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hua

音乐迷

儒家文化之弊、韩剧《女人天下》

發布於

高阳笔下胡雪岩,体现的就是儒家社会——人情可以带来利益,利益也能带来人情。这是一个小圈子的天堂。没有是非,只有利益权衡。儒家,中庸,对于迫切需要裁断是非的人来说,是地狱。

  某名人之女被人指责在文革中品行有亏,事后也不表达内疚。观者说,因为作恶的那一伙人是她的“圈子”,为了逝者而得罪生者,少几份人情“温暖”,对她来说是实实在在的损失。

  《女人天下》里第二次儒生上书事件中,领头人被收买了,通过权力者的威逼利诱。领头人不再主张清明吏治,而是要“清君侧”。第一次上书是保护政治改革者,第二次却成了要“铲除” 改革者。

  皇帝心中茫然,问皇后怎么办。皇后比皇帝聪明得多,但更聪明的地方在于,她从不违逆皇帝的本意,皇帝可以照他自己的意思堕落、自我满足。如果她想要改变皇帝,可能她就达不成让孩子继大位的目标了。

  第二次的儒生上书领头人,给自己的屈服理由是:为了保护凄惶无主的心上人。虽然那只是个欺负兰贞的娇小姐。

  等级社会中,权力的顶点,围绕君王的食利者是最多的,不可思议之事也愈多。高阳笔下,连王爷为慈禧上一道鱼,也要贿赂厨房,最后王爷被逼亲自端鱼。

  光绪见慈禧,还要先给太后身边的太监行贿打赏。珍妃当然也不免。

  红楼梦里,也说宫里太监常向贾妃家人索贿。

  高阳笔下,胡雪岩甚至参与了平息小刀会事件,后以招降了之。朝中高官遣信问胡“某船上的枪械拦不拦,是准备投降还是谋反”,一字关系至紧。而这紧张局势,全靠胡通达人情世故而“松”下来。起到关键的,是他一步步将人脉运用到极,将儒家的同理心和表达力用到尽。

  在华人社会中,法律几乎无用,亲友惹上官非,有能力的人都是通过人脉来解决,而非法制。案例中,某洋人想通过法律帮助身边普通人,反将事情越弄越糟。因为他违反了“规则”,就要受到惩罚。这类惩罚在《官场现形记》和高阳历史小说中屡见不鲜。

  儒家社会里,圈子里的人,和圈子外的人,相当于敌国。对圈子里的人越火热,对圈外的人越冷漠猜忌。

  在圈子里每件“善”事都有回报,而对圈子外的人行善,属愚蠢无益。所以儒家没有爱这个概念,只有仁。仁相当于恕,是宽容,而不是包容。如果你于我有利,我就暂时宽容你。于我无利,正好,我放弃你。继续奔我的锦绣前程,美满关系。仁交换仁,而不是爱换爱,这是很大的区别。仁是契约关系,而爱不是契约。爱是由心而发,息心而止。爱是不服管束的,难以压抑、伪装的。

  儒家文化是一种可视化原则。一切交换,都是可视的。但人伦,并不是努力了就能做到。一个人,是有可能被驱逐出社会支持系统的。一个被欺凌侮辱的人,他可能没有什么东西拿来交换,若要他活,就需要先救他一口气。不论在哪个时空,这样的无助者始终存在。

  儒家的人伦不能救的人,佛教也不能救。因为佛说,你所受的,就是你做过坏事的报应。而基督教里,被所有人抛弃的,也不会被神抛弃,因为神爱世人。你可以通过与神的交流对话,重新站起来。活得象个人一样。说这个理想是泡沫?当所有人都需要这一理想,所有人都相信这件事,这就成了言灵,拥有无比坚强的力量。

  你进入一个小圈子,你会假设他们跟你立场一致,利益一致,如果你需要支持时,他们却背叛你,你会心生怨恨。或者既然你得到了由他们所给的利益,你就有理由相信他们,并认为你应该回报他们,但以何种方式,就不是你说了算。圈内其他人也会说服你,偶尔为人情牺牲公义,才是处世之道。

  这是一种互相的束缚,你可以索取,也被索取。或许你只得到一点小利益,却要为了这个圈子做出大牺牲。但如果这个规则被默认,你就没有勇气反抗。

  儒家的法则,其实是利用人性的自私和傲慢自大。

  傲慢在于认为自己所在圈子的见识就是最高明、稳妥和严密的,自私则是认为抱团可以得到最大的安全保障和利益均沾。但各自为山头的结果,就是丛林争夺战,怨恨累积,窝里斗,无法协同合作,创造新的资源。以眼前人为敌人,而看不到更广阔和长远的共同利益。不能改变大局,只想改善小局部,或是毁坏一处后,远走高飞。或是逃避现实,圈地自萌。

發布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