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hua

音乐迷

恋童疑云、纪录片缺憾、高僧神域、母性父性

發布於

杰克逊自传里说,小时候他曾喜爱一名成年女子,不住地偷母亲的小饰品和看起来不错的闪亮物品送给她;以及曾迷恋祈祷并在脖子上挂一条圣母像项链,怀疑母亲吃醋,将圣母像悄悄扔掉。

  杰克逊死后,曾在他生前指控他是恋童癖的小孩,架不住良心谴责,坦白自己说谎诬陷。

  在杰克逊死前,他名声已坏,在社交媒体上,他因为整容、“漂肤色”、“恋童”动辄受嘲笑。

  在米兔盛行期间,又冒出一个针对杰克逊恋童的指控,据说拍了纪录片。可是纪录片所纪录的并非绝对与全面的事实。人死无对证。

  例如反恐行动中,美国所有的军事行动都表现杰出,以及美国航天史全都杰出,可是中国登月后,发现月球土竟与美国带回的不一致,嗯,很多人嘲笑说中国登月迟了几十年,根本是劳民伤财没必要的行动,现在大概会明白只手遮天是什么意思。美国的航天纪录片中只说俄国航天人慨叹研究路径出错,而不说美国曾窃取利用的俄国航天信息(美国间谍已承认)。反恐中营救己方人员与民众的技术手段当然要学习,但目的与结果却总是会微妙地错开。也不存在什么检讨反省。等于只领功不认罚,恐成惯例。

  社交网站上有人说,杰克逊把一群未成年儿童弄到家里住,是违反成人规则的,但当时并没有这么明晰的规则。

  举个例子,有的人比较迟钝与天真,10岁的时候,A男揽住B女的肩膀,作为上学路上遇见的打招呼方式。A男并没有其它的想法。B女从他眼中看得出来,故此忍耐。即使被人嘲笑了一天,B女也没有对A男转达“在别人看来,你的举动很暧昧”。这是三十年前的事。即使她受到伤害,她也想保护他。所以说,他们都很珍贵。他们都不是套中人,也没有屈服于白眼自动入套。

  现在社交网站上的人,很多只是20岁左右,他们不会知道30年前的社会吧,即使很多10岁小孩已是人精了,仍然有些思想单纯的小孩,不懂别人关于暧昧的暗示,也拒绝跟别人一起变得暧昧、人精,宁可保持自己的判断。

  除了年龄的、时代的差距外,也有心理的差距存在。

  洋人是怎么想香格里拉的呢?

  原来洋人以为高僧在一处空旷、清静、纯净的地方,除了与神沟通,什么也不用想。其实他们的想象中那个地方是封闭的,人数很少,但实际上,凡是宜于人类居住的地方总是有很多人,不闯入那样的“神域”才是傻子,或者你叫他们怎么生存?他们要怎么养妻活儿?

  而在洋人意识里,神域里就应该没有人,或者没有俗人与游客,只有少数品德智慧俱佳或漂亮的人才配进入。

  所以他们想象中的达赖与我们所知道的也不是一回事。他们将达赖神化了。

  同理,他们也可以将李洪志神化。

  纪录片不再是单纯的纪录片,加入了宣传或是广告的成分,但制作者(或者审批者)并不反省,反而,那就是他们的主要目的。为何要在一碗出售的火锅汤里加入罂粟壳?

  当然不是为了调味。

  杰克逊的做法会让孩子们不安吗?也许。

  世人可能分为两种,一种庆幸自己长大了,成为大人就等于成为“强者”。一种希望自己不要长大。庆幸自己成为强者的人,他们对待小孩就好象暴君一样,或者在小孩面前一直觉得优越。而希望自己不要长大的人,觉得进入小孩的世界比较快乐。他们觉得小孩比大人要优越得多。至少小孩的烦恼比较少,只要一点礼物就会高兴。

  小孩对人生充满希望。而大人所能望的只有人生的下坡路与死亡了。

  对于从来都很强悍又很理性的人来说,的确无法理解一个成人怎么会喜欢跟一群小孩相处。如果是一个女人尚可说她有母性,但一个男人,这是父性吗?

  人们不喜欢慈父而喜欢严父。严父应该痛恨并惩罚小孩。

  有人说,即使喜欢小孩也应按捺自己,以免小孩误会成人都是好人,失去对恋童癖的防范心。就如不可给野生动物喂食一样。

  但如果这正是那些小孩想要的呢?

  毕竟世上有太多冲小孩吼叫并使用暴力的成年男子,他们可能想有不一样的体验。

  古人有很多礼仪是我们接受不了的,异国有很多风俗也是我们理解不了的,但不等于那些人必须象我们一样行事才是正确的。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