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hua

音乐迷

女性的下半身、女士优先、怒发冲冠、撕下面具

發布於

1、不久前社交网站上A女提到不能当女同的理由,女同间的性行为,可能要舔“那里”,实在下不了口。

  嗯,她不了解欧美社会的新流行,包括男人主动舔“那里”,并以给予床伴兴奋为自豪。而女人也习惯了提出此类要求。

  她以为自己鄙视女同性行为是一种高贵,却不知道自己早就落伍。

  2、多年前,有日本女性讨论,认为欧美男性更擅长给予女性SEX的满足,B女说:虽然跟他们做会比较享受,但是他们也会对床伴有更高的要求。

  一时间,众人沉默。

  现在我们可以回答这个问题,一个有性技巧的洋男,他所期待的是一个主动型的床伴,告诉他她希望他做什么(同时,他也会道出所求),或者用行动来索取,不吝于表达自己的赞同或是抗拒。性爱如同两人共舞,而不只是一个人弹奏,另一个只聆听。

  一个自我中心的人到了床上仍然是期待别人的配合。而一个习惯隐忍的人不会说出想要什么,也不会拒绝,在床上十分吃亏。

  身体的交流亦是一种文化交流以及心理上的沟通,并不是人人都能“做自己”。

  如果你觉得洋男有个性,那么你当他的伴侣也要有与之相应的气场,不能期待他一个人创造奇迹。

  日本女人所生活的环境,无法培养出西方女性对待男性的自信、洒脱,所以,即使向往,日本女人与洋女仍然大为不同。但如果从“你不用改变”的角度来说,只要洋男喜欢的是日本女人,也没关系。问题是谁认同谁?

  两个人是看着同一方向,还是背道而驰?有人赋予跨国情侣的意义是新生,是抛弃旧壳,换上新皮,是洗血。

  3、有部洋漫,衰小子乙男与丙女恋爱,后来他遇不幸而逃亡,她对他不离不弃。他们都是普通人,当她开始对他有好感,主动问他:“你要不要舔我的逼?”他点头。

  张爱玲笔下的佟振保,抱怨妻子太土,他在国外学的女士优先,在妻子身上施展不了。几十年过去后,洋男学会了舔女人的下半身,而华女还在嫌女人的身体无法下口。当然她也是受环境薰的。毕竟在生死关头,儒家男人都觉得自己有义务先逃,女人一条贱命就归她自己负责。

  4、美剧《黑道家族》里,托尼跟现任老大暗中角力,听说老大喜欢舔女友的下体,就当笑话说出去,导致严重后果。老大一度扬言要杀了他(名誉受损),并与同居女友分手。女友满眼是泪,一再道歉。但老头执意不饶。托尼后来郑重道歉,这事才算过去。

  对一个黑道来说,那个笑话实在太尴尬了。但是他和女友曾经享受其中,不是吗?

  《黑道家族》中还有一处情节,一个理财高手侮辱了一个黑道头目的妻子(无心的嘲笑),而头目不接受其道歉,事情无法收拾之下,为了经济利益,黑道头目们商量着把受侮辱的丈夫杀掉了。

  男人的阳刚之气就体现在这里吗?不允许妻子受侮辱。但最后妻子失去得更多。她根本不知道丈夫是因为坚持要杀了“侮辱我妻子的人”而死掉的。

  男人的尊严,并不是系于妻子,而是系于他对自己的认知“我这么猛,应该所有人都害怕我,不敢碰我的家人”。他觉得自己对组织很重要,这是对他自己权威的衡量与地位的博弈。

  托尼根本不忠于妻子,但要求妻子卡梅拉作道德上的表率(关心婆婆),也要求女儿尊重母亲。

  卡梅拉曾试图与其它男子恋爱(后试图经济独立以摆脱黑钱带来的罪恶感),但他们要么害怕黑道的报复,要么就毫无兴趣。其中有一名是神父。在他逃避、冷处理时,她道出真相:“你不过是想来这里混吃混喝,并且擅长操纵精神饥渴的女人。”

  虽然她一无所获,但她的犀利让她赢回了尊严。

  想想看,当一个儒家社会的女人,遇到同样的情况,会不会把男人的面具撕下来?大概不会。

  儒家社会的女人没有什么攻击性,即使有,也会觉得直接攻击不够优雅,一犹豫,就把人渣放跑了,然后夜里辗转反侧,觉得自己做人真失败,真痛苦。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