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hua

音乐迷

制裁

在圣经里面,埃及法老受过神的制裁,神不直接对他本人宣泄不满,而是让他的人民不断受灾,加上 “神使他的心肠刚硬”,不肯听劝放过犹太人。

  洋小说里,美国联合欧洲对某些政治上令它不满的国家制裁的结果,是令当地的儿童大量死亡。因为得不到进口的西药,仅存的药物价格暴涨,小孩子即使生小病也因得不到常用的抗生素之类而病情恶化,呼天不应。付出代价的是谁,是它想要制裁的独裁者吗?那个国家的人,得到的是双倍惩罚,一方面捱穷,另一方面连医药需求也满足不了。也许美国的政策是要逼当地人造反,可是造反是要流血牺牲的。并不是每一条牺牲的性命都会得到报酬,或者得到肯定与纪念(物质与名誉)。“凭什么你一挥舞自由旗,我就要随之起舞?”

  最近声势最浩大的对华为的制裁更有人连声赞好。许多人说,华为是污点,百度是污点,可是它们被称为污点的理由其实是站不住脚的。有人说魏则西的死是百度的责任,华为送员工坐牢以及配合政府搞监控,偷窃小企业技术成果。

  魏则西的死是因为他得了癌症。百度只是给他提供了不可靠的医院名单而已。

  人有一半责任是判断是非,而非遇到不幸就诿过于人。生死大事,全凭一个搜索引擎来作主?

  这件事,应该追究无资质无良医院的责任,可医院背景与军方有关,又与资本有关,哪个都惹不起,攻击百度是最安全的了。军方相当于政府,资本则看不到底牌,只有百度逃不掉,成为炮火的标靶。

  华为的事,即使所有黑料都是真的,它有其它选择吗?宁可不赚钱,也要当个义人?而且政府压任务下来,你可以拒绝吗?这不是赚不赚,而是想不想生存的问题。就算你拒绝也有别人做,对手等着抢你生意,万事俱备,员工加班离婚生病,跟你绑在一条船上,而你突然说不做了?

  商人首先是要赚钱,中西都一样的。

  赚钱以后,即使赚的是黑心钱,也可以拿来做好事。世界不是非黑即白,一个赚了黑心钱的人就注定是坏人,或者一个放弃赚黑心钱的人,一定就能撑起一个国家。

  何况黑心钱如何定义?监控手段只有天朝才有吗?日本漫画里,东京,白领女主因为未带上“电子出入证”,被迫狂奔,因为那栋大楼安保措施相当严格,而这不过是工作及娱乐综合大楼。

  黄仁宇说古中国症结在于“不能以数目字管理”的状况,并非官僚主义就能概括一切。思想与行为,均有其逻辑可循,如果认定华人特别低劣所以造就“失败国家”,也难免将自己包括在内。优越感特强的人,是把自己摘出去而批评别人。

  不究历史细节,只讲成败,这种功利态度,是无法得出驳不倒的结论的。

  美国要求入境的人都录指纹,迄今为止,只有巴西还施彼身。谁也没有想到要这样做。而且不会有人认为巴西的做法“很酷”。

  巴西的做法也有赌气的成分,但并非没有规章可循。

  真正挑战大家伙的时候,你会发现身边一个人也没有。

  如果美国是对的,即使它制裁了很多国家,压碎了不少别国企业(乃至整个高科技行业),也可以当作是实现正确目标的小代价。可是如果它不对呢?

  你的人生可开不起这样的玩笑。

  例如,你的未婚夫是一个光鲜体面的人,但其实身患性病,还有性虐爱好,以及多名私生子,媒人在多年后才说:我听过他的传闻,可是他条件太好,我怕你错过他。

  美苏争霸的时候,美国还有所畏惧。现在可没有。国外没有制衡,国内对于政府也是没有制衡的,你可以说这是人民的选择,选错了再等几年就好,但它的错承受代价的并不限于它自身,而是辐射到全球。

  华为也许不是最好的,但它已经承载了很多意义。所谓一鼓作气,二鼓衰,三鼓竭。如果我们因为别人指责,就跟着指责,不明真相,却以为洋媒等于真相,把洋政府当作“匹诺曹”,以为它绝对透明。

  即使华为不完美,作为一家大企业,我们仍可希望它变好。而非嫌弃它结实,来一枚火箭攻击它。

  在毁灭大物中诞生出的喜悦,才是最邪恶,最文革的。

  有些事看来无益,鲁迅在不可能改变政局的前提下,奋笔写文。留下了珍贵的思想遗产。

  太多人只想立刻过上好日子,而愿意卖掉自己的灵魂,或者出卖别人的利益。

  传教士的傲慢是什么样的呢?他一来先砸你的锅,然后卖他的高级锅,如果你不买,问他如何造一口好锅,他就嫌弃地说,这是商业机密。最后他什么都没有给你,却有很多人在传说那口你没买的锅有多么神奇。

  只因为他实在太好看了,他有男模的脸和身材,还有诗人气质。还戴着华丽的首饰。


發布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