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hua

音乐迷

恐惧与憎恨

發布於

1、社交网站上甲女说,她觉得打一针皮下避孕,管三年不来月经,比买生理用品划算多了。

  按中医常识,月经是排毒通道,她要把这条路堵上三年,后果难料。

  2、一女在必要的妇科手术后感叹,切了子宫真好。她感觉做了这个手术后,她完整了,或者说,即使生理意义上是“少”一部分,却觉得自己变得强大、健康了。

  或者说,女性特征对她而言尽是负累与负面记忆,她感觉自己稍微能停止纠结了。以脱胎换骨的方式。

  3、刚看到蔡澜博客发现他拿乳罩打趣,买来装西瓜。继而身边的男人疯魔了,开始穿上豪乳罩来扮扭捏的女人。一群人起哄开心。

  男人的笑话,往往是针对女人的。如果那里有女同事,一定会感觉非常孤立。

  他们本来是知书达理或者世事洞明的一群人,但他们也一样地无法取得女权者的信任。

  港片里贬低女人、娘娘腔、以及他们的追求者的片段,就是他们制造出来的。艺术提炼自生活,反过来,亦会强化那些不合理、丑陋黑暗的“笑料”。故事中,一定会有人被当作小丑,而小丑的候选者,一定不能是现实中风光体面的人,不能得罪有权势的人。

  但从前不会有地位来抗议的人,如今已经有了地位。

  现代的年轻女性多半都是女权者了。勿谓言之不预。

  4、丙女抱怨说,自从有了月经,她痛经了十几年。她的意思是,这象是神罚一样。圣经里说,女人遭受生育之苦,乃是因为经不起蛇的引诱,一下子为医学不昌明、男人不体贴关心脱了罪。“谁知道女人的身体构造是怎么回事,如果她能生为一个男人,不就不用呻吟晕倒了嘛。”

  西医对痛经对策不多,经济上独立的女性不会不求助于西医,若在西医那里得不到帮助,她们也不会转而看中医。因为她们认为西医乃是“真正的”医学。中医是什么鬼。中医只会帮着传统折磨她们罢了。

  5、乙男说,就算再恨雅思,他也要考过雅思,因为他必须移民。

  他咬牙切齿。

  你恨一个语言,却逼着自己与它一起度过余生,因为你觉得那是救你命的蜘蛛丝。

  搞颜色革命的国家,有的认为只要换个政治制度,就能成为“正常国家”,就能过上好日子。也有人认为若不如此,便会被俄罗斯以武力侵犯。他们会变成古拉格的居民,生命与财产、尊严、自由均被剥夺。

  这种事发生的可能性微乎其微。但只要他们相信会发生,一切解释与调查都没有用。有谁承担得起恐惧群体的愤怒指责?又有谁能阻拦得了外逃人流?

  6、洋片里,少女初来月经,老师或长辈会恭喜她即将成为成熟的女性。他们说应该庆祝一下。

  “你不再是不被当回事的小孩了,你可以跟大人一样据理力争了。你可以探索更广阔的世界了。”

  对小男孩也一样,即使小,他们也称之为“先生”。让他欣喜地期待着长大。

  就算成长的痕迹不必刻意来庆祝,为何这么厌恶自身?

  既然自称为女权者,就不要木然地承受月经带来的挫折与痛苦。一定有方法可以治疗自己。或者缓解这些痛苦。不要等着别人来发现你有多痛苦,主动地去吸收枯燥沉闷的知识,努力治愈自己吧。

  这是人生的试炼。

  7、没有人能够反省自己的错误,就好象进了瓷器店后,你用来试探的瓷碟,不是一片好瓷,抱怨所有瓷器都没有清脆的声音,却不会反省自己手上拿的瓷碟有问题。或者手中有宝物却当作贱物一样肆意。要具备那样的眼光,你还阅历不足。当有了阅历,岁月催人老,失机不可返。

1、社交网站上甲女说,她觉得打一针皮下避孕,管三年不来月经,比买生理用品划算多了。

  按中医常识,月经是排毒通道,她要把这条路堵上三年,后果难料。

  2、一女在必要的妇科手术后感叹,切了子宫真好。她感觉做了这个手术后,她完整了,或者说,即使生理意义上是“少”一部分,却觉得自己变得强大、健康了。

  或者说,女性特征对她而言尽是负累与负面记忆,她感觉自己稍微能停止纠结了。以脱胎换骨的方式。

  3、刚看到蔡澜博客发现他拿乳罩打趣,买来装西瓜。继而身边的男人疯魔了,开始穿上豪乳罩来扮扭捏的女人。一群人起哄开心。

  男人的笑话,往往是针对女人的。如果那里有女同事,一定会感觉非常孤立。

  他们本来是知书达理或者世事洞明的一群人,但他们也一样地无法取得女权者的信任。

  港片里贬低女人、娘娘腔、以及他们的追求者的片段,就是他们制造出来的。艺术提炼自生活,反过来,亦会强化那些不合理、丑陋黑暗的“笑料”。故事中,一定会有人被当作小丑,而小丑的候选者,一定不能是现实中风光体面的人,不能得罪有权势的人。

  但从前不会有地位来抗议的人,如今已经有了地位。

  现代的年轻女性多半都是女权者了。勿谓言之不预。

  4、丙女抱怨说,自从有了月经,她痛经了十几年。她的意思是,这象是神罚一样。圣经里说,女人遭受生育之苦,乃是因为经不起蛇的引诱,一下子为医学不昌明、男人不体贴关心脱了罪。“谁知道女人的身体构造是怎么回事,如果她能生为一个男人,不就不用呻吟晕倒了嘛。”

  西医对痛经对策不多,经济上独立的女性不会不求助于西医,若在西医那里得不到帮助,她们也不会转而看中医。因为她们认为西医乃是“真正的”医学。中医是什么鬼。中医只会帮着传统折磨她们罢了。

  5、一男说,就算再恨雅思,他也要考过雅思,因为他必须移民。

  他咬牙切齿。

  你恨一个语言,却逼着自己与它一起度过余生,因为你觉得那是救你命的蜘蛛丝。

  搞颜色革命的国家,有的认为只要换个政治制度,就能成为“正常国家”,就能过上好日子。也有人认为若不如此,便会被俄罗斯以武力侵犯。他们会变成古拉格的居民,生命与财产、尊严、自由均被剥夺。

  这种事发生的可能性微乎其微。但只要他们相信会发生,一切解释与调查都没有用。有谁承担得起恐惧群体的愤怒指责?又有谁能阻拦得了外逃人流?

  6、洋片里,少女初来月经,老师或长辈会恭喜她即将成为成熟的女性。他们说应该庆祝一下。

  “你不再是不被当回事的小孩了,你可以跟大人一样据理力争了。你可以探索更广阔的世界了。”

  对小男孩也一样,即使小,他们也称之为“先生”。让他欣喜地期待着长大。

  就算成长的痕迹不必刻意来庆祝,为何这么厌恶自身?

  既然自称为女权者,就不要木然地承受月经带来的挫折与痛苦。一定有方法可以治疗自己。或者缓解这些痛苦。不要等着别人来发现你有多痛苦,主动地去吸收枯燥沉闷的知识,努力治愈自己吧。

  这是人生的试炼。

  7、没有人能够反省自己的错误,就好象进了瓷器店后,你用来试探的瓷碟,不是一片好瓷,抱怨所有瓷器都没有清脆的声音,却不会反省自己手上拿的瓷碟有问题。或者手中有宝物却当作贱物一样肆意。要具备那样的眼光,你还阅历不足。当有了阅历,岁月催人老,失机不可返。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