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hua

音乐迷

动漫《无限的未知》、需求与诅咒、受害妄想、自卫巡逻

动漫《无限的未知》里,一群年轻人被困在一艘军舰上,面临着母星一波波的无情攻击。他们能依靠的只有战斗机飞行员三四名。非战状态时,资源短缺也成问题。这里没有既定的权力中心,飞行员凭科技能力值成为支配者。很显然,既然要靠他们独特技能去战斗,而且他们可能在战斗中死亡,这种权力无庸置疑。

  但即使如此,大家也会猜测自己所得的资源份额太少,或者被恐惧占据,认为飞行员不会全力“为我卖命”。

  这时,乙男过于直线的女友丙说:他是为了保护我而战斗。

  恰恰挑动了众人敏感的神经。

  不能对飞行员群体表达的不满,就转移到了她身上。她被霸凌。好友丁女曾提醒她多次,既然唤不醒(或者僵持局面已形成),决定明哲保身了。

  于是出现了乙战斗归来时,丙在受伤又饥饿的情形下濒临死亡,见到乙面色铁青,丁吓得要死,觉得会被乙杀掉。

  心理学上说,婴儿的生存完全依赖母亲,如果母亲是善意照顾者,小孩就认为乳头是好的,是甜的,如果母亲是粗心、漠然的照顾者,它就认为乳头是坏的,是苦的。

  港剧里警察曾是一种楷模,他们代表着社会良知、敏捷、改错与学习能力。

  但如今警察已成为负面词汇。

  警察是“坏乳头”。是苦的。

  如果警民合作的话,很多事可以沟通解决。但如果不合作,人们成为受害妄想狂,每件事都怀疑“眼前人幸灾乐祸”,于是投诉又投诉,不管是对家人对同学同事对警察,存着“怨天尤人”的心思,不断地误会人,浪费时间精力。

  美国也有占领华尔街游行,声势浩大,年轻人很多(女性也在),但游完街以后,该干什么干什么。社会秩序没有崩坏。没有种下什么不可解的深仇。游街者知道自己反对的是“资源分配问题”,而不是具体的人。

  而港人却是在具体地憎恶警察和政府人员。

  针对香港警察子女的霸凌事件,也与《无限的未知》中针对飞行员至爱丙女的霸凌如出一辙。

  打她囚禁她可以让他们得到更多资源吗?这根本不可能拿来谈判。只是泄愤而已。但飞行员亦不可能给他们绝对的安全感,他们要为负面情绪找个出路而已。

  即使有了无性生殖技术,男人需要用女人的地方多着,都用了几千年,凭什么放弃。有人说反婚,以为不结婚就可以解决女权问题,实在想得简单。

  首先,安全问题呢?女人结伴在社区巡逻。然后,谁负责警卫工作?

  如果想被整个女性群体保护,大概就要接受一些共识,而放弃一些“固执”。

  如果拒绝被女性群体保护,那就要采取被警察保护的生存策略了。

  一切又回到原点。

  被警察保护,也要拿出与警察合作的态度来。哪有无源之水。

  怎么,你认为不用考虑安全问题?不知道这世上有什么危险存在吗?世界是一个供你乱逛的花园?如果你单独地飘荡着,正是犯罪分子喜欢的目标,就算你移民到欧美去也一样的。

  如果大家都相信书本上的道理,害怕被写书人道德谴责之类的,人类史上何以有那么多残暴又冤屈的事呢?以为给每人发一本书,就能制止所有的暴力行为?

  回到前头,组成一个能提供女性互助的大规模女性群体已经很困难了,还要强调自己的个性,那就只能放弃这个构想。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