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hua

音乐迷

《停电少女和羽虫的管弦乐》、王鼎钧、善人之高傲、费心和费钱、读书的救赎

1、有首日本歌,讲一个宅男(或村男)去风俗街,看到乙女的俏臀痴态毕露。于是两人对话。他想跟她好,她说“人家全身都有病,一辈子也治不好”。他说没关系。

  天朝想二婚的男子,都想找个条件好不用保修(不因重疾而掏钱)的二婚对象,记者反问他:如果得重疾的是你,她不也吃亏?

  2、话说洋人的流行歌才是真的百无禁忌。直接就是痛苦的现实。例如有首歌讲穷人到欧美工作,夏天露天睡也舒服,到冬天无屋栖冻个半死。

  洋人童谣里也有很多恐怖的罪案,动不动就把死人搬上台面。

  这对小孩子残酷吗?这些文化扭曲了他们的心灵吗?

  文化是一面镜子。镜子反映的是人心。

  多加伪饰并不能让世界变得美好。要正视问题啊。

  3、《情人》的作者曾问母亲偏爱长子的理由,母亲拒绝回答。

  爱从来无法勉强。被爱是一种运气。不是每个人都有被爱的机会。

  即使如此,为了生存,需要每个人都发挥协作精神,人们不得不伪装相爱、相互关怀。

  强者如果抛弃弱者,弱者往往会死。在动物界里就表现为,原始时期,雄性人类因猎食能力强,可以活下去,雌性人类则需要以性来换取食物,对他来说,性并非生死攸关,他可以“忘掉”。

  4、《停电少女和羽虫的管弦乐》也讲了类似的故事。人类寿命长,却没有视力。萤火虫有视力,寿命却短。他们不得不合作。人类比萤火虫更强,所以总想得到更多,更占便宜。他们扰乱了萤火虫的生活。

  5、古中国是以道德代替法律的,有些人乃突发奇想,扭曲地追求“道德资本”。他们攒道德就象财奴攒钱一样。

  例如丁男作为贤男子,只做好事拒绝回报。正常人欠了人情就要还,如果一直欠下去,心里会不舒服。可是丁男不管对方“还债的动机”,只会气愤于对方“不识趣”。人家碰钉子后就不再还人情债,但丁男却以为自己的道德资本越积越多,到最后,他进入孤独、与人隔绝的状态,却认为自己付出的没得到回报,愈加乖张起来。

  在道德上标准太高难于亲近的人,其实想持有更多的优越感,这是一种病。他在帮人时也同时伤害了别人。

  王鼎钧写过一个相反的文章,受过别人恩惠的,却誓要把恩人赶尽杀绝。其逻辑是:她为我所做的一切,我绝对没办法为她做,即使还一半也还不起,所以,只要我否定她为善的价值,我就不欠她了。

  4、咬耳案。丙男被选上当飞行员。外婆怕他发达了会弃孤老于不顾,死命反对。最后,临别时,外婆借口要说一句话,将其耳朵咬下。这下,他当不成飞行员了。

  要理解这件事,回到丛林规则里。

  在丛林里没有东西会浪费。她何必费心费钱来养一个小孩?因为她想你为她养老。

  现实生活中,父母也常常威胁自己的子女:早知你不听话,我就把你扔出去。(或者,我不会生下你)

  这些“恶人”本身过上了奢侈享乐的生活吗?没有。如果大家都这么穷,活得这么紧张凄惶,因穷所诞生的生存规则就是这副样子。

  5、读书已失去了很多功能了,但有一样不会失去,就是它有养育心灵的功能。但穷人宁可到宗教或邪教中去找慰藉,也不会拾书读之。书不能直接变成钱。宗教至少会许诺:你能得到美男(女),或者,你的癌症将治愈。

  通往幸福那条路即使渺茫,宗教却说人人都有机会。

  书本只会说:你必须拥有理性和耐心。


發布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