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hua

音乐迷

“好人的恶意”、专利权、它信力、假想敌

有人认为世上最难说的一句话是“对不起,我错了”。其实不是。就算你查过所有网络资料才得出某个结论,你的结论仍然可能是错的,因为你所查的只是你的逻辑论(有限),而不包括“所有明智的逻辑”(无限)。好比世界围棋争霸赛,所有人观看直播,在每次中场休息时,都有人在议论“这次某名人必输”,没料到下一局中,“必输”的局面竟然绝处逢生。这就是站在不同的阶梯上,所见的风光迥然不同。有人只见凄风苦雨,有人却见到风和日丽。   

对普通人来说 ,认错和拒绝都与自尊有关,是最大的弱点。举例。洋学生乙听闻姑姑甲要来探望他。他迅速计算自己的余额够不够给甲显示自己持家有道。甲来了以后,许多事情超出了他的预期。后来在餐厅结帐后, 她又叫一份外卖,他才彻底垮掉。甲自付了帐单,对他说:年轻人,这是你最重要的一课,你一开始就应该拒绝我。(我平时午餐只是一杯牛奶)

清末民初,中国与列强所签订的不平等条约激起民愤,许多人主张要刺杀“卖国汉奸”。鲁迅当时也持激进立场。鲁迅写文章纪念当时激于义而采取行动的烈士。他在火车上遇到了丙男和朋友们。正好火车开了,丙男还在和朋友作揖礼让,结果一起身子歪倒。鲁迅见状就摇头。后来丙男还抱怨说对鲁迅印象差,“你觉得我们迂腐”。不久后鲁迅在报纸上获知丙男为刺杀“卖国汉奸”壮烈牺牲了。而他是“摇着头”把他们送走了。鲁迅深悔自己的肤浅。

白居易:“赠君一法决狐疑,不用钻龟与祝蓍。

试玉要烧三日满,辨材须待七年期。

周公恐惧流言日,王莽谦恭未篡时。

向使当初身便死,一生真伪复谁知?”

有人说,既然中医有效而许多愚人不信,其实只要愚人们死于“屡战屡败最终不治的西医疗法”,最后剩下来的,大家就知道中医是有效的了。

但我还是想对“有理性”的人以事实为根据,提供中医有效的证据,好让更多的人在疫情中得救或减轻病情。

终于知道了“好人的恶意”是什么样的了。即使我所说的均为可查的资料、讯息,均为史料或“正在进行时”,不可扭曲的真实。对方也绝对没有兴趣去证实我所说的真伪,而是直接喷出墨汁。他已经不是人类而只是一个封闭的容器,只接受西医是医生,而中医都是在装神弄鬼骗人罢了。

强大不是没有弱点没有破绽,而是面对自己所有的不足,接纳自己,改善并进步。一个弱者不是通过附和强者而强大,而是“切实去做”而强大。

西方主流价值观对中医的围堵并非今天才有。10几年前,洋媒就报道过一件“重大新闻”,要求中国所有的中药出口都必须经过“欧美医管部门”审批才能销售,而审批中需要所有中药报上明细配方,意思就是“查出一点小错”就“全部报废”。堪比可口可乐的秘密配方“必须公开”。气势汹汹,仿佛要中药只能自销,最后在洋药进口冲击下“衰退死亡”。但现在怎么样了?看全球遍地开花的中医执照考试和开业之类,应该就明白了吧。洋人不是傻子,不会对没有用的东西“网开一面”。

中医杨桢微博中讲过,洋人无药可用。每次出新药好药都风光不了多久,要么有副作用(过敏),要么不宜多药并用,产生不良反应。他们可选的药不多,吃多了还有耐药性。所以他们才会死打中药,因为只要独家垄断就不愁没病人。

某中医在节目中讲有外商找他合作,想要个治糖尿病的方子(经方),他给了个张仲景的方子,药有四味,简单好用。外商问能否买下这个并以此申请专利,中医说“这专利应该是张仲景的,即使张不在了,也不能通过我来买。”这事就不了了之了。

可见洋人并非不信中药,而是专利权的问题没解决,不能独揽其专利,就无利可图,于是狠踩中药。

日本就把张仲景的许多方子做成成品在卖。以及日本制作的汉方感冒药(中成药),也有许多华人买。这些华人都是“只信西医”的,可是日本出产的中药,他们并不排斥。

如果是天朝药厂生产的中成药,华人会拿放大镜看里面的可疑成分。但既然是日本药厂生产的中成药,即使有6、7种中药成分,也当作是“珍贵药材”。而且即使日本的汉方药吃了不对症(因病情判断错了),也相信日本药是好的。再等等看疗效就出来了。

延伸来想的话,就是西方人日本人是好的,诚信的人,做出的商品可信。而天朝人就是奸滑的,不可信的人,做的东西不可信。洋人和日本人说的话都更可靠,而国人说的话“没有心”在里面。

外人是要救我们的,自己人是要害我们的。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