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hua

音乐迷

动漫《军火女王》、末日性别战、《大奥》、一女多夫、李敖

女人如何能改变世界呢?今日世界是科技世界,女人若要随心所想,首先就要掌握科技的力量,以及权力。正如《军火》里面,顶尖军火商和顶尖武器发明家都是女人,她们达成共识,要阻止人类大规模地互相残杀。发明家发明了让尖端武器失效的方法,令战争退回到冷兵器时代。女主的兄长似乎也乐于如此,而其父亲则只在乎“还是我们来卖兵器”。这就是新时代的开始。

  但也不要忘了《军火》开头的时候,为了防踩地雷让小孩子打头阵,他们无辜地被炸死。就算不炸死,他们也处于无人照管的状态,没有多少活路。趋使他们送死的是成人,是成人自私的“理性”、计谋。当然,埋下地雷的人也是有罪的。可惜不会有什么末日审判,不会把发动邪恶战争的人也绑来审判,他们可都是大人物,多重护甲护身。李敖的《审判美国》就很值得一看。这世界真有超级英雄吗?如果它不是超级英雄的话,有没有人去计算它有多少不愿声张的罪恶?

  某科幻小说,末日里只剩下一男一女,他本能地视她为猎物,而且也延续了人类男性看见女性的做法。他建议两人结婚,互相帮助,并且放松下来,等她给他做食物、补衣服。她没有给出他想要的反应。

  于是他发现自己太“理直气壮”了,他立刻改容相对,甜言蜜语。

  她在厨房里想,这个憨汉总算说了点正确的话。

  不久后,他从故事里消失了。随着一声地面陷落带来的惊呼。

  我忽然意识到这就是性别战争。

  末日是以两性互不相容的方式到来的。不管起因是洪水还是殒星。总之,剩下了少数的男与女。然后男人继续对女人颐指气使,而女人对此绝望且愤怒,发动了地面机关。于是男人一个个掉入深渊。

  某日本小说,男主是警察,即使妻子已疲惫不堪,他仍然想从她的眼中看到尊敬。也就是男人想成为妻子在精神上的偶像。在妻子需要安慰和爱抚的时候,他却想维持着优越地位。比起爱,他选择了虚荣。即使后来离婚了,他仍然想起当时心中的疑惑,是他把她推到了别的男人身边。

  当看到一个高傲自信的男名人时(啊他又帅又酷羡煞旁人),我们往往看到他身边配偶急于收敛光芒,唯恐不够美德,几乎没有个性。她就是个呆呆的完美人偶。为了配合他而行动。

  吉永史的《大奥》漫画里,早就幻想过男人因天花大量死亡,女将军当政的时代。男人的权力延续了几千年(人类已存在几千年),是不会因为疾病被迫结束的。即使女主当政,女人面临的困难也并不比从前少,换句话说,受教育、接受职责以后是否胜任、主动学习和适应能力、变革能力,如果全都不理想,即使拥有广阔世界也仍然无所作为。其实最重要的是人,是人心,如果人心没有改变,大量的人不愿意“女尊男卑”,也不信女主男从,也没有什么说服他们的有力证据(女将军给我们的生活比男将军好多啦),“男主”留下的权力空位仍然空置着,在等待主人归来。

  有人说男多女少的话,应该允许一女多夫,其实一女多夫对女人毫无好处。假如女人普遍有权力有钱,远胜于男人,还有可能凭这些物质基础让男人放弃传统上的性别优势,追求与别人和平共享“女人给的幸福”。现如今,男人凭权、钱就能得到女人,或是通过色情中介、黑帮,以本人的狡诈、体力得到女人的性也不在话下。她只是案板上的肉而已。

  若法律上同意一女多夫,只相当于更多的狼来抢一块肉,他们对这肉身也不会有什么怜惜。一女多夫,只是在女人谋生艰难上增加了性病、生育和暴力风险。还有自恋受损的男人给女人泼硫酸、点火烧屋之类。

  生活无忧的男文人看女人卖身还觉得她“体验到很多男人真快乐”,但实际上她要么想剁了他们要么想剁了自己。李敖曾说过,对于被强行卖到妓院,必须接上千名客人才能还完债的女人来说,什么国家政党都没意义了,谁给她不用接客的自由谁就值得她拜。

發布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