没有意义的,有意义的是“我们不再走这条错误的路”。

想要前行就要理性、包容,而不是不断地回忆痛苦并被“罪孽”淹没。要原谅自己,也原谅别人。

儒家社会则相反。京极夏彦的小说里,某男人提着个箱子。他是个凶手。他从小不喜欢有缺陷的东西,只喜欢圆满的东西。只喜欢100分。少了一分都遗憾得不行。一切心理病都是外来的暗示。与他同病的还有一名少女,少女恋慕年轻时的母亲,不允许母亲老去变丑。她还恋慕一名美少女,也不容许对方有一点瑕疵。不完美的东西,曾经完美的东西,与“正确”是不能并存的。而邪教也是强调绝对的纯洁(所以日本很多邪教)。

日漫《医龙》里就有奇怪的舍身情节。甲男崇拜明星医生乙,当乙出现手术失误后,甲就主动代为认错。因为甲明白“需要寻找一只替罪羊”。但甲同时也冷汗直流,因为他害怕自己因此被乙所舍弃。这种牺牲是出于“真心”,也是一种惯例。他认为别无它法,社会是很可怕的,不能让社会的“不容错”毁掉一名优秀医生。

最后乙在院长选举中落败,他最担心的也不是自己,而是曾经跟随自己的“那些人”。他希望曾相信自己的人能被这个新院长团队所包容。为此他不惜下跪。所以你看,犯错是多么可怕。要么全得,要么全失。这是个严酷的社会。所以我们就能理解为何要不择手段向上爬了。因为你如果失败了,可能梯子就没了,想下来也不行,会摔死。

不容错是一种威胁。

所以对付“不容错”往往就是“顽固到底”。

《善德女王》里有个反叛故事。女王上了台,拥护美室的人则立场危矣。两名军人在反思过去。他们的结论是:与其说我们是为国为民,不如说我们把美室的恩义看得更重。既然错了,不如就错到底。

他们为此而孤注一掷。其中一人的反扑险些取了女王的性命。而他是含笑而死。他并不认为自己“没有错”,而是决定把荒谬的角色演下去,因为太晚了,忏悔也来不及,因此没必要。

女王的恋人也因中奸计而“起兵”反女王。当他得知自己是中了圈套后,也仍然不改路径。“只要我当上国王,我就可以娶她,我们仍然可以在一起”。他在死前向她示爱,这个悲情故事,其实是他的自毁。师父不允许他错,女王亦不允许他错,他自己也不允许自己错。社会的压力内化成他心里的压力,他无意害死师父和女王,但他也不知道怎么结束这一“变故”。在不断悔恨、惊慌失措、茫然无助后最终填上自己的命。

《红楼梦》中说“既熟惯,则更觉亲密,既亲密,则不免一时有求全之毁,不虞之隙”,这句话一直看得扎心。因为在儒家社会里求全之毁,不虞之隙,实在太容易了。日本和韩国文化里也有这种悲剧审美,既呈现了这种病态,也可能存在一种致命诱惑:这样死,也很美吧?

京极夏彦的故事里,京极堂和朋友们对“求全之毁”的嘲讽和批判是个常见的主题,却没有给出好的答案和结局。即使那几个人能洞悉这些进行反抗,不反抗的恐怕是大多数。

你是否容许自己错?错了以后怎么弥补?社会是否允许你错?是否还会给你机会,并重新接受你?越害怕失误,就越会掩盖,最后犯下更不可救药的错误,最终自暴自弃。

害怕失误,其实就决定了洋片里反派的命运。你是强者,有这个心理就会死,当然,是在害死多人以后。你是弱者,则会坑死身边人再死。人生中也是如此。

而儒家文化则是以“隔离”为美。只要你能够与所有失败作隔离,仿佛失败是一种病菌,你就能一直“正确”了。但失败是与生俱来的。没有哪个婴儿一出生就会照顾自己,而且永远不犯错。

说什么我们为何拿不到诺贝尔奖,只是因为我们不能面对失误。想要创造怎么能不犯错误,如果不能接受自己是个容易犯错的人,别人也不接受天才蒙尘,就不会有天才出现。对自己的责难就足以毁掉自己,谈不上对社会的贡献就先成了对社会的拖累。每个人都觉得十分委屈,每个人亦是这环境的维护者。

有人说赞成明帝朱元璋对医生的严厉:治不好皇室的病,医生就要死。但医生只能尽职尽责,不可能挽回天意。如果小孩考不到100分,就应该绝食谢罪吗?不合理的要求不可能抵达“正确”,只会产生谎言。

谎言与欺骗横行,是因为我们都要求“完美”。没人敢主动认错认输。可是不认输的人是不会长大的。不认输的社会也是。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