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hua

音乐迷

文化比较:未婚先孕

發布於

京极堂系列中有个箱子的故事,杀人狂极痴迷于完美,认为不完美就没有价值,例如99分是不完美的,100才是完美,这个要求到了极限,考99分与零分无异,为此所做的努力毫无价值。

  有一部讲美籍华人历史的作品,最刺心的一幕是外婆翻20年前“母亲”的旧帐,怪她未婚先孕被人遗弃,一步错步步错,贻羞父母兼毁孩子。

  有一部韩漫,男主经常幻见已身亡的女友,母亲偶遇一个酷似其女友的女子,跪求协助其子恢复正常。后来母亲将男主托付给那名善心女子,病故了。

  母亲所做一切也是为了赎罪。前女友和男主约定到新年就去开房(初夜),突遇车祸,约定中止。男主迟迟未与女友SEX,是因为母亲反复告诫,不可有婚前性行为。母亲因未婚先孕被迫成婚吃尽苦头,给男主的人生投下了阴影与不祥。

  洋片,一对少年情侣在新年舞会后偷欢,不久她怀孕。他们吓得脸色煞白。可是双方父母都很宽容,帮他们承担了由此而来的意外。他们协助这对情侣结了婚并继续学业。她后来成了流浪歌手。几年后,她离婚再婚,一笔带过。重要的是她和女儿组成了表演团,四处演出。哪里有工作邀请就去哪里。女儿渐成年,开始抱怨她从头管到脚,她就道歉,拥抱和解。有一天,她的第二任丈夫与她破镜重圆。她的生活(选择)从未被人评判。她一向是那么美丽独立,魅力十足。

  想想看,一对母女成为歌唱组合其实是加大摩擦机率,但她们总能解决好,因为是平等且互谅的关系。

  另一洋片,女儿未婚先孕,母亲把她托付给外地的舅舅照顾,她指责母亲没有陪在她身边与她共度难关。

  京极堂系列中有个故事,一精神异常的少女被诱拐怀孕,生下个死胎,其母亲竟然把这个死婴放在女儿枕边,作为一种惩罚,无疑加重了女儿的精神分裂。这个在洋人看来变态的行为,在儒家文化的人看来却是既恐怖又熟悉的。我们能知道那位母亲的心理,因为我们曾经见过或听过、想象过同样的事情。

  在西方文化里,那个指责母亲的孩子,说出了在压抑的东方文化中同样处境的少女不敢说出的话,而且我们会觉得那是“真实的声音”(人性的声音),而不是“颠倒是非”。

  我所举的洋片中的例子,女方家庭是小资,如果是三餐不继的当然就是另一番景象了。但在儒家文化圈中,女方即使在经济上很强,也不会善待“犯错的女儿”。

  按洋片的进程:失误、悔恨、重生。主角不论犯下多不可饶恕的错,也可以重生。人类不是完美的,只要今天胜于昨日,就足够向自己交代,也不必纠结。

  我们只能向前走,覆水难收。所以必须宽容犯错的自己。周围的人如果也想让我们变得更好,也必须要鼓励这样做的我们,而不是“企图推卸责任”或是毁掉“正在变好的孩子”。我们听说的多是父母的自我辩解,例如孩子太邪恶了没法教成好人。或是父母的“消灭罪证”,“我养的孩子这么糟糕,我也可以把他(她)送上黄泉路或是打成残废,”以示大义凛然。

  最荒唐可笑的一种说法就是同情杀人狂的父母:我所认识的甲夫妇多么善良正直博爱,他们的孩子却不断犯罪,真是太不孝了。

  某博客里有人真的这样说。

  这名博主一定曾受过甲夫妇的恩惠,但他们对你好,不表示他们对自家孩子也好。有许多孩子的扭曲言行是受到父母的影响或是暗示的。

  在这个世界上,总有些愚人说心理学和哲学毫无价值。心理学关系到生与死,而哲学研究“如何生活”。这两门学问对于已不虞生存的人来说,其实是最实用的。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