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hua

音乐迷

团聚与隔离、真爱与享乐

發布於

在这次冠肺病疫情“确认”前后,网上的年轻人都说“决不返乡”。网友丁被家里催“回家团聚”,刚吵完一架,次日在网上就看到了“封锁、阻拦返乡人员”的新闻。这下子不用吵了,“返乡乃不孝子孙”的条幅都出来了。更有加油站拒绝为“疫区者”的汽车中途加油等事。

网友乙原本不乐意返乡,后来还是回去了。回去后就发现母亲十分恐慌,母亲说:我们全家一起离开吧。走远一点好。

乙说:现在逃已经晚了,大家都知道我们是疫区出去的,不受欢迎。肯定有不少害怕染疫的人跟我们一起逃,大家挤在路上,如果其中有感染者的话,反而不妙。到了外头,物资供应什么的也难找,不如在这里安静待着,至少路头熟。(附注:因为害怕染疫,房东驱逐房客的新闻也不少,连医生也被逐)

母亲到底还是听了他的话,放弃了外逃。他想想还是欣慰,如果他不回家,母亲可能就会采取难以预料的行动了。

世上相看两不厌的亲子有多少呢?即使互相讨厌,也不能说任由对方自生自灭吧?亦舒小说中主角一般采取的都是“求仁得仁”的人生哲学。年轻人信奉的其实是享乐主义。即使在恋爱中,仍然是以自己为重,而不是以对方为重。一说到要为对方妥协牺牲一点,就认为这是要“威胁我的城堡”。

博客甲,他是同性恋,有一个前妻。他无所不谈,但最不愿意回顾前妻(有愧疚)。后来,他有了自己的真命天子。那么,他前妻得不到的,他的真命应该可以得到吧?但在他的叙述里,恋人仿佛也只是一个客体。他自我实现的一个客体。为了实现自我,需要对方。

网友丙的博客里,也是混乱暧昧的生活状态,但有一点是确定不变的。他将恋人放在自己之上。也许这是危险的状态,因为理想破灭时,会更加受伤。但这份危险的真情,亦给他人生更大的动力。

我们看享乐主义者时其实会有一点不自在,因为会看到不太好的自己。

《源氏物语》的主角光源氏一生 交往过的女性有16个之多。你要说他是恶意伤害这些女人,在法律上也没有对得上的,判不了他的罪。但若要说他对她们都是真爱,则是侮辱了“真爱”一词。

但一定有很多人会羡慕光源氏这种活法,认为他是风流、幸运的人。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乐与空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