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hua

音乐迷

《北港香炉》、《杀夫》、时时误拂弦

“北港香炉人人插”这个戏语标志着女主将欧美女权思想在华土实践的失败。

  她很上进,女人要参政,要通过政治改革来实现理想社会,而且女人应该象男人一样主动热情地去爱,性与爱不需要征求别人意见,只要是“我的意愿”就行。

  但这不是个公平的游戏。在事业上,她总是被别人压榨利用,想升职不是论才德,只要大家都不选你或一致“不看好你”(“大家”都是男人),你就总是被挤到一边的次要席。

  她追到的男人,总是只有床上关系,来不及走到论嫁那一步,只能再追另一个,负面循环。她渐渐明白,他们根本对她没意思,讲爱没有用,只能讲性。

  遇到一个上床后没跑的,她以为他可以留下来,她试着假装自己生命中没有其它男子,要配合他的标准来当个妻子。但他对她的兴趣,仅止于“她跟那么多人睡过”,而不是携手后半生。

  在台湾政界,这种故事有发生的土壤。李碧华曾说,台湾政坛的女子,比港女犀利得多。她们的能力不输给男人,值得港女学习。李也写过《权力是春药》,介绍男女双方都强势(名人)的时候,狗血互撕的状态。

  黄碧云也写过香港女政客,其遭遇与《北港香炉》女主一样,女人参加男人为主的游戏,总是分不到蛋糕,变成跑腿之流。既无名利,也感受不到团体对她的肯定认同。年纪大了,她成了个回声筒,流行反什么她就反什么,政治口号变成一种宣泄。

  《杀夫》的男主有个妓女是老相好。他跟妓女相处得还不错。在妓女面前,他虽粗鲁点,也算正常。那他为何独性虐待老婆,逼着老婆在床上惨呼?

  那是因为从她童年起,他就每年白给她伯父一份肉食,把她预先订下了。书中人羡慕地对她伯父说:你真有口福。

  大家并不觉得孤女可怜,反而认为“卖了个好价钱”。

  在此基础上,他可能觉得她从头到脚都是他买下的一头猪,而没有自己的意志。

  她处处看人脸色,安于本分。直到被人嘲笑“叫床是淫妇行为”。仅仅因为不肯叫床,他就不给她饭吃。当时大部分女人都是没工作可找,出嫁从夫。

  你要生存,还是要尊严?

  男人可以把女人逼到这种地步。

  港剧里,乙女喜欢泡酒吧,后来被强奸了。当强奸事件发生过后,她仍然要夜游,室友劝阻她,随后又认为“你有选择自由”,放她走。她已有个深情男友,指望着他的支持。没料到一顿安抚过后,他没有立刻分手,而是选在较平静的时候,他决定离开。明明是一个条件没她好的男人,也弃她而去。强奸案打赢后,她与暗助她的对方律师好上了,其实不是偶然,而是因为雪中送炭。

  一个孤胆英雄可以改写自己的剧本?换成女人就不行。

  你为什么要刻意标榜自己无所畏惧,哈哈,正好有许多闲汉来试你经不经打。

  而且不是每件事都能起诉的。《北港香炉》里的女主怎么起诉那些始乱终弃的男人?《杀夫》里女主怎么起诉他不给她饭吃?叫床这件事你可以在法庭上请人评理吗?

  不管是独立女性还是传统女性,都有可能被男人给坑了。你做什么都错,因为制订规则的人服从的是男人的(方便与)利益。贞节锁什么的体现的是男人的疑虑。

  有部电影里,跟踪狂对警察说:只要你去翻她们的垃圾,就可知道她们哪天来月经。

  所以,当店员给你的卫生巾套上保护袋的时候,你应欣然接过,而不是“我来月经又不羞耻”。

  你剩下的就只有身体可以自主了,所以不要标榜“我愿意睡谁都可以”。

  他们不干涉的,乃是没有必要干涉的,不危害他们的东西。

  反正你也看不到广阔的世界,只会沉溺于短浅的满足。

  最深的秘密,其实就是教育程度与独立判断力的养成。有教育而没有独立思考,其实等于自我教育的失败。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