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hua

音乐迷

弱者之恶:杨改兰夫妇

杨改兰带4个孩子一起死去。

  在那之前,是否有什么可以逆转的机会?

  虽然是很穷,这对夫妇不至于没听说过避孕措施。如果诚心咨询一下,他可以做绝育术,她也可以。

  在他们各自决定寻死之前,他们眼见四个孩子出生。

  洋片里,在避孕手段未问世前,一个母亲为了自己的独女,拒与丈夫同床,即使他勃然大怒,她也坚定不移。最后独女以自己个人事业的成功告慰了母亲。这位母亲有远见,知道孩子多会把穷家拖垮,也会让女儿无法建立令人满意的个人生活。这对夫妇有一个共同目标,他们想要有长远的幸福。

  对穷男来说,上床可能是娱乐和安慰,但想想贫穷的前景,如果夫妇二人都不采取避孕手段,药或手术、整盒质量好的套套,至少要管住自己。

  他们的生活是顺从本能,走到哪里是哪。

  真的求死的话,孩子可以送人。有多少无子夫妇求子,打听一下就有了。再不行就扔到医院或政府机关门口,等待好心人搭救。

  在现实中他们都是弱者,男的经年在外打工还被欠工资,女的只指望低保和男的寄钱回来。他们的活法最卑微,但却死得惹人憎。

  估计他们都是满怀悲愤而死。他想:我实在养不活孩子啊,不是我不努力,只怪她生太多。只怪老板太狠心。我是个可怜民工。总之现在我轻松了。

  她想:为什么取消我的低保?现在政府要给我个说法了,五条人命,我是正确的可怜的穷人,政府是黑心的。我的死是我最有力量的控诉。

  她没有想好好活下去,即使她死了,孩子也可以好好活下去,她不给孩子们希望。她可能无法容忍自己虽然只有死路,孩子却可能有活路,而且孩子会发现,她是不称职也不坚强的母亲。

  弱者也有能力制造更弱者的悲剧。

  杨的丈夫自杀令她绝望。

  她再带给孩子们绝望,如果孩子再大一点,就会拼命挣扎,不愿陪她一起死了。

  如果孩子有坚强成熟的亲友可以依靠,就可以电话向他们求助,或是报警,以挽救自己的生命了。

  穷人把生孩子当作自己的存在感放大的机会,虽然我没用,但我有一群孩子。这些孩子惹来别人的关心,也可能得到救济,可以增加我存活的机会和热闹的气氛。

  母亲们常说若我死了得带着我可怜的孩子一起死,但当孩子有四个,要下四次决心,等于亲手杀死自己四次,就不能说是出于慈爱,这只是机械地杀。

  政府提倡二胎之前,不是应该清查一下,有没有拖着多个讨厌小鬼养不活的困难家庭?把这些孩子送到能富养他们的家,顺便帮那些穷父母找一下工作,顺便签下“无抚养能力前不再生娃”的协议。

  把穷小鬼们安顿好,说不定就不需要提倡生二胎了,把那些不愿生娃的新生代女性逼上绝路并不明智。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