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hua

音乐迷

摘录:斯凯·克利 : 恋爱中的存在主义者(Skye Cleary、Richard Marshall 文)

發布於

我们认为,爱应该是无私的。施蒂纳会说,你在愚弄自己。爱是利己主义的,因为它是为了满足我们自己的欲望。他还提出一个更富争议的观点,我们恋爱,并不是因为对方,而是因为我们喜欢处于恋爱中的自己。尽管我们可能会欣赏另一个人,但这就和欣赏一瓶红酒一样。如果酒变质了,我们可能仍然爱这个好看的瓶子,但是不要指望我们说爱的是这瓶酒。

  施蒂纳的哲学并没有排除长期、深厚和富有意义的关系,但也不完全有利于这种关系。尽管如此,我喜欢他强调爱是一种选择,而且我们最好对自己诚实,知道自己为什么处于感情关系之中。我们可以远离那些危害自己生活的人,与激励我们、滋养我们的人交往,同时去激励和滋养对方。

  A:在《非此即彼》中,克尔凯郭尔(用笔名)从三个领域探讨了追求生命意义的存在主义旅行,这三个领域是美学、伦理和宗教。美学领域是最原始的,它很童稚,迸发着各种可能性,并由享乐主义引导。莫扎特的唐璜是个终极美学家,他是一个非凡的诱惑者,完全由性冲动驱使。尽管克尔凯郭尔钦佩唐璜的魅力,对此进行了极具感染力的描述,但他并不认可这种生活方式。

  美学的生活方式看起来可能很有趣、很有魅力,但说到底,它是没有意义的,它缺乏真正的承诺。克尔凯郭尔认为,取而代之的是一种道德的生活方式,也就是接受社会规范和义务,比如结婚。道德的生活方式还涉及一些问题,包括使生活变得索然无味。因此,我们的挑战是,在不失去美学激情的情况下道德地生活。在书的结尾,克尔凯郭尔暗示了另一种选择:宗教领域。

  A:克尔凯郭尔想保护爱情。浪漫爱情是转瞬即逝的、轻浮的,而婚姻可以提供更大的稳定性。但婚姻实际上并不可靠,当然也不会让爱情长存。克尔凯郭尔的终极建议是“爱邻人”,也就是说,去爱但不要计较回报。

  克尔凯郭尔的解决方案导致的问题是,相爱不再浪漫了。然而,他让我们明白为什么变动不居的短暂关系会让人如此不满、如此孤独。约会APP和网站,让你很容易冒着永远在短暂邂逅中心烦意乱的风险。人们浏览着成千上万的个人资料,这些资料夹杂着无限的可能性,就像唐璜在塞维利亚的街道上扫视着穿裙子的人。

  Q:你讨论的第三个人物是弗里德里希•尼采。他是如何看待浪漫的?权力是关键点吗?

  A:尼采不怎么看重浪漫的爱情。不是因为他在这方面没获得多大的成就,而是因为他厌恶我们把婚姻建立在爱的基础上。激情往往在恋人走上红毯之后消散,所以在爱情的错觉下做出改变人生的决定是荒谬的。然而,尼采着实钦佩婚姻的功能,它能把爱情转化成一个更稳固的家庭基础——如果人们决定待在一起的话。这并不总是一个好主意,因为婚姻往往通过习惯、规则和过度的熟悉令人感到窒息。尼采这样描述恋人,他们让权力意志(will to power)肆无忌惮地流淌,表现得如同自私的怪兽在保卫自己的金库。爱情最后以战争告终,恋人们试图用自己的意志统治对方。

  另一方面,在尼采看来,伟大的友谊能为感情关系提供一个更好的基础。好朋友能相互教育、彼此激励,推动彼此走向“超人”的理想。尼采比较怀疑,许多人在做到这些的同时还保存着浪漫,但是我认为可以——而且这才是最好的爱情。

  A:对萨特来说,生活的目标是去认识自己。爱是做到这一点的方式之一。或者说,我们把爱当作一种彻底了解自己的方式,因为最终,人不可能完全了解自己,自我反省只能达到这种地步。就像眼睛不能看到自己一样,我们需要一面镜子来观察自己。但是,为了更深入地了解我们的存在,我们需要知道其他人如何看待自己。在萨特看来,这种来自他者的凝视十分重要,他说,如果没有他者,我们就不会了解自己。波伏娃和萨特开放地与其他人相爱,但他们两人仍然对彼此做出承诺。他们同意把一切都告诉对方,以此来克服嫉妒。然而,萨特说,他对所有的情人都撒过谎,包括波伏娃。这样看来,波伏娃和萨特好像也无法调和这一点。因为人的本性就是想逾越规则吗?即便我们已经拥有想要的一切?还是因为,他们觉得撒谎比面对事实更简单呢?我不太清楚。但我钦佩他们在生活中践行自己的哲学,并把感情关系中的紧张、痛苦和狂喜一概写下来,还说明了尝试去爱的重要性,因为只有置身于爱,世界才有意义。

  本真的关系是自由地、积极地选择在一起,既不是必须如此,也不是期望如此,或者因为你默认了一个简单的选择。波伏娃著作的重要之处在于,她具体展示了我们如何从萨特描绘的权力游戏中解脱出来,并把尼采关于友谊与爱的观点联系起来。她表明,试图支配另一个人以及当爱情的奴隶都犯下了道德错误,因为它们要么会导致为他人而泯灭自己的存在,要么劫持了另一个人的超越。

  Q:最后,可不可以给3AM的读者推荐五本书,以便我们进一步了解您的哲学世界

A:好的。西蒙娜•德•波伏娃的《名士风流》、让•保罗•萨特的《恶心》、 弗里德里希•尼采的《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 、索伦•克尔凯郭尔的《非此即彼》、莎拉·贝克韦尔的《存在主义咖啡馆》。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